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都市偷香贼

章节目录 【都市偷香贼】第44章 治疗晕车的方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44章治疗晕车的方法韩玉梁拿起手机,淡淡道:“张萤微,不用装神弄鬼的,你打多少黑天使进去,我照样能杀了你。LoИgtΕИGXδ.ǒяG你敢来找我,我就敢把上次的事儿再做一遍,我想先奸后杀的婊子,你是第一个失手的,你可要给我个补救机会啊。”许婷撇撇嘴,回桌边吃面去了。

    “没想到叶大夫那么温文尔雅的一个医生,被你教的学会撒谎了。”张萤微的声音也恢复了之前的样子,低柔悦耳,“那,韩表叔,你愿意跟我约个地方见一面吗?我给你机会弥补,这次你要有本事,尽管把我先奸后杀,不过……这次可记得杀狠一点,别再让我跑掉了哦。”“放心,我相信你这次回来肯定会比上次还有魅力,我会好好多干个几遍,然后摘了你的脑袋。”韩玉梁也故意用上了谈情说爱一样的温柔语调,“那,你想约什么地方呢?”叶春樱听着两人用那种腔调聊这样的内容,浑身一阵恶寒,禁不住对韩玉梁比划了一个手势,夺下手机说:“他不去,他哪儿都不去,他会等着和雪廊一起,把你们张家这次的野心彻底粉碎。你要想见他,自己找来吧。”说完,她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起身太急,面颊上沾了两根头发。韩玉梁伸手为她拨开,柔声道:“怎么了,怕我出事?”许婷在外面笑道:“她是吃醋吧,你嘴里说的又是奸又是干的,我俩肯定都不高兴啊。”“才不是。”叶春樱小声嘟囔一句,说,“韩大哥,这个张萤微,连自己妈妈都活活撕碎了,根本就是个疯了的怪物。她从三少那儿要的手机,可见张家已经全知道这件事了,那不管你约还是她约地方,那里一定会被布满埋伏。就算你本事大,我也不要你这么冒失去涉险。咱们明明有更好的处理办法。”“哦?”韩玉梁微微一笑,“是什么?”“跟沈幽他们直接打击张家。没有张家大哥和鑫洋商贸这个靠山,张萤微就是个普通的中了黑天使的大学女生而已。到时候,你想怎么收拾她都可以。”叶春樱咬了咬牙,轻声道,“她罪有应得,你怎么做……我都不问。”她自幼孤苦伶仃,生平最渴望的就是爸爸妈妈那种血肉亲情,张萤微单单是亲手弑母这一桩罪,就已足够她硬下心肠,不给半点同情。

    韩玉梁转念一想,也有道理,这时代的人信息发达,思维灵活,性情狡猾,不可按当年江湖规矩看待。

    更何况即便是当年的江湖,不也一样前脚还卿卿我我谈婚论嫁,后脚便布下天罗地网强弓劲弩,连着无数武林高手要来取他性命。

    如今真心为他好,绝不舍得对他动什么恶念的,也就这一个半姑娘而已。

    一个自然是叶春樱,许婷目前在他心里,能算是那半个。

    嗯……多半个。

    午后日头正烈,家中空调开起,便谁也不想动弹。

    韩玉梁站在晾台,正对着晾衣架上许婷和叶春樱的内裤胸罩发呆的时候,叶春樱拿着他的手机快步走了过来。

    “韩大哥,沈幽姐找你。呃……你在这儿干什么呢?”“吸纳日月精华。”韩玉梁淡定回答,把视线从叶春樱那条淡粉色纯棉内裤上依依不舍收回来,接过手机,放到耳边,“说吧。”“今晚给张家点教训,你要来吗?”“你问这种废话有意义么?”沈幽笑了两声,“好,那么,你现在休息,养精蓄锐,我晚上十点钟过去接你。”“就没什么别的坐骑么?我晕车啊。”“你来开,那个点路好走。你开就不晕了。”沈幽略一停顿,跟着笑道,“或者干脆我让媚筠去接你,她说她有法子治男人晕车。”“她也去?又是特安局的行动?”“不,是咱们的。”沈幽淡淡道,“媚筠这次的身份不是副督察,而是代号‘寒狐’的雪廊杀手。”“那好,你让她来接吧,我倒要看看她有什么本事治我的晕车。”韩玉梁也不是真信这有什么法子治,他主要是不想坐沈幽开的车。那女人开车太狂野,比黑街偶尔能十字路口漂移的公交车都夸张,那紫色跑车到了车场,简直就是个风驰电掣的怪物,坐在上面,真是让他无比怀念自己曾经那匹温顺听话跑得也不慢的枣红胭脂马。

    “对了,这次不要再带小姑娘参观了,我知道你有心留她在身边,她人机灵,办事也不错,但是,今晚的行动可能会有枪林弹雨,不要给自己带个累赘增加难度。”沈幽很迅速地说完,也不等他回话,就说声晚上见,挂断。

