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绝世武神

正文 第1700—1703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ps:这几章是和阅读缺少的章节,补上,的兄弟无视就好!

    第1700章重出妖族“天地不容,是禁忌存在么,是谁!”独孤老人喃喃自语。

    楚家,虚空之上,同样一行人站在虚空,望远方天地色变,是谁,引天地法则不相容!

    万丈天穹之变幻,即便相隔无尽遥远,依旧能够看得清楚,虽许多人感受不到那股天威,但能看到天怒,那种黑色的法则之劫,绝非是成皇征兆,和成皇之时的天地异象相差太大了,分明是天怒。

    望天古都,无数人心头震撼,到底是什么情况才会使得天地变色,引发天怒?而这引发天怒之人,又是何人?

    无数强者朝着那天怒之地赶去,然而当他们降临的时候,天地间的一切都已经平息,那里哪里还有人影,早已经离去,只留给众人无穷猜测。

    “看那天威,或许是刚成皇的人才能够承受的,难道是神印王体独孤不败?又或者楚春秋?”许多人心中暗暗猜测,但又感觉有些不靠谱,既已成皇,怎又会引天怒,也许是在成皇的那刹那引发天威才对。

    独孤老人等古圣族的老一辈强者他们都汇聚到了孤岛上空,好着完好无损的孤岛,他们眉头微微皱着,不应该才对,他们能够感觉到天怒的威力,应该是针对成皇之人的,但天怒足以摧毁中位皇强者了,怎么孤岛竟然很平静般。

    “苍老,望天古都,有谁最有可能?”楚家老头对着苍族老头问道。

    “广寒宫阙。”苍族老人低语一声,使得另外几人神色都是一凝,广寒宫阙,的确值得怀疑,不知道是否有逆天的人物出现。

    “除了广寒宫阙呢?”

    “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那前些日子传言的天弃之人?”

    “不可能,若是他的话,当时就已经引动天怒了,为何会出现法则不降临之奇景,那是皇劫,天弃之人,注定与皇无缘。”苍族老人淡淡说道,顿时其他人微微点头,的确,若是他的话,听说那一夜在寒月湖就已经成就了法则,就应该有天怒才对。

    一个个人物在他们脑海中掠过,但是,似乎都可能,似乎又都不可能,最终他们也只能放弃猜测,或许以后会知道吧。

    接下来的几日来,望天古都无数人都在讨论此事,但却都讨论不出一个结果来,不过,禁忌之体的传闻,开始在人群中蔓延,直到好就几天之后,这话题才慢慢的淡去。

    不过就在这一天,另外一处山脉之地,天地再生异象,苍穹暴乱,天怒之威似乎更加可怕,震得人群心神剧颤,无数人当场赶赴地点,但因为许多强者距离太过遥远,等到他们赶去的时候,又什么都没有看到,早已人去。

    这样一来,望天古都的人更加震撼,渐渐平息的话题再度涌现,而且这一次更加的猛烈,怎么会这样,难道禁忌之体还有几位?这是不是天要变了?

    或者说,一位禁忌之体,要承受几次天怒之威?

    没有人知道答案,林枫七系法则之力,妖族老人甚至不敢第三次在望天古都让他承受天怒了,而是带他离开了望天古都,前往遥远之地的荒芜地带度过了他的第三次劫难,七系法则这才全部承受了天怒。

    一个月后林枫才再一次回到了望天古都妖界之中,此刻的他或许还并不知晓,整个望天古都都因为他在颤动了,当然,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此时,妖界,青峰之上,林枫身材仿佛都变得更加雄武了几分,浑身骨骼如同钢筋铁骨般,坚不可摧,一身血脉之力如同汪洋,滚滚咆哮,极其旺盛。

    老人看着林枫此刻强健的身躯,右手微微抚摸着自己的邋遢胡须,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似乎非常满意般。

    “依旧被天所弃,有没有感觉到气馁?”老人对着林枫问道。

    “已经没有关系了。”林枫微笑说道,天弃又如何,如今七系法则劫难已过,他使用自己的法则力量不再会遭天妒,这就已经足够了。

    “恩,七系法则都已经承受过了,还怕什么。”老人的笑容显得有几分猖狂,他也是第一次遇到林枫这种禁忌之体的情况,遭到天妒,天降法则之劫,当法则降临的时候,他都在为林枫捏汗,不过那是体质使然,林枫必须要自己承受,否则他永远无法动用法则之力。

    青凤在一旁看着这老少二人,美眸闪烁,外人不知道,但她却知道在望天古都引发那么大波动的人,竟然是林枫,他是禁忌之体,天弃之人,天地不认可,降临法则劫难,第一次被轰得半死,不过妖界不缺灵丹妙药,一口气都能将林枫拉回来。

    “这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么,可是为何他依旧还是尊武?”青凤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神色,林枫的境界,依旧还是尊武境界,这片天地,他是天弃之人,无法被天所承认,意味着他永远都会停留在这一境界,无法成皇?

