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白袍总管

第2503章 离魂(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马上想到了刑武兴如此看自己的缘故。

    刑武兴叹道:“当初牵机神教被灭,可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手段诡秘,行事近乎阴邪,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楚离道:“愿闻其详!”

    刑武兴摇头怜悯的看着他:“还因为牵机术无法可破,中了牵机术之人,除非自杀,否则便成了对方的傀儡,不得解脱。”

    楚离皱眉道:“无法反抗?”

    “没办法。”刑武兴摇头道:“据我所知,牵机术控制的可不是你的精神,而是你的身体,牵机术一动,你便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仿佛变成了对方的身体,做什么全凭他的想法,想想看吧,那将是什么情形!”

    楚离不由打了个寒颤。

    刑武兴哼一声道:“我知道你练成了无剑之经,一定是精神强大之人,可惜这根本没用,再强大的精神也抵挡不住牵机术!”

    楚离脸色阴沉无比。

    刑武兴道:“我若是你,不必想着怎么逃走,没用的。”

    楚离缓缓点头。

    他当然明白,对方若施展了牵机术,完全可以凭借着气息感应到他,直接找shàng mén来,除非舍弃了肉身,可惜现在肉身与魂魄同一,无法从肉身脱离,一旦毁了肉身,魂魄也灭。

    他迅速在脑海里思忖应对之法。

    虽说未必是真的,有可能是刑武兴挑拨之辞,但观刑武兴此人行事,却是个高傲之人,不屑于说谎,他既然如此说了,十有**不假。

    但纵使是假的,也需要做最坏的打算,古嗣同即使救过他,他也没去除戒心。

    当然,即使真是牵机神教的人,也未必给自己下了牵机术,一切都需要仔细的判断才成,不能被情绪所影响,冲动行事。

    最坏的情况是自己中了牵机术。

    他知晓牵机术,可惜口诀里并没有解除牵机术的办法,好像只能施展不能解除。

    这可能也是牵机神教与牵机宗覆灭之因,就像用毒一般,只能下毒不能解毒,那岂不是要得罪所有人,与所有人为敌,自取灭亡。

    中了牵机术,唯一的办法是自杀,魂魄离开身体,若是从前,做到这个很容易,再找一个魂莲,换一个身体便是了,反正魂魄不归属这里。

    可现在却办不到,他想破解牵机术,只有找到离开魂莲的办法。

    刑武兴看楚离神色平静,只是在静静思索,大是敬佩,换了任何一人都会大惊失色。

    “你是不是抱有侥幸心思,觉得他不会给你下牵机术?”刑武兴哼一声道。

    楚离已然催动牵机术口诀检查身体,不放过每一处,在心口位置隐约感觉到了一丝奇异气机,而这气机便是牵机术的种子。

    楚离心下微沉,脸上却毫无异样,只是轻轻点头。

    “嘿!”刑武兴失笑,摇头不已。

    楚离道:“牵机神教的人未必见人就下牵机术吧?据我所知,牵机术也是有限制的,只能控制一个人,需得慎之又慎才是!”

    “你是最理想的傀儡人选。”刑武兴叹口气道:“牵机术下起来也很危险,一旦被对方挡住,精神更强于他,便会反噬而亡。”

    楚离皱眉点头。

    刑武兴哼道:“你看看吧,你先是昏迷过去,他施展牵机术便毫无阻碍,再者你修为也深,又身怀无剑之经秘术,我若是他,也绝不会放过你!”

    楚离道:“万一他从前已经有了傀儡了呢。”

    刑武兴冷笑道:“他若有了傀儡,就不会救你了,你真以为牵机神教弟子有一幅菩萨心肠,悲天悯人?”

    楚离道:“即使是牵机神教弟子,也总有好有坏吧。”

    “牵机术修炼者,往往改变了心性,只有操纵与控制,没有感情。”刑武兴撇撇嘴,冷笑道:“他们把自己视为牧羊人,而周围所有人都是羊!”

    楚离叹道:“你说这些有何用?”

    “你既然是他的傀儡,我何必再跟你打?”刑武兴不屑的道:“打赢了又有何用。”

    楚离失笑道:“什么傀儡,我可没那么容易当傀儡。”

    “你以为你能抗拒得了牵机术?”刑武兴更是不屑的道:“没用的,你再怎么挣扎也没用,还不如老老实实听命呢!”

    楚离道:“我这具身体是魂莲所凝。”

    “可惜……”刑武兴摇头道:“那他更不会放过你,魂莲所凝的身体,他的牵机术不仅控制你身体,甚至你精神他都能控制!”

    楚离皱眉不语,沉吟道:“如何才能让魂魄脱离这具身体?”

    他实是逼不得已才问这个,而且看出刑武兴确实对他没什么动手的兴趣,而是想对付古嗣同,所以为了对付古嗣同,说不定真能说实话。

    刑武兴笑道:“你想魂魄脱离?”

    楚离点头。

    刑武兴皱眉想了想道:“好像有一种奇物叫离魂草,能够让魂魄脱离魂莲。”

    楚离道:“何处有离魂草?”

    “离魂草倒是敝教就有。”刑武兴皱眉道:“不过你真要用离魂草?”

    楚离缓缓道:“我宁肯死,也不会做人傀儡。”

    “有志气!”刑武兴竖起大拇指,沉声道:“换成是我,也是这般选择,不过嘛,你想摆脱牵机术也有一个办法,就是杀了牵机术的施展者。”

    楚离摇头。

    刑武兴道:“好吧,我便助你一臂之力!”

    他一步跨出,消失不见,片刻后现身,手上拿着一株小草,看起来枯黄如寻常的枯草,实在没什么奇异之处,楚离却感受到了一股独特气息。

    他原本与身体紧密结合的魂魄忽然一荡,竟然有离体之感,好像与身体一下有了隔阂,当真奇妙。

    “你现在便用吧。”刑武兴叹道:“我敬你是一条汉子,现在便摆脱肉身,否则他过来了,你根本没机会,想死也不可能!”

    楚离接过离魂草,缓缓说道:“你想不想杀他?”

    “你帮不上我的。”刑武兴摇头。

    楚离道:“我能隔绝气息,不让他感应得到。”

    “果真?”刑武兴脸色一变,双眼放光:“你真能布下阵法?”

    楚离缓缓点头。

    他想来想去,唯一能够摆脱气息感应的便是阵法。

    “那还用什么离魂草!”刑武兴忙道:“直接布下阵法隔绝他便是,我来解决了他!”

    他看到了杀古嗣同的希望所在,真有楚离在的话,楚离与古嗣同联手,他只能逃走,所以才会说这些话,鼓动楚离脱离古嗣同。

    ps:更新完毕。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