    不出所料,韩玉梁一说今晚又有行动,许婷就很兴奋地说:“我也去。”“可惜,沈幽专门叮嘱了,叫我不要带个累赘。”韩玉梁很幸灾乐祸地盯着许婷脸上变化的表情,笑道,“她说,今晚的行动比昨天危险得多。”。

    没想到,许婷脸上那点怒气转眼就消散得干干净净,马上就嗯了一声,说:“那好吧,不去就不去,你下午陪我去超市买菜,我明天给你做蒜香小排,让你尝尝我不用教叶姐的真正实力。”“呃……”韩玉梁疑惑地问,“你就这么不去了?”“嗯,不去啦,干嘛,都说我是累赘了,我非要逞强去添乱,给你惹麻烦被你们讨厌,很有趣吗?”许婷拉开领口,用巴掌往里面扇扇风,“你晚上出去办事正好,我陪我姐睡,照顾照顾她。你要提前回来,自觉点书房上网去啊,可别趁机偷袭叶姐。”韩玉梁发现这还真是摸不透的小姑娘,忍不住笑道:“我还当你会坚持要跟呢。”“我又不傻。沈‘大姐’既然这么说,”她虽然表现得不生气,但还是特地在大姐两个字上咬了下重音,“八九不离十你们要动枪,我学的是内功又不是金钟罩,你给我枪我估计都不知道怎么开保险,我去给人当活动靶子吗?还是你们去吧。”说到这儿,她声调转柔,也压低了几分,“老韩,你也小心点啊,你毕竟还是血肉之躯,防不住子弹的,黑街三社之一跟雪廊对上,不定是怎么个枪林弹雨呢,你可别傻呼呼被那个大美人忽悠到前面顶着送死。”韩玉梁点头一笑,道:“放心,没了命,多美的女人也没得碰,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叶春樱在旁听着,忧心忡忡道:“韩大哥,咱们还有点存款,要不……我联系一下乐华安保那边,给你买身防弹背心吧?”许婷在旁起哄道:“对对对,再买个钢盔,嗯……要是不好找,不行把厨房那个铁锅扣头上带走。”叶春樱不高兴地板起脸,“许婷,这个很好笑吗?”许婷只好也正色说道:“叶姐,万一老韩穿了那个觉得自己不怕子弹了,铆着劲儿往前冲,啪叽一下被打脑袋上,你说还有命吗?是不是得弄个钢盔?”“我没让他往前冲。”“那就不给他这安全保障,这样反而更知道往安全地方躲。”“你这是狡辩。那警察们为什么老是穿防弹衣呢?”“那是因为都穿,而且穿不穿都要冲。”韩玉梁往后一靠,笑呵呵看着她们斗嘴。反正她们看着也不是为了说服对方,纯粹是彼此吃醋,酸溜溜心意难平罢了。

    他猎艳虽多,但大都是偷香窃玉,那个年代女子也不能那么方便追着他跑,彼此见面都难,更别说针锋相对。好不容易扎了堆的一次,还是叫着喊着打算要他的命。

    所以这么看两个美貌少女为了他拌嘴,心里不自觉就涌出几分甜蜜,颇为消受。

    不过叶春樱虽然口齿不如许婷那么伶俐,脑子也没那么活络,但她有点一根筋,倔性子上来,十头牛也拉不回,更何况是情敌较劲。

    眼见许婷说服不了,叶春樱当即就要拿起手机订货,韩玉梁赶忙道:“春樱,好了,不用那么担心,也不必破费。枪这玩意,我见识过厉害,我宁愿小心些全都躲开。你让我穿那么麻烦的东西,反倒不利于我施展轻功。”叶春樱神情一黯,低头轻轻哦了一声。

    “比起这个,春樱,我更希望你们两个能更多提升一些自保的能力。”韩玉梁柔声道,“我一个人没有三头六臂,难免顾此失彼。等咱们做几桩生意,拿到钱,你们肯为了我,去学开枪,练练枪法吗?”许婷马上一举手,“没问题,听起来就好刺激。我们大学新生军训都没给开枪机会,就让摸了摸,真小气。”叶春樱则有点犹豫,“韩大哥,难道……将来还需要我去开枪杀人么?”“春樱,咱们不能永远靠雪廊护着。咱们这次搬来这儿,不就是因为你遭到了袭击么?如果下次还是有宵小之辈想趁机对你下手,以你的习武进度,显然不如学会开枪防身更有效率。”叶春樱犹豫了一下,轻声说:“嗯,那……等到时候了,我会努力试试看的。”大战之前,尤其又是要跟汪媚筠那样的女人一起出发,韩玉梁左思右想,还是趁着许婷在房间练功修行,叶春樱去电脑前忙活的空挡,悄悄溜回卧室反锁门,笑眯眯让抱着暖水袋玩手机的许娇给他吸了一泡浓精出来。