    可是,他真的还是尊武,没有成皇吗?

    想到这青凤便心中暗暗嘀咕,引发并且承受了天怒,林枫没有成皇?她是有些不信的,但是林枫以后修为会强大起来吗?这些都让她感觉到好奇,只能说,她眼前的人是个怪胎,无法用常理来揣度。

    “此事你还得自己保密,否则若是得罪了某些人,他们就要不惜一切代价杀死你了,生存在武道的世界,你要明白一个道理,越是对你没有威胁的人,他人往往越轻视不在乎。”老人对着林枫嘱咐一声,道:“当然,如果你有绝对的实力,绝对的背景,那便不用忌惮那些条条框框了,苍天之大我为王。”

    林枫微微点头,他当然明白这一道理。

    “多谢前辈再造之恩。”林枫真诚的感谢眼前的老人,若是没有他的话,恐怕自己真的很难过这一劫了。

    “别人都说我是怪物,见到一个比自己更怪物的人,何尝不是一件趣事。”老人笑着说道,随即看向青凤:“丫头,带林枫出去转一转,他不是得罪了一些人吗,我来敲打敲打。”

    “好。”青凤明白老头子的意思,点了点头,对着微笑林枫道:“我们走吧。”

    林枫随同青凤一起出了妖界,既然妖族前辈愿意帮他,他自然不会拒绝对方好意。

    望天古都,林枫造就的风波才刚刚缓和了一些,不过依旧时而有人提及。

    寒月湖,因为广寒宫阙的存在,依旧不缺古都俊杰往来,甚至,一些圣族弟子,都渐渐迷恋上了来往广寒宫阙,比如,古界族界王体,琅邪。

    许多人因此传言,古界族王体琅邪,已经爱上了广寒宫阙的女子。

    不仅是琅邪,如今,望天古都许多杰出的俊杰之士,都喜好来广寒宫阙古亭之中,畅谈风月,或者武道之事。

    寒月湖,俨然成为了青年俊杰之士最为活跃的地带。

    而就在此时,虚空之中,两道身影联袂飘来,男子俊逸,女子优雅美貌,竟显得格外的般配。

    “那是妖界圣女青凤,她竟然来了,她身边的男子是谁,难道是妖界年轻一辈的绝顶人物?”有人看到青凤之后低声说道,不过也有不少人的目光则是锁定林枫,是他,那日在寒月湖岸早就大风波的林枫,天弃之人。

    “那日未死,天弃之人,竟又出现了,他可是击杀了雷族不少人,而且当场诛杀阳焱,如今太阳圣族也有许多强者在追杀他。”人群盯着林枫,没想到他还敢出来走动,真是不知死活。

    不过,他竟和妖界的圣女青凤同时出现,让人感觉奇怪。

    “天弃之人。”苍啸正是在寒月湖上古亭中的青年之一,看到林枫再次出现,他的神色中颇有几分古怪,他竟还敢在人群视线中走动,好大的胆子。

    “滚!”林枫抬眼,目光陡然间射出一道锋芒,使得苍啸瞳孔微微收缩,面色一僵,这混蛋。

    “天弃之人又如何,你这等废物,信不信我现在杀了你。”林枫瞳孔冰冷,死亡之意弥漫,使得苍啸身体都有轻微的颤抖之意,怒气滔天,这林枫,如此羞辱于他,恨!

