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都市偷香贼

章节目录 【都市偷香贼】第31章 意想不到的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31章意想不到的结果“看完了吗?”趴在床上享受着许娇柔软双手捏拍捶打的按摩,韩玉梁舒展猎豹一样矫健强壮的身躯,打个呵欠,懒洋洋地问。xjsxgc_com

    许婷坐在旁边凳子上,脸色难看得不行,拿着韩玉梁的手机一张张照片翻阅,抬手擦了擦汗,神情颇为难过,一弓腰,低着头小声说:“我……我跟她认识四年了,我逢人就说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我都不知道……她竟然是这样的人。”韩玉梁一天下来收获颇丰,事情也轻松解决,许娇在他背后悄悄调情,外面锅里炖的肉汤香味也正往鼻子里钻,看许婷的样子,知道这次他算是建立了男人威望,未来可期,心情大好,便照顾着许婷的心思,随口柔声道:“毕竟是个年纪轻的女人嘛,容易冲动,容易不顾后果,她又是那么个家庭背景,一不小心误入歧途,很正常。”许婷抬起头,皱着弯弯的眉毛说:“可……可就因为吃暗醋?小微跟我说过王文珊谈恋爱的事,我没觉得她多吃醋啊。她也没说过她喜欢刘峰。”“张萤微挺喜欢的那个小明星,你就没看出来,其实和刘峰有点像吗?”许婷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撇着嘴说:“我不喜欢那种女里女气的小男人,胳膊都没我粗,刘峰虽然是个痞子,也比那小明星爷们儿多了……小微不至于因为这个就看上他吧。”“那谁知道。”韩玉梁舒服得呻吟了一声,虽然他身体哪儿都没有问题,但按摩依然有些效果,而且许娇特意涂了精油,小手滑溜溜的,颇为爽利,“之前咱们不是也听刘峰提过,王文珊说宿舍里有人看上他了,吵着要搬出来住,我想,应该是心思被看穿,张萤微也有点恼羞成怒。再加上之前积怨,就去跟大哥告状了。”许婷看其他短信的照片,基本补充上了来龙去脉。

    正好张萤微大哥在跟黑道谈生意,打算这一两年在黑街这个无法无天的地方实验一些新型药物,口服的衰减效果正好适合让张萤微去测试一下,就让她在半知情的情况下去投给了同屋的女生。

    本来张萤微是打算给其他三个女生都下药,观察一下生效的差异,结果不久就闹出了偷窃事件,另外两个女生还急忙搬出去了,她就把三份药量,都加在王文珊自己身上。

    之所以说是半知情,就是张鑫爵只对妹妹说了这药口服的效果,而没有说见血后的威力。

    不过从她家助理后来发送的信息看,见血后会有那么强的效果,估计都超出了张鑫爵的预料。

    许婷放下韩玉梁的手机,低着头默默伤心了一会儿,小声问:“那,臭大夫,你把小微怎么样了?”韩玉梁翻了个身,让许娇换去按摩腰腹胸膛,淡淡道:“我一来,就告诉你最好别问,你真想知道?”许婷露出一个有些勉强的微笑,修长的指尖在额前垂下的那绺挑染红发上轻轻拨了拨,“嗯,毕竟……这算是我的委托,我总得知道一下结果。”“我打昏了她妈妈,饶了那个女人一命。至于张萤微,已经‘罪有应得’了。”他瞄了一眼许娇,看到她神情变得有些复杂,既像是在庆幸什么,又像是在害怕他。

    但许婷的眼神到是没有太大变化,只是看起来伤心了几分,指头在自己手机屏幕那张开心合影上轻轻划着,小声说:“是啊,害死这么多人,的确……算是罪有应得吧。”她一挺身,深呼吸几次,调试调试心情,站起来,微笑道:“不管怎么样,恭喜你,臭大夫,开门红,我的委托,你完成得真棒。报酬的事,我是找叶大夫商量,让她拿主意吗?”韩玉梁瞄着她打量几眼,在姐妹俩的家里,她换了轻便合身的居家服,没了在外面的张扬热辣,款式宽松,一下子多出几分贤良柔顺的味道,让他还有点不太习惯,但依旧娇美撩人,“要是准备给钱,你就找春樱商量吧。我做了什么回去反正也会跟她汇报,她说要多少,我让她再找你。要是准备拿别的抵扣么……”小腹那边突然被重重拧了一把,韩玉梁看许娇丢来个颇为警告的眼神,哈哈一笑,仍自顾自道:“那你就可以跟我商量,根据你给的,我来定打折力度。反正……我打听过黑街行情,杀个人的价码,可不便宜呢。”许婷似笑非笑瞄着他,“那我考虑考虑,准备付帐了,再联系你。就冲你最后黑锅都自己背,不给我找麻烦,我也得对得起你的辛苦才行。”“不辛苦不辛苦,”他觉得这口气不对,转而道,“你其实也跑了不少,最后会给你个公道价的。”“姐,你给他按摩得差不多了。去看看炖肉好了没,尝尝咸淡,不合口还来得及调。”“诶?你做的我什么时候吃都正好啊。”许娇一愣,一时间没领会妹妹的意思。