    没想到他能出得这么快,许娇正发愁下巴要是发酸该怎么办,就被灌了一嘴,急忙去咽,仍从唇角溢出一丝。

    她搂着暖水袋下床扯出纸巾擦擦,扭头疑惑地问:“韩哥,你……今天身体不舒服吗?”“没有,”韩玉梁提上裤子,浑身舒爽了七分,笑道,“怎么这么问?”“我……就是觉得你这次好快。”许娇皱了皱眉,“我还以为怎么也要十几分钟呢。”韩玉梁并不隐瞒,在她面颊亲了一下,道:“我收放自如,全凭高兴。你这几天身上不痛快,我怎么忍心让你再多辛苦受累,享受片刻,也就罢了。”许娇漱漱口,把嘴里的温水咽下去,眼珠一转,问:“你这法子好学吗?”“怎么?你一个女人,也要学它?”许娇舔舔嘴唇,那里刚被摩擦过百十下,红艳艳的颇为显眼,“韩哥,这事儿吧,想快的法子没男人肯学,但要是能随心所欲慢下来,想多久就多久,那……可就值钱咯。之前我说给你找按摩生意,也没拉到客人。但你这个要是能教,我保证联络到客户,还能卖出大价钱。这东西,几千块一节课也绝对有人听。”韩玉梁摇了摇头,“这个无法速成,你要是想卖法子,只为了延迟出精,多往女人身子里头捣弄片刻的话,我倒是有个土方子,你高兴怎么卖就卖,保证有效。”“什么方子啊?你说你说。”。

    “小碗装上生米,大米小米皆可,搓硬了鸡巴,拉开皮把龟头直接插进去,一进一出是为一合,每日早中晚各五十合,一个月后翻倍,两个月出师,包他此后戳在女人里面想出精都难。”他说完就走,留下难辨真伪的许娇在后面怔怔发愣,不知道该不该信。

    其实淫贼办事讲究的是快、准、稳,可不是一夜金枪不倒等着青天白日被捉奸在床,所以韩玉梁只不过是拿了个铁砂掌入门磨茧子的法子糊弄而已。

    若真有人相信去练,那龟头被磨上两个月,跟铁砂掌入门弟子的指头一样,那凭女人屄缝那点吸劲儿,可真吮不出来他的阳精。

    时间一到,汪媚筠电话打来,如约等在楼下。

    韩玉梁穿上叶春樱给买的轻便运动服,与她们简单告别,快步下去。

    比昨晚那辆SUV还要敦实的一辆ORV(越野车)停在下面,已经调好头,引擎发出低沉的轰鸣,驾驶席那边开着窗,伸出一只轮廓紧凑匀称的白胳膊,冲他招了招手。

    韩玉梁在副驾驶门外看了一眼,的确是汪媚筠,但,和此前两次见面比起来,又成了第三种样子。

    接近素颜的淡妆,让肌肤露了几处微小瑕疵,深色运动风的宽松对开衫,把她姣好的身段藏住至少一半,只挽高袖子露着大半手臂,牛仔短裤的毛边下摆就比大腿根低一些,整条修长笔直的腿都裸在外面,但右股用皮带固定着一个枪套,左边同样位置则绕了一圈飞刀。

    枪套里没枪,那把做工精致的手枪拿在汪媚筠的掌中,正在她纤细的指尖旋转。

    “怎么,还不上车,是等我说请吗?”韩玉梁摇了摇头,笑道:“我是在等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治我的晕车。”汪媚筠微微一笑,侧身越过副驾驶的座椅,展臂一摁,推开了这边的车门。门开之后,她依旧单手撑在座椅上,抬头望着他,那宽松的运动衫领口自然垂落,露出了大片诱人罅隙,车内灯光并不怎么亮,那片白腻胸脯到了深处便看不真切,只能隐约看到被黑色的运动胸罩紧紧包裹,仍是高高隆起,丰美魅惑。

    “这座位这么舒服,我觉得你坐上来,肯定不会晕。”也许是相似之处较多,韩玉梁总忍不住拿沈幽来作为汪媚筠的参照。

    而此刻,他发现了一点最大的不同。

    沈幽的骨子里,其实是冷的,她看似性感魅人,举手投足风情万种,可一旦接近,就会发现一堵透明的墙,熟识之后,也再没说过什么充满暧昧暗示的话。,还被枪口抵着手背威吓过。