    第1701章太弱了天弃之人,虽心中如此想着,但真正看到林枫那双冰冷瞳孔之时,苍啸心里还是有些发颤的,毕竟,那一夜,寒月湖上,林枫所作所为太过震撼,逆天成就七系法则之力,斩杀强者无数,太阳圣族阳焱,被他当场诛杀掉,毫不留情,虽说最后因为皇劫存在,成皇无望,但林枫依旧给了众人深刻的印象。

    这疯子,被天所弃,根本无法无天,谁招惹他,他敢杀谁,无所顾忌。

    琅邪看到林枫归来,目光中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这林枫似乎有些变化,但具体是哪里变化却仿佛说不清楚,没有了那一夜的悲凉,仿佛一切的悲凉都化为了力量般,但这股逆天悲愤的力量,依旧不能让他成就武皇席位么,无法登临皇位,意味着林枫前途无望。

    “皇劫,真有这种力量存在么!”琅邪看到林枫依然未能成皇,心中感慨,即便他再无视,没有成皇便是没有成皇,谁都无法不正视这事实。

    伊人泪也在,看到林枫出现之时,她那冰冷的美眸忍不住微颤了下,看着那轻狂桀骜的身影,他又一次出现了,和以前一样,没有挫败能够将他击倒来,但是,他还是没有能够踏入武皇境界,与皇无缘。

    “天弃之人,我看你能得意到几时。”苍啸冷冰冰的说了一声,随即身体后退,回到了古亭之中,林枫乃是天弃之人,成不了皇,迟早会被他远远的甩开,他犯不着现在和他冲突,万一这家伙跟自己拼命的话,不值得。

    “苍啸终究是不敢招惹林枫,这天弃之人,是个疯子。”众人看到这一幕心中暗道,林枫无法成皇,如今天衍棋盘又在琅邪的身上,人群实在没有必要去杀林枫,当然,雷族之人和太阳圣族的强者除外。

    古圣族的一些优秀青年都饶有兴致的看着林枫,有趣,这天弃之人又出现了,而且和青凤一起,难道上一次救走林枫的人是妖族的大能强者?林枫,他何时又与妖族攀上关系了。

    林枫目光平静的扫视着人群,背负双手,淡淡的立于湖岸之边,他的目光扫过了独孤、扫过了琅邪、也扫过了伊人泪,但却平静无比,似乎没有半点波澜,这一幕,却使得伊人泪心中叹息,一朝为道万事空,从此相逢是路人,看来她与林枫,如今终成路人,想到这,她那冷艳的脸庞露出了一抹笑,不过却显得有几分悲凉。

    青凤站在林枫身后,没有说话,两人都那么平静的站着,使得许多人心中暗叹,这两人为何而来?即便青凤在,太阳圣族和雷族的人,不会放过林枫的。

    寒月湖中,诸多古舟在水波中摇曳,不过此刻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似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林枫吸引而去。

    “天弃之人!”终于,几道冰冷之音滚滚而来,雷族的一些附近强者听闻林枫出现,立即赶往这边,果然,便看到林枫站在寒月湖水边,不由得一股股恐怖杀意席卷林枫的身体,法则之力直接压迫而上,要将林枫活生生压垮。

    林枫转过身体,看着那些到来的雷族强者,目光平静无比,这些人匆匆赶来,不过一群下位皇和中位皇而已,能奈他何。

    “你竟还敢出现在这里。”一中位皇强者身上涌现滚滚雷电,对着林枫怒道:“雷王锤是否在你身上?”

    “在我身上,你要来拿么?”林枫声音冷淡,使得雷族之人眸子中杀意越发的冷,既然雷王锤在林枫身上,那便不用留他了,况且,林枫那一夜诛杀强者无数,夺取了许多宝物,太阳圣族的帝王之兵八宝太阳轮他们不敢要,但其他的宝物,他们却是敢拿的。

    “此人虽被天弃,无法成皇,但毕竟成就了七系法则之力,而且身上拥有许多重宝,本身的实力也不得不防,先试探一下他。”那中位皇强者心中暗暗想着,不准备直接让自己冒险,对着身旁的下位皇道:“此天弃之人没有天衍棋盘,而且无法成皇动用法则的力量,去诛杀他。”

    那些下位皇心中暗暗鄙夷,这家伙,竟然让他们出手,这些武皇强者谁不是老狐狸,那一夜林枫诛杀武皇无数,虽是借助了天衍棋盘的强横能力,但林枫本身的实力本也不能小觑,七系法则之力,普通的下位皇恐怕动不了他,不过他们人数不少,联手击杀,应该能让林枫无还手之力。

    七八位下位皇强者相互看了对方一眼,随即微微点头,身形闪烁,心念一动,顿时虚空中雷威滚滚,整片天穹仿佛都化作了紫色,恐怖之雷电如同一条条怒龙般,充满了可怕的威压。

    林枫脚步缓缓朝前踏出,站在滚滚法则雷威之下,目光环视虚空众人,傲然而立,道:“天弃之人站在那,我倒要看看,谁能诛杀!”

