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绝世武神

正文 第1795章 恶魔林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一轮我来。”秦武冷冰冰的说道,随即脚步猛的一跨,站在战台之上。

    林枫目光看着秦武,在天衍圣族闭关半年,修炼天衍圣经,不知道秦武如今的实力有没有一个阶段性的提升,不过若只是宇文静出手的话,相信秦武完全能够全身而退,毕竟秦武原来便是潜王榜人榜排名第二十八的强者,后入天台,侯青林带着天台之人南征北战,再修天衍圣经,人榜前二十,应该是能够有秦武一席之地的。

    宇文侯看到秦武出现,瞳孔中闪过一道冷芒,昔日他姬门负责新入学院门生的考核,对秦武、秋暝等人还是非常看重的,邀请他们加入,然而秋暝和白起在当时并不听号令,后考核结束之后秦武更是和林枫等人走在了一起,而如今,他们都放弃了本可以入姬门的机会,而是选择踏入了天台,成为他的敌人。

    “无忧!”宇文侯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听到他嘴中喊出的名字,顿时人群瞳孔微微收缩了下,姬无忧,宇文侯,竟然想要姬无忧出手。

    只见姬无忧脚步一踏,顿时阵阵龙吟滚滚不休,整个战台之上狂啸之声回荡,震得人群的耳膜生疼,处于战台上的秦武只感觉一股澎湃压力压迫在身上,让他几乎难以呼吸,心中剧烈颤抖,这姬无忧的实力不愧是人榜第一强者,太可怕了,他根本无可匹敌。

    “轰!”一股青光直冲云霄,青龙图腾滚滚浮现,使得众人心头又是一颤,这姬无忧是要威慑,对秦武进行绝对辗压。

    “吼!”姬无忧瞳孔盯着秦武,使得秦武只感觉自己的意志动荡,随即只见姬无忧手掌狠狠一抓,顿时恐怖力量滚滚,一头青龙利爪仿佛直接扣杀在秦武身上,同时他的身形也滚滚朝着秦武扑杀而来,姬无忧知道秦武根本不可能立生死契,因此也懒得废话直接动手,虽不能杀死,但在战台上重伤他还是可以的。

    秦武双手同时颤动,顿时一道道光纹在虚空中飘动,嗡嗡的滚滚长鸣之音颤响,只见虚空之中出现两尊巨大古鼎,上面刻满了一道道纹路,蕴含恐怖威压。

    “杀!”秦武身体被利爪抓裂出血,但他的脚步依旧滚滚朝前,不退反进,使得众人暗暗佩服他的勇气,竟然敢直面姬无忧,和姬无忧真正碰撞。

    姬无忧怒喝一声,一尊尊青龙怒吼,缠绕古鼎,狠狠的轰砸在巨鼎之上,顿时鼎声震天,长鸣不休,那两尊巨大古鼎反轰在秦武身上,顿时秦武身体被轰得爆退,直接朝着战台下飞去。

    “嗡!”风卷过,林枫将秦武的身体接住,随即哇的一口鲜血从秦武嘴中吐出,将林枫的长袍染红,使得林枫眼眸中满是寒光。

    一缕缕生命之气渡入秦武的体内,林枫低声问道:“没事吧?”

    “还好。”秦武神色颇为郁闷,没想到和姬无忧的差距还是这么大,不由得对着林枫传音一声:“林枫,你迟早要和他有一场终极对决,此人实力确实厉害,你要小心。”

    秦武明白,今日天台和姬门决战的胜负关键,实则就在林枫和姬无忧两个人身上。

    林枫微微点头,随即抬起头朝着战台上还未下去的姬无忧望去,正好此时的姬无忧目光也同样朝着他看来,两人的瞳孔在虚空中碰撞,隐隐有滚滚龙吟之声在虚空中颤动,使得两人之间的气流都滚滚咆哮而动。

    “下一战。”林枫目光从姬无忧身上缓缓移开,随即落在了宇文侯的身上。

    姬无忧回到了原地,而宇文侯的目光则是落在了身后的一人身上,只见那人身形一闪,陡然间降临在战台之上。

    “老子去灭了他。”澹台吼了一声,双瞳之中透着愤怒之火。

    “澹台。”林枫低喝了一声,使得澹台脚步微滞,目光看向林枫。

    “这一战,我来吧。”林枫喃喃低语,随即身形一闪,如风般降临在战台之上,目光平静的看着眼前之人。

    “你现在放弃,自己滚下去,还来得及。”林枫声音平静,神色无比淡漠,然而正是这种平静淡漠的声音,使得对方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羞辱,他虽是姬门请来假战之人,但也非泛泛之辈,在潜王榜人榜之上有一席之地,岂能容得林枫这般羞辱。