    而汪媚筠则很热。

    包裹在她充满情欲味道肉体中的,一定也是热力四射的神髓。她抬起的目光带着明显的邀请,那是成熟女郎对旗鼓相当男性的认可。

    从另一个角度说,坐沈幽的车,韩玉梁并不会有什么多余杂念。可眼前的车,他还没上去,就觉得命根子已经在蠢蠢欲动。

    他弯下腰,干脆更直接地看向汪媚筠的领口深处,视线中甚至已经能看到她腹肌明显的劲瘦腰身,笑道:“是么?我倒是觉得,这就已经有点晕了。”汪媚筠一声娇笑,双肩轻轻一抖,酥胸微微一摇,起身退回驾驶席,“韩大夫你这样老练沉稳的男人,莫非还会晕奶?”韩玉梁闪身上车,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拉下安全扣好,随口道:“要是会呢?”她一挺胸,“那你就看着吧,晕奶总比晕车舒服。”“你不怕看?”“我辛苦保持这么好的身材,难道只是为了照镜子?”汪媚筠也拉下安全带,那条宽绳恰好压在她胸前中间,左右双乳顿时凸显而出,显得格外丰满,“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我不一样,我不为什么悦己者,想巴结我的人多了。我只为我承认的强者,在我心里,有真本事的男人,才值得。”她微翘唇瓣,水眸横瞥,低柔道:“所以,我喜欢你看。”“这能治晕车?”见车子发动,韩玉梁微微皱眉,低声问道。

    “试试看咯。”她一挑眉,在手边摁了一下,打开了两侧车窗,一股微微潮湿的暖风带着夏夜的味道吹了进来,拂动她散落的发丝,“咱们要开两三个小时,各种法子都要试试。我可不想带去一个路都走不稳的高手。”那倒不至于,韩玉梁就算真晕倒站不稳,凝神运功调息一个周天就能平复下来。

    可他想知道,汪媚筠到底打算做到什么地步。

    他靠在椅背上,嗅着窗外吹进来的风,笑道:“现下,我晕奶的劲头可就已经过去了。”汪媚筠的车也开得很快,挂着特安局通行证,半夜路上又没什么人,这看似笨重的ORV,开起来竟然不比沈幽那辆跑车慢。

    不多时,车就向东离开了市区。

    根本不需要伪装,不去集中精力盯着她的胸部看,韩玉梁很快就再次感到眩晕来袭,他叹了口气,道:“汪督察,我……已经开始晕车了。你可有什么好办法么?”汪媚筠微微一笑,踩低油门,柔声说:“我的腿好看吗?”“好看,紧凑结实,力量十足,这种腿缠在腰上,绝对是人间极乐。”他很直白地回答,视线也自然落在了她随着油门力量调整而微微弹动的大腿上。

    “我每周要去至少四次健身房,每次至少待两个小时。我的腿比一般女孩子的腿,肯定不同。”汪媚筠的声音低沉了几分,那种诱人的酥痒又出现在韩玉梁的耳孔,带着一股浅浅的笑意,“韩玉梁,你要不要摸摸看?”这要不用行动回答,韩玉梁也不必再做采花贼了。

    他微一斜身,把左手缓缓伸了过去。

    汪媚筠一声轻笑,右手在高低速档杆上一推,回到常规档杆之前,抓起他的大掌就拉过来按在了自己腿上,跟着换档提速,嘴里说:“我都问你了,还磨蹭什么,够不够男人?”韩玉梁懒得回嘴,此时此刻,当然还是抚摸掌心那紧绷而富有弹性的雪滑大腿比较重要。

    察觉到一股热力从大腿蔓延开来,汪媚筠蹙眉瞥他一眼,打方向盘拐弯,警告他说:“摸就摸,让你过手瘾分心解头晕呢,别往我身上用你的奇怪功夫,我要也分心把车开进沟里,咱们两个都讨不了好。”摸着大腿,色心还真是渐渐压过了那点头晕,韩玉梁干脆闭上眼睛,不去看周边飞快后退的景物,一心享受着大腿滑嫩皮肤,摸捏着里面随着油门变化而微妙移动的肌肉,笑道:“你这治晕车的法子倒是有趣,要这也不管用呢?”汪媚筠微笑道:“这个管用,就先用着,不管用,我再想别的办法。你上了我的车,我就负责到底。”韩玉梁的手缓缓往高处爬去,贴着短裤下摆,指肚蠕动,口中一阵发干,喉头滚了几滚,缓缓道:“汪督察,按你的思路,我要是还晕,是不是能自己想办法解决了?”说着,他指尖一歪,稍稍钻进了短裤裤管里面几分。

    他甚至能感觉到,近在咫尺的女人下阴散发出的热力。

    “那样我没法开车。”汪媚筠淡定说道,换档再次加速完的右手又一把将他手腕抓住,猛地往上抬起,放在了自己胸前,“先摸这儿吧。”韩玉梁闭着眼睛倒抽了口气。

    嘶……这奶子被这么勒着,竟然还这么大这么软,真是一把好乳啊!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