    “好狂的家伙!”众人心中暗暗说道,天弃之人,独面诸皇,谁能诛杀。

    一条条紫色怒龙变得极其可怕,轰咔之音滚滚,雷龙咆哮,陡然间滚滚而下,同时朝着林枫轰杀而出,要用这法则雷威将林枫吞没掉。

    “他疯了!”人群只见林枫站在那一动不动,不由得神色凝固,这家伙难道是求死不成。

    “轰!”恐怖紫色雷光陡然间将林枫的身体都淹没掉,大地被轰得裂开一道道可怕的缝隙,林枫的身体依旧站在那,未曾动摇分毫。

    “没有事。”人群嘴角微微抽搐,林枫的眼眸依旧平静,美眸中透着深邃之光,雷电之威,竟然没有动摇他分毫,这可是法则雷电,竟无法伤害他身体分毫?

    “这是什么肉身?”众人感到一阵惭愧,即便是武皇强者都是,林枫,他以肉身硬生生的承受这么多的法则力量轰杀?

    “天弃之人,无法成皇?”

    林枫,他要多少武皇感到汗颜!

    天弃又如何,谁能杀我!

    林枫微微仰头,看着虚空还在酝酿的恐怖雷电,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讽,法则?这就是下位皇可以调动的法则力量?太弱了,他承受天怒之时,那轰杀而下的法则,何止比这强大十倍,在天怒之下他不但没死,反而锻造一具真正的皇劫之躯,肉身强横,法则不灭,至少下位皇的法则之力,根本威胁不到他的肉身。

    “轰隆!”又是一股更强横的紫色法则雷电滚滚而下,林枫仰头,张开嘴,一口将法则力量吞入体内,林枫的整个身躯都化作了紫色,仿佛随时可能会被炸裂开来般,然而,他依旧只是平静的站在那,没有半点被撼动。

    林枫深吸口气,看着虚空中的武皇,眼眸中露出一抹嘲讽,道:“太弱了,天弃之人,让你们杀都杀不了么?”

    诸皇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极其难看,太弱了,天弃之人,让他们杀都杀不了,林枫甚至没有躲避一下,赤/裸/裸的羞辱。

    “直接杀。”身后的一位中位皇强者冰冷说道,天弃之人,肉身竟如此强横,看来这些下位皇强者必须要以强横的法则神通攻击他,才能试探出他的实力如何。

    那些武皇强者面面相觑,都有些犹豫,这么多人法则之力同时降临,撼动不了林枫肉身,一起杀,能杀得了吗?

    “你们不动手的话,我动手了。”林枫冷笑,手中出现一柄银色长枪,枪尖锋锐,杀意吞吐。

    “嗡!”陡然间,林枫身上裹着一层风之法则力量,风之吟,如今覆盖了风和空间法则,何等迅猛,刹那之间,长枪朝着一人刺杀过去,那强者身体一颤,身体爆退,风声依旧,嗤嗤的轻响声传出,银枪破入对方脑袋,轰杀,法则散。

    杀下位皇,一击!

    “这是什么速度!”林枫感觉脑袋有些不够用,天弃之人,强横的肉身、可怕的速度,未成皇,斩皇如同屠杀猪狗般,轻而易举。

    林枫眼眸转过,看向另外一人,那人面色苍白,身体竟不由自主的后退。

    风声依旧,如同幻影,依旧是两种增强速度的法则缠绕身体,同样的攻击杀伐过去,那人以攻击阻挡林枫,同时身体后退,但却无法改变结局,银色长枪破入了他的脑袋,即便是死亡的方式,都跟那人一模一样,何等讽刺,何其霸道!

    “这就是武皇么?”林枫低声说道,仿佛是抽打那些雷族强者的脸,武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

    不是他们弱,只因在林枫的面前,他们没有反抗的能力!

