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都市偷香贼

章节目录 【都市偷香贼】第82章 梓代婷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都市偷香贼】第82章梓代婷僵2019-7-6许婷撇撇嘴,“这你可怪不到我头上,我大半夜睡得正香被叶姐夺命连环call叫醒,叫我准备些东西,说你住院了。lónGtèNgXS.OγG我问怎么回事,她只说你受了点伤。我说那林梓萌怎么办,你猜叶姐怎么说?”

    韩玉梁挑挑眉,“怎么说?”

    “大不了把委托费退了,反正要给你送东西。”

    许婷拍了拍那个口袋,“喏,所以我就来咯。不过我也没想到啊,你这出去一趟,怎么……怎么把自己搞得跟个木乃伊一样。这一身到处是纱布,伤这么重吗?还进手术室啦?”

    薛蝉衣开门出去,没再回头。

    倒是她开门的时候,韩玉梁一眼看到葛丁儿正在外面探头探脑,盯着打扮清凉身材性感样貌俏丽的许婷,脸上露出颇为失落的表情。

    他一撑床坐了起来,活动一下四肢,筋肉之间还有余痛未消,但大致上不影响行动。

    他懒得重复,就说等叶春樱到了再一并讲。

    葛丁儿在外面东张西望,迎过去不知道从哪个护士手里接了盘东西,敲开门走了进来,“你好,六床输液。”

    许婷看有护士到了,一熘烟往外跑去,“正好,我去问问大夫,看你严重不。”

    葛丁儿看上去挺紧张,往钩上挂瓶子都挂了三遍才挂上去,急得满脸通红。

    韩玉梁看了一眼那细细的针头,皱眉道:“我不用输液,谁让你来的?”

    “这是术后消炎啊,你受了那么多伤,必须输液至少三天,防止继发感染。”

    葛丁儿很认真地说着,屈膝蹲在床边,拿过他的手,小声说,“哇……你血管好明显,比建筑工人还夸张,感觉都不用勒止血带了。”

    韩玉梁把手抽回,扶着肩膀动了动胳膊,“我说了不用,你把药拿回去吧。

    我还有任务,不可能一直躺在这儿。”

    “可是……什么任务比你的健康更重要呢?”

    葛丁儿站起来,皱着眉很认真地说,“我相信要是肩负着什么联邦重大使命,你也不会到这种医院来,要是黑街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任务,我觉得还是先治好你自己比较重要。”

    “护士小姐说得对。”

    叶春樱听起来颇为疲倦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韩大哥,身体重要,我已经通知林梓萌让她先去她爸爸那儿呆一夜,明天我从薛大夫那里要来药单,我就能给你输液了。”

    “我真没事。”

    韩玉梁晃了晃头,觉得已经不太晕,索性扭身下床,伸脚踩在鞋上,“春樱,你是知道我的,这种小伤,完全不影响什么。刀口有点疼,回头你还帮我换换药。我今晚就回去,林大小姐可不是个听话的主儿,我猜她这会儿肯定还跟岛泽莲在家等我呢。”

    “应该是。”

    许婷在后面靠着门框,看着手机说,“我给她手机装了定位,还在家里没动地方。啧,这种小倔驴,真头疼。”

    “都伤成这样了,怎么可能不影响什么啊!”

    没想到,在旁边喊了出来的,竟然那个看起来有几分娃娃气的小护士。

    葛丁儿红着眼眶,看起来很有些难受,“不管你有什么任务,总大不过你自己的命!我看刘姐端出来的盘子里,密密麻麻一大片带血的弹片,都能把人打成马蜂窝了,怎么可能没事!这里是医院,不是让你逞英雄装好汉的地方!躺下,输液!”