    “可今晚不是多了个贵客么,”许婷笑吟吟把她一推,“去吧去吧,去尝尝。”许娇这才意识到妹妹有话要私下跟韩玉梁说,哦了一声,擦擦手往外走去。

    她虽然一开始就存着把妹妹托付给韩玉梁的心思,可眼见这男人可能真让妹妹动了心,她又有点酸溜溜不是滋味。

    等姐姐出门,许婷脸色一黯,坐在床边,小声问:“你……就只是做了你说的事么?”韩玉梁拿过毛巾擦了擦身,套上衣服,随口笑道:“怎么,嫌我说得不够清楚?”“不是,我就觉得,你去了太久,这么长时间,像你这样整天盯着女人胸脯大腿屁股看的男人,对着阿姨那样漂亮的女人,能忍住吗?”韩玉梁淡淡道:“我为何要忍?张家先前就已经得罪过我,还找了杀手想取我的命,他家男人的情妇,难道我还要以礼相待装君子不成?”许婷皱起眉,盯着他一脸没所谓的神情看了一会儿,“所以……你还是做了?”“做了,母女两个,我谁也没放过。”韩玉梁伸手在她脸上故意颇为轻佻地摸了一下,“许婷,我早跟你说了,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大侠。”“可……叶大夫……”“我看上的女人,和我要收拾的女人,自然不同。你对喜欢的男人,难道会和烦你的那些小流氓一样?”韩玉梁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你要不打算留我吃饭,就趁早说,我现在打车回去,还能蹭春樱口热乎的。”许婷伸手摸向床上垫的塑料布,在上面的小片精油印子里摸了一下,轻声问:“我姐,也已经和你上过床了吧?”韩玉梁笑道:“怎么,怕你姐上我的当么?这你可多虑了,我没兴趣做你姐夫。两个人开心一下,都挺享受,没什么不好。你要有什么不满,不妨看好你姐姐,不能指望我这色中饿鬼,见了到口的好肉不张嘴。”他抓起自己手机放进兜里,“那么,我回去诊所了。回头你记得跟春樱联系,你俩商量报酬去吧。”许婷站起来,跟近几步,眸子一抬,轻声道:“怎么,不肯给我打折了么?”“开业酬宾,算你八折。别的,我看你也没想好要不要换。”他摆了摆手,“这样接活儿挺有意思的,你能帮我再联系到,报酬我可以给你提成。我走了,后会有期。”许娇在外面吓了一跳,“诶,韩哥,不是说好尝尝婷婷手艺的么,怎么走了啊?”“我还是喜欢诚心请我吃饭的地方,春樱还等着我呢,回见。”许娇满脸不解,先小碎步送走韩玉梁下楼出门,跟着哒哒哒跑上楼来,钻进卧室就瞪着许婷问:“这是怎么了?不是刚才还好好的?他把事儿办成了,你说请他尝尝你手艺,怎么没说两句,他就走了?”许婷抿了抿小巧软薄的嘴唇,用力咬了一口,走向外面,“吃饭吧,姐,肉汤好了,我给你盛米饭。”许娇满肚子问号,跟着她走进客厅,“你别还跟小时候一样行么,不想说就逃避话题,你转脸就该二十的人了,咱们姐俩有什么不能说的?”“姐,那不是个大侠。”许婷关掉燃气灶和抽油烟机,缓缓道,“那就是个采花大盗。你应该也领教过了吧?”许娇一愣,先是有点心虚地笑了笑,不置可否,跟着皱眉问:“怎么,他对你……动手动脚来着?”“没。”许婷望着锅里,那些肉她接了电话后特意精心调整了味道,男人口重,做得稍微咸了一点,其实不合她们姐妹的味蕾,“他……解决小微之前,把……把小微和阿姨……都强奸了。”说到这儿,她一天累积的情绪波动终于越过了堤坝,让她眼圈一红,眸子前盈满水光,吸吸鼻子,口吻复杂地说:“姐,我……我是特别喜欢这种有功夫的厉害男人,可……可也不能是个不择手段的流氓吧?而且,他都爬上你床了,你干嘛还非要介绍给我认识?”许娇心疼妹妹,急忙将她温柔抱住,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姐错了,姐错了。以后咱们自己过日子,再也不联系他了。让叶大夫跟他守着诊所爱做什么做什么吧。姐就是觉得,这多半是你喜欢的类型,这才动了脑筋不是。我……我以后也不找他了。咱们把这次的报酬付了,之后就一刀两断,这样行吧?”说完,她看着妹妹的脸,小声咕哝:“可你那同学要真是张家的,那也不能怪韩哥下手狠,我不是跟你说过么,那次来绑架叶大夫的,真都带着枪呢。叶大夫要是被绑走糟蹋了,谁会心疼啊。还有那KTV一大堆无辜的人,不都是因为她被害死的?男人嘛……好色是肯定的,关键还是看有没有本事,你姐夫要是有他一半厉害,我……多半也不舍得离婚。黑街这地方,女人多难你又不是不知道。算了算了,不说了,姐听你的,你不高兴,以后就都算了吧。咱们吃饭,吃饭。”许婷拿着筷子,一下一下戳着酥烂的精肋排,望着上面一个个洞,轻声说:“姐,叶春樱跟这么一个男人住在一起,不害怕吗?”许娇叹了口气,拿抹布一垫,把锅端到桌上,坐下说:“姐嘴笨,不知道怎么打比方合适。这么说吧,街上冷不丁窜出个一人高的大狼狗,亮着牙冲你过来,你怕不怕?”“还行吧,大不了跑呗。”许婷坐到姐姐旁边,望着提前准备了但是没用上的那一副碗筷,满脸落寞。