    第1702章大帝之死“这些武皇乃是雷族强者,实力虽算不上太强横,但比起一般武皇也要强大了,然而和林枫战斗,他们根本就发挥不出自己的实力来,轻易被击杀,差距太大了。”

    众人在心中暗暗说道,这天弃之人,虽无法成皇,但毕竟已经领悟了法则之力,而且是七系法则,他利用自身法则的力量,风与空间同时笼罩身躯,使得速度比那些武皇快许多倍,使得他们根本无法避开林枫攻击,而后银枪直接击杀,躲都没有地方躲,那一枪的威力,也极其可怕,枪为皇器,似乎刻有强横阵道,再附法则力量,无坚不摧。

    这些还远远不够,接着,林枫以同样的手段,依然可怕的速度,又击杀了两人,顿时其他武皇早已退回了那几位雷族中位皇强者的身边,脸色难看无比,他们好歹是武皇强者,但是此刻面对一个尊武之人,竟然连战斗的勇气都没有,战,就是死。

    青凤看着虚空中的林枫身影,心中暗暗颤动,道:“这家伙太恐怖了,他真的没有成皇吗?那臭老头竟不告诉我真相如何,以后我成皇,定然也会成就多系法则力量,诸多法则加身,不知道会不会和他一样,拥有这种杀伐实力,杀武皇如同割草芥。”

    林枫目光深邃、冷漠,长袍猎猎,手持滴血长枪,盯着雷族的诸强者,冷道:“诸位武皇前辈,怎的都站在那里。”

    “前辈?”人群听到这称呼感觉怪怪的,颇为讽刺,一群前辈围剿,却被接连诛杀好几位。

    那些中位皇的目光盯着林枫,瞳孔中露出许多想法,这林枫似乎还远没有露出底牌,才仅仅使用一杆长枪,就已经这么厉害了,若是等他祭出八宝太阳轮等宝物,又会多强横。

    “天弃之人林枫。”就在此刻,远处,一道滚滚音浪席卷而来,震得人群心头微颤,目光抬头望向远方,随即人群便看到在那边的天穹之地有着一璀璨夺目的太阳之光,耀眼无边,要将人群的眼睛都刺瞎来。

    一道身影沐浴太阳光束,仿佛从太阳当中漫步而来,好似太阳之子,携滚滚太阳之威降临人间,拥有无穷力量。

    “太阳圣族的人。”人群只感觉一阵刺目,眼睛都微微闭上,恐怖太阳之威不知道有多么可怕的温度,仿佛靠近他就要被活活的烧死。

    “是阳笑,太阳圣族的一位青年恐怖强者,虽只有下位皇实力,但不久前他竟和成皇之后的楚春秋战斗了一场,虽落败,但也威风赫赫,实力很强。”有人看到此人认出对方来,太阳圣族不少强者降临望天古都,要诛杀林枫,同时那些青年之人比较活跃,这阳笑就找到楚春秋战了一场,战得天翻地覆,倒也让人认识他的实力。

    阳笑已经朝着林枫踏步而来,在他身前,五轮太阳同时浮现,交织在一起,耀目的华光辉映,拥有无穷太阳之威,极为可怕,即便是击中了中位皇强者,一样可以轻松斩杀,当然,一位中位皇强者不会让他轻易轰击中。

    “受死。”阳笑滚滚怒喝,这天弃之人林枫胆大无比,敢诛他太阳圣族子弟,虽他对阳焱并没什么感觉,但既然林枫被他遇上,必然要以绝对力量将林枫诛杀,拿回八宝太阳轮,成就他在太阳圣族的威名。

    林枫目光一直平静的看着阳笑,甚至那双深邃的瞳孔当中都没有半点的起伏,太阳光耀眼无比,刺得人的眼睛都刺痛,但林枫的眼睛,却始终没有闭上过。

    “嗤、嗤……”林枫手中的长枪,吞吐着法则的力量,似乎有可怕的诅咒法则之力,还有霸道的魔之法则、厚重的大地法则,残酷的死亡法则。

    终于,那五轮太阳之光越来越亮,林枫的眼睛终于闭上了,微微的风吹打在他的长袍之上,他的身体终于动了起来,虚空中拉出一串残影,仿佛有无数个林枫刺出了这一枪。

    “噗嗤!”