    身上隐隐有土黄色光芒滚滚,那人脚步缓缓朝前,每踏出一步都好似有一股大地之力澎湃压迫而来,虚空之中,土黄色的法则力量似乎汇聚成一座座高山古峰,蕴含无穷威压,朝着林枫辗压过去。

    林枫脚步同样往前踏出,而他的每一步,却是在战台之上生出光纹,一道道圣光纵横交错,土黄色和金色的光辉相互映衬,交织成负责的图纹,林枫的对手虽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妙,如今林枫之名如日中天,一定是非常厉害的人物,但此刻他已经是骑虎难下,只能进不能退,否则武道之路如何还能往前走下去。

    “天山印!”那人怒吼一声,不再蓄力,顿时仿佛有一方古印如同天穹之下印杀而来的山峰,蕴含无边力量朝着林枫轰杀过来。

    林枫手中天魔劫力滚滚缠绕,手掌猛然的轰杀而出,顿时力破万钧,将古印辗得粉碎,同时脚步狠狠一踏,顿时地面出现一座囚牢,将对方的身体钉死在了原地,那人狂吼一声,然而脚步无法动摇分毫,整个人身上攀附着一缕缕的光纹,那囚牢之阵让他无法动弹。

    “就你这种修为,也敢走上战台。”林枫声音冰冷,就那么站在对方面前,平静的声音如同一柄利刺,刺入对方的心脏,那人疯狂的挣扎着,但光纹越来越强盛,将他束缚得死死的。

    “吼!”那人怒啸一声,手掌猛的挥出一道古印朝着前方林枫杀去,然而林枫只是凭借肉身狠狠的轰出,顿时古印破碎崩裂,林枫的拳头,直接出现在对方的脑袋前,仿佛只有再往前,就能将对方的脑袋轰爆来。

    然而,林枫的拳头却缓缓的落在,没有轰出,只是那双冰冷的瞳孔,盯着对方的眼睛,在他的瞳孔之中,好似有一泉九幽,在对方的脑海中奏响了魔曲。

    “武道之人,心智坚韧,求武而自强,你实力弱小、天赋如此不堪,却为了姬门些许好处、或者受到胁迫,便伪上战台,有何脸面言武。”林枫的声音如同诅咒的魔音,狠狠的刺入对方的心脏,在对方的脑海当中回响。

    “天赋弱有可救赎、实力弱也有自强之路,只因有一颗坚韧武道之心,而如你这般,受人摆布,玷污武道,根本不配踏上武道强者路,即便侥幸能够踏入战王学院,你也只能沦为他人陪衬,就如同附庸姬门一样,被人俯瞰,成为他人摆布的蝼蚁鼠辈,猪狗不如。”

    意志的诅咒伴随着林枫的声音一起穿透对方的脑袋,使得那人整个脑海当中都在回荡着林枫的声音,不配言武、任人摆布、蝼蚁鼠辈……这一个个词语都刺痛着他,践踏着他的武道。

    “你闭嘴!”那人狂吼一声,然后却只听轰隆一声爆响传出,只见林枫的手掌轰然砸下,狠狠的轰击在对方身上,将对方的身体直接压垮在地上,随即脚践踏在对方的身体上,低着头,俯瞰着脚下的身影,冰冷的瞳孔死死的盯着对方。

    “姬门之人看你,就如同此刻我看你,你站在这战台之上,不感觉到耻辱吗!”林枫声音不断刺痛的对方,使得那人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仿佛整个脑袋要炸裂,人要崩溃般。

    “自己滚下去好好想想!”林枫脚尖狠狠的踢出,顿时那人身体朝着战台边缘滚去,只见对方停顿了片刻,随即狂吼一声:“不……”

    说罢,他的身体陡然间冲天而起,滚滚而去,最终依旧发出狂吼之声,如同疯了般。

    “这家伙好狠。”人群看到这一幕心神微颤,尤其是那些姬门请来的人,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林枫这是在践踏对方的尊严,击垮对方的武道之心,太狠了,冷漠无情,没有半点怜悯。

    姬门一方的人都死死的盯着林枫,没想到这家伙手段这么毒,就连天台的人都感到微有些意外,看着那道背影,心中暗暗感叹,这家伙当天台之人都是兄弟,但冷漠起来对待敌人,却是个彻头彻尾的恶魔,那人若是走不出今日的阴影,便是彻底毁了。

    林枫冰冷的寒芒扫视着姬门的人,帮姬门,便是和他天台为敌,帮姬门对付他的兄弟,既然如此,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

    “我知道你们中有人以前不属于姬门,接下来任何一场战斗,都有可能是我亲自上战台,若是你们聪明的话,就自己默默离开,不然,我不介意让你们重新认识一下自己!”林枫的最终吐出一道寒音,使得那些人感觉身体微有些冷,就像是对付刚才那人一样的重新认识吗?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