    “那要是你自己养的,整天见你亲得不行,又晃尾巴又钻怀的,还帮你咬走了好几个小偷,那你就算知道这狗特别爱咬人,还会怕吗?”许婷沉默了一会儿,抬手捏住鬓边垂下的一缕头发,搓了几下,轻声说:“可已经被叶大夫养住了啊,见了我,就只想咬我该怎么办?”“那就要看你想不想抢了。”许娇伸出筷子夹了一块最大的好肉放到她的碗里,斩钉截铁地说,“反正,除了你姐我,别人是不会把这么好的肉主动夹给你的。”冒着香气的肉,看起来色泽颇为诱人。

    韩玉梁却没动筷子,他伸头嗅了嗅,皱眉道:“你怎么想起来……做这么费劲的菜了?今天诊所不忙?”叶春樱擦了擦额头的汗,脸上努力想要藏住他突然说回来吃饭勾起的笑意,坐下先给他抄了一筷子,柔声说:“不忙,你不看诊时候,我比以前还更清闲了。而且,你练武的人,需要多吃肉,我反正也有时间,学学看呗。”她有点不好意思,低头说:“我做饭确实不怎么行,要不好吃,我再慢慢改进。”色香味,前两样基本已经确定不怎么样,韩玉梁撇了撇嘴,低头吃了一口……行,第三样也再见了,都让他有点后悔怎么没在许家吃了炖肉再回来。

    “嗯……稍微淡了点,下次试试多放点调料。”他委婉地提出了最明显的问题,跟着笑道,“第一次做能这样很不错了,比我在外漂泊时候吃的东西强得多。谢谢你,春樱。”叶春樱不爱吃肉,将信将疑尝了一口,皱眉记在心里,想着家里看来真要多买些五花八门的调料才行,那些东西看着花哨,原来真的都有用处。

    席间韩玉梁交代了一下一天的结果,如他所料,叶春樱大吃一惊,完全不信人心竟能阴暗到如此地步。

    当然,他隐去了不该讲的内容,反正她也不如许婷那么敏锐聪慧,他才不愿自找麻烦。

    女人关心的东西,往往和男人不太一样。

    韩玉梁一边吃饭,一边担心叶春樱会不会从他的说法中找到什么破绽,会不会因为张萤微被杀而觉得他出手太狠太残忍。

    结果,她确认他没受伤平安无事后,轻声说:“报酬的事,你真准备让我跟许婷谈?你完全不管吗?”韩玉梁微微一笑,道:“这不是早说好的么,我只管办事,其余的,都交给你。你可别不舍得要,以后既然是做这种买卖,总要有个开价的标准。”“可你不是还要决定打几折么?”她吃了口饭,抬眼看着他,小声问。

    “开业第一单,给她个八折优惠,差不多了。”他笑道,“别的辛苦费可以不要,她毕竟一直跟着跑来跑去帮忙,主要就结算杀人的钱吧。不行就打听打听,看雪廊的人杀一个要多少。咱们也做个参考。”叶春樱抬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面颊,略显惆怅,“感觉最近……真是见了不少死人,听说你又杀了一个,还是个女大学生,我……心里都没什么波澜了。还觉着,真挺罪有应得的。”“你是第一道关,不想赚这种钱,回头就把严点。”叶春樱扁扁嘴,“我哪儿能知道小女生闹矛盾的事……最后能牵扯出这么多人命啊。”她似乎不想聊这个,颇为生硬地转换了话题,“对了,韩大哥,我觉得,咱们是不是也该学着雪廊的人那样,别那么硬性地定价比较好啊?”韩玉梁知道她喜欢听什么,笑道:“我说了,这些你来管。你想行行好,打算义务帮人,不收钱,我也没意见。”果然,对面的小大夫抿了下唇,喜滋滋浅笑,那红红的一抹弧,煞是诱人。