    微弱而清脆的声音传出,是那么的干净,那是长枪破开头颅的声音,林枫的长枪,破开了阳笑的头颅,没有受到半点阻碍。

    阳笑的眼睛还有一缕生命的波动,那一缕眼眸中的波动,似乎是不相信,怎么会这样,一枪、必杀,刚才,为何五轮太阳之光上的火焰突然间暴动,窜出了黑色的火苗,使得他微微失神了那一刹那,而就是那一刹那,长枪破了中间那一轮太阳,刺入了他的脑袋,似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

    他从没有想过,他会如此轻易的被人击杀。

    “轰!”林枫长枪一颤,顿时阳笑脑袋炸裂,他的尸体被林枫狠狠的轰到了一旁,甚至连他身上的储物戒指林枫都懒得收了。

    “阳笑,他竟然承受不了林枫的一击之力,那么林枫岂非是比成皇之后的楚春秋还要恐怖?”许多人心中暗颤,似有些不敢相信。

    “不可能,虽然那一战激烈,但楚春秋的真正实力从来没有人知道,仿佛遇强则强,或许他只是和阳笑玩玩而已,成皇的楚春秋吞吐强盛古皇意志,杀人不留痕,甚至不需要他出手。”

    人群几乎都是不相信这种情况的,楚春秋是什么人,吞吐古皇意志,发挥出古皇意志力量,仅仅凭借强横的意志力量就能够杀死强大武修,自然不是一个无法成皇的人能够战胜的,虽然这无法成皇的人战力也很可怕,成就了七系法则,不过还是有些可惜了,若是他能够踏入武皇境,得到天地认可,一定会更厉害,说不定真的能和楚春秋相比。

    众人并没有轻视林枫的意思,只会楚春秋此人在望天古都当中极具威望,他是能够和王体相提并论的人,将来一定会成为可怕的大帝级别强者,和他相比,即便此时的林枫极其耀眼,但依旧会暗淡无光,天弃的事实无法改变,他掌控七系法则也永不能成皇,修为止步于此。

    “杀!”

    就在众人还处于林枫一击杀死阳笑的震惊当中的时候,只听一道低声传出,雷族的中位皇强者同时动手,刹那之间,无穷雷电之芒将林枫的身体锁在了虚空当中,那些法则雷电威力不是很可怕,但却将林枫缠绕得死死的,而他们的身体,绽放耀目的雷光杀向林枫,林枫肉身再强横,他们的法则神通若是击中,林枫也十死无生。

    “不好,林枫危险了。”人群瞳孔一阵收缩,没想到这些雷族的强者这么狠,几位中位皇同时联手杀林枫,不知道林枫又能如何应付。

    “轰!”

    那些中位皇降临林枫身边的时候,恐怖的幻之威爆开来,幻之气息瞬间将所有人吞没到了里面,一个人都看不到了。

    “噗嗤!”

    “不……”清脆的声响和惨烈的吼声同时传出,颤动着人群的内心,死了一位中位皇?

    阵法,林枫果然擅阵,他刚才捏爆了一枚阵符,让这些人困入到阵里面。

    接下来,阵法之中,呼啸之声和战斗之声偶尔传出,人群很想看清楚里面的情况,但看不到,人群只能干瞪眼。

    此时,虚空颤抖,一股可怕到了极致的雷威在天穹中酝酿而生,只见虚空之行,一道黑雷劈杀而来,黑色的雷电,只带着淡淡的紫光,充斥着无穷无尽的毁灭力量,幻阵直接被轰得爆裂,不过人群看清楚里面的情景之时却忍不住心头颤了下,死了,中位皇,全部只剩下了尸体,被林枫击杀掉。

    “不知死活!”一只恐怖雷电大掌印从虚空中扣杀而下,使得人群身体剧烈颤抖,这股天威,是大帝强者,无人能够抵抗。

    远处,同样一道万丈太阳光芒洒在苍穹之上,太阳圣族一位恐怖大能站在天穹之上,太阳仿佛就背负在他的身后,盯着下空的林枫。

    雷族的大帝强者和太阳圣族的大能人物,出现了!

    “轰咔!”虚空雷电大掌印炸裂掉,一股更加可怕的天威降临,人群只感觉身体都要被压垮来,虚空当中,好似有毁灭波动降临而下。

    “前辈这是何意!”一声怒喝滚滚而来,人群抬头,随即心头忍不住狠狠的颤了下,只见虚空当中,雷族的大帝强者现身了,然而,他的身体,被一双粗壮有力的大手直接扣住了,提在那里。

    “这是什么人物!”人群仰望天穹那雄威的身影,太阳光只是映出了他的轮廓,却看不清楚他的面孔,这是一位超级可怕的人物,圣帝级别的存在。

    “我妖界的女婿,也是你能动的!”一道恐怖声音滚滚而来,随即虚空当中寂灭天威浮现,天地炸裂,无穷力量爆开,仿佛出现了毁灭虚空风暴。

    “不可能!”人群盯着虚空,看到这一幕只感觉喉咙仿佛被堵塞住了般,一位大帝强者,被杀死掉了?

    第1703章妖界撑腰“灰飞烟灭!”人群盯着虚空无言,毁灭的风暴依旧在肆虐,天威仍在,那太阳映照而出的威武轮廓,不仅杀死了那位大帝,而且,让他尸骨不错。

    “大帝强者,有时候也会如此的脆弱。”许多人心中生出一股淡淡的悲凉之感,修炼到大帝之境,何其困难,历经重重劫难,经受无尽挫败,历经岁月洗礼,才能有机会成就大帝席位,然而,刹那之间,一切成空,一位大帝,面对更霸道强大的存在,说杀便被斩杀当场。

    这一幕无疑让众人越发意识到武道的世界有多么的残酷,虚空之中那可怕的强者根本就是故意的,借一位大帝强者来立威,告诉所有人,动我妖界女婿,就是这下场,大帝一样诛杀。

    当然,这也让不少人群感觉热血沸腾,修炼到圣帝级别,任你修炼成就大帝又如何,一招下去,让你寂灭成空,死无葬生之地,绝对的实力,绝对的霸道,他日他们若掌控滔天实力,天地唯我独尊,大帝一样轻松击杀掉。

    然而,林枫,天弃之人,何时成为妖界女婿了?

    “妖界,要收一天弃之人为女婿?”这似乎有些奇怪,虽然林枫天赋很强,成就了七系法则,但毕竟被天所弃,无法成皇,而妖界的女婿,很显然,将会是青凤的男人,青凤可是妖族圣女,同样擅长多种奥义力量,天弃之人,显得有些配不上她。

    妖界难道只是想找一个入赘妖界的人,可以更好控制,青凤一心求武,林枫只有妖界女婿其名,而无其实?又或者,妖界圣女青凤爱上林枫?

    前者似乎有些不现实,后者虽然可能性也很低,但依旧是有这种可能存在的,不少人可是知道,当初在天衍圣族旧址的时候,青凤她就带林枫前往了妖界,接下来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

    当然,即便青凤爱上林枫,妖界也不会认可的,除非有一种存在,妖界,想要帮林枫逆天改命,让他踏过皇劫,成就七系之皇。

    “对,应该是这样。”不少人想到这里心中暗暗点头,虽然还是有不通之处,但已经是最可能的情况了,否则,妖界凭什么让林枫成为青凤男人,而且帮林枫立威,诛杀雷族一位大帝强者。

    可是此时林枫自己心中都愣了下,然而那双漆黑的眼眸却没有露出什么表情来,平静的回头看了青凤一眼,他没想到妖界前辈会借女婿之名帮他立威。

    青凤正好也看向林枫,美眸愣了下,随即微微撇了撇嘴,抬起头瞪了虚空中的雄武身影一眼,这老头子,太欺负人了,竟然都没和自己说过一声就直接说出这种话来,越来越为老不尊了。

    不过她心中暗暗诅咒的老家伙可是没空理会她心中的想法,只见此时一道威严霸道的目光朝着太阳圣族的一位大帝强者望去,瞳孔穿透了虚空,冰凉无比,天威弥漫,那太阳圣族的大帝强者脸色一僵,微有些苍白,刚才,一位和他同级别存在的大帝强者,被灭杀得尸骨无存。

    “前辈!”那太阳圣族的强者虽为大帝,但此刻却感觉有些发虚,他面对的强者,绝对是圣帝级别的老妖,若是要对付他,他恐怕也只有死路一条了,逃都没有可能。

    “你太阳圣族,要动他吗?”虚空中的那威严轮廓平静的说道,他所谓的他,自然是指林枫。

    那太阳圣族的大帝强者神色极其的难看,心中挣扎,他身为大帝,从未有过此刻的尴尬,太阳圣族,动不动林枫?