    他心中一痒,伸出手在她唇上轻轻一蹭,笑道:“但我跑了白工费了力气,你不收钱,就自己给我点奖励如何?”叶春樱往后一缩,红着脸抬起手,看着像是想擦,可犹豫了一下,似乎又没舍得,而是用小小的舌尖在被摸的地方飞快舔了一下,颇为紧张地问:“我……我要怎么给你奖励啊?”韩玉梁心知眼前这女孩不能逼得太紧,便展颜一笑,道:“等遇到再想咯。只是……别再给我买我用不上的东西了。”看她一脸迷茫,他索性伸手在胯下比划了几次,“我不喜欢那种玩具,我爱的是活生生的人。”叶春樱脸上顿时红透,低头端起碗吃了一大口,细嚼慢咽下去,才小声说:“我……是怕你老忍着,难受。咱们吃住都在一块儿,你憋着,我也担惊受怕。”再逗下去,估计她要羞跑,韩玉梁话锋一转,问道:“春樱,你说咱们的名气该怎么打出去啊?我本来还说在东华师范办完这小事儿能在学生中口耳相传一下,结果闹出人命案子,不好对外说,学生们还都放假了。”叶春樱也没什么主意,这几天的业余时间,她主要在跟韩玉梁传授的新功法较劲,那个据说更适合她的体质,可口诀一句比一句拗口,她现在都还没背下一半,哪儿顾得上想宣传的事儿,只好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认识的病号们,我已经都说了,这事儿……好像弄个宣传单也挺不好的。网上的渠道……你一直霸着电脑,弄得怎么样了啊?”“呃……”韩玉梁当然不好意思说自己最近沉迷上了小说、电影和动画,连看A片的时间都压缩到了极限,差点内功那一个时辰都不想练了,也没顾上宣传的事,“我学会上网也还不久呢,正在抓紧学,抓紧学。”俩人都心虚,话题无疾而终。

    吃过饭,晚上来了一个输液的小孩,和几个看韩玉梁坐镇急忙来求按摩正骨的中年妇女,稍微忙一忙,就快到了关门的时候。

    韩玉梁正盘算一会儿休息该从排行榜上找部电影看,还是开个亚文化网站寻摸点感兴趣的动画瞅瞅,一个很陌生的号码给他打来了电话。

    骗子?推销?可我就没给谁留过号码啊……他皱眉看了一会儿,走进卧室窗边接听。

    没想到传来的竟然是意料之外的声音,“喂,是我,许婷。”“你这是跑外面打公用电话呢?”他皱了皱眉,“什么事儿啊?”“我……我在北城区特安课。你能马上过来一趟吗?”许婷听起来很是有点紧张。

    特安课?

    就是特安局在各中心城的分局偶尔到周边办公用的地方吧?

    听说新扈因为黑街的存在,专门成立了一个少见的常驻特安课,可许婷为什么会被叫去那边?因为张萤微的案子?

    “我这儿倒是没什么事,不过,你怎么了?”“我也不知道啊,我是被传唤过来的,副督察直接找的我,一见面,就让我通知你过来。我只好给你打电话。我觉得,可能是小微的事。可刚才,那个长官又跟我说,小微没死,还问我小微有没有去找我。我现在脑子整个乱了,我姐在外面估计也快急疯了。你要有空……就来一趟吧。”张萤微没死?韩玉梁一怔,“你们怎么会说到她死没死的事儿上?”这时,电话转了手,那边传来另一个带着淡淡酥哑,柔媚婉转的女人声音。

    “你好,黑街的韩大夫,我是新扈市特安课副督察汪媚筠,本来咱们该约个更有情调的地方,找个特别合适的时机见一面,但俗话说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既然有案子可能和你相关,咱们不如今晚就认识一下吧。请问,我有这个荣幸吗?”韩玉梁挠了挠脖子,心想,这女人的嗓子,就跟天生带着洞玄真音一样撩人情欲,可这种女人,往往诱人却危险,就像沈幽一样,还是小心为妙,“可已经挺晚的了。没什么大事,我不想出门跑大北边一趟。”“我这个副督察加班到现在,当然是大事。你要不放心,我叫沈幽开车去接你,有她陪着,你就不用怕我抓你了吧?”韩玉梁老实不客气地说:“好啊,那你叫她来接我吧。”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