    若是他回答动,后果会如何,他不敢去想,也许就是被当场格杀的下场。

    但是,此刻他的回答,不仅要代表他一个人,还代表整个太阳圣族,他若是因为恐惧而回答不会动,太阳圣族的颜面又置于何地,这种抉择,令他感觉极其难堪。

    “听不到我的话吗?”天威降临,压在他的身上,那太阳圣族的大帝强者心头微颤了下,心中暗暗想到:“我若回答错误,必然横死当场,而且,太阳圣族的确不宜得罪望天古都的妖界巨擘人物,那样,就不仅仅是阳焱和阳笑两个人的死那么简单,太阳圣族,会理解我的。”

    “在下不敢。”那大帝强者谦卑说道,在下空之人面前,他是绝对的强者,威震天下,视下空之人如同蝼蚁,但面临眼前之人,他却显得卑微,一切都用实力说话。

    “不敢就好,带着你的人滚回太阳圣族,若是你太阳圣族动他一根毛,我让你太阳圣族鸡犬不宁。”威严的滚滚声音吐出,使得下空人群内心剧烈颤动,除妖界巨擘之外,谁敢出如此狂言,要让一个圣族鸡犬不宁。

    “前辈,我族帝兵八宝太阳轮……”那大帝强者弱弱的说道,说着的时候嘴角还微微抽搐着。

    “滚!”他的话音还未落下,威严霸道的声音吐出,使得那大帝强者更加尴尬,只能痒痒说道:“晚辈告辞。”

    说罢,太阳圣族强者踏虚空离去,转瞬之间便消失没有了踪迹,他没有脸在继续留在这里了,威严而来,却卑微离去。

    “雷族。”那虚空中的霸道轮廓再度转过,落在后面来到的一群雷族之人身上,冷笑道:“都滚吧,雷族若是敢翻浪潮,我让你们从望天古都除名。”

    雷族之人面色难看至极,他们知道,对方有资格说这种话,他们雷族并非是古圣族,只是一个古族而已,若是这妖界巨擘发怒,真能除名他一个强盛古族。

    在九霄大陆之中,从远古至今有无数古族存在过,也有无数古族甚至是古圣族在历史的长河当中湮灭,那些湮灭掉的古圣族以及古族基本上都有一个共同点,得罪了一个强大到可以以一己之力灭掉他的人,将他们除名,因此,那些强盛的古族其实也并非人群想象中的那样可以为所欲为,有些人物,是他们不敢惹的,否则就可能灭族。

    昔日盛极一时的天衍圣族,便是如此。

    雷族之人灰溜溜的走了,太阳圣族乃是古圣族,都惹不起这妖界巨擘,他们雷族能够如何,这笔仇,是无法报了,只能在心中暗恨。

    “天弃之人,没想到竟得到妖界眷顾,倒是好运气。”众人看着林枫心中暗暗说道,有这位妖界巨擘人物庇护林枫,而且是给林枫加上妖界女婿的身份,这样一来,林枫的身份就如同古圣族的嫡系传人一样尊贵了,望天古都,谁敢轻易动他。

    “运气好的家伙。”苍啸神色中透着冷光,这林枫的运气太好了,本来是必死的,但却峰回路转,妖界的强者要保他不死,这样一来,想杀死林枫恐怕是不可能了。

    不过那又怎样,一个无法成皇之人,早晚会被他们甩开来,距离越拉越大,或许哪天妖界强者发现林枫永生没有成皇希望,放弃他也说不定。

    不过他这点可笑的想法注定只是一场空,林枫,没有成皇么?

    只是外界的天,永不承认罢了,但那又如何,他依旧是皇,自己世界的皇,不依赖这一世界。

    “望天古都有古都的规矩,还是老样,一辈的事情归一辈。”虚空之中,滚滚声音再度铺洒而下,这一次,是提醒整个望天古都的势力。

    任何一个地方都有潜在的规则,望天古都强者势力无数,当然也一样,同等级别的势力,同辈之间的争锋,家族的长辈是不能插手的,天才争锋路上,注定有人被践踏、被淘汰,那是他们自己无能,家族可以培养自己家族势力之人,但却不会干涉他人同辈的交锋,否则可就要大乱了。

    当然,本身级别不同的家族势力,就不需要谈规矩,直接拿拳头便行了,我就欺你,你奈我何?

    就如同虚空中的老人对付雷族,滚,否则灭你族,你敢放一个屁吗?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