    许婷在门口捂着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咕哝说:“真是人不可貌相诶。”

    叶春樱过去扶住韩玉梁的胳膊,上下打量了一遍他身上四处缠着的纱布,轻声说:“我问过薛大夫了,你的伤……确实没有致命的。但刀伤很深,浅表伤很多很密,弹片也不是什么干净东西,消炎药还是需要的。你如果不愿意在这里,那这样,我去领了药,咱们到林梓萌家用上,好吗?你在诊所经常见我给人输液的,很好拔,不会耽误你行动。”

    大喊大叫和哭哭啼啼对韩玉梁来说效果都十分有限,毕竟他是当惯了采花贼的,那两种样子的女人他见的太多了。

    这种温温柔柔眉眼间尽是对他关切的,又会尽力合他心意不强求他改变的,才是他最受用的方式。

    所以他只有点头,“好吧,你是所长,听你的。”

    葛丁儿很失落地低下头,小声说:“哦……那……那我出去了。”

    叶春樱转身看着她,柔声说:“谢谢你刚才的提醒,你是很棒的护士。韩大哥的情况比较特殊,并不是盲目自信,也不是为了逞英雄,他有要保护的人,一刻也不能放松。还请你谅解,好吗?”

    葛丁儿红着脸点点头,“嗯,我知道的,上次……他保护了我。我很感激。

    真的。所以……所以刚才就有点失态,对不起。”

    叶春樱微笑着说:“他知道你是好心,不会介意的。你这样可爱的姑娘关心他,他高兴还来不及。”

    “真的啊?”

    葛丁儿一下没绷住,翘着嘴角端起了盘子,“那我先把这些带出去了,你们要带走的话,我看看找个什么给装一下。”

    “嗯,那就有劳了。”

    叶春樱说完,扭脸看向许婷,“婷婷,让你带得衣服拿来了吗?韩大哥这身破破烂烂,不能穿了。”

    “喏,在那儿,袋子里都是。你还说让我带住院的东西,结果也用不上了。”

    “韩大哥不想住,那就算了。这地方也确实不安全。”

    叶春樱从里面翻出一套衣服,看了一眼纱布的走向,又拿出一条内裤,“来,搭把手,给韩大哥换上,他伤口都刚处理过,尽量不要做太大的动作。”

    “诶?”

    许婷一怔,难得脸上明显羞到通红一次,“帮他换衣服?”

    “他一身纱布,你还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吗?”

    叶春樱主动拿起内裤,“我先帮他穿上这个,这样可以了吧?”

    “不愧是学医的。”

    许婷咕哝--声,过来绕到了韩玉梁背后,“我在这儿打下手,你来吧。”

    虽说自己觉得并不至于影响行动,但有人愿意伺候,韩玉梁当然乐得当一回皇帝老儿,过一过衣来伸手的生活。

    而且,他病号服里面确实光熘熘的,只有纱布裹着带伤的地方,本该有内裤的那一片也赤裸裸,鸟和鸟窝都亮着,嗖嗖过穿裆风。

    。

    沷怖頁2ū2ū2ū、C0M让他挺好奇叶春樱的反应。

    叶春樱拉下裤子的时候,动作的确出现了短暂的停滞,白玉一样的面颊漾起一抹澹澹的胭脂红,但马上,就很自然地扶他坐下,将裤子脱掉,把内裤拿起来,拉开松紧带,很小心专注地避过所有纱布包裹的地方,一直提到大腿处,才拿过裤子给他用一样的方法套上。

    许婷在后面已经撇着嘴给韩玉梁把上衣套好,尽管她也挺仔细,但动作中还是碰到了几处伤口,最后把衣领一拉,不自在地说:“行了,韩大爷,扣子自己系吧。”

    叶春樱扶他站起,将内外裤子提好后,怔怔站在那儿,也不知在想什么,看着眼眶就渐渐有些发红。

    “春樱,怎么了?”

    韩玉梁打发许婷先去领要带回去的药,等她出去,拉过叶春樱的手柔声问道,“我这不是没事么?”

    叶春樱在下唇上颇为用力地咬了一下,那粉嫩的唇瓣因此由白转红,向外轻轻弹了一下。

    “韩大哥,我……其实不去北城区,不离开黑街也没关系的。诊所那边还没有找到接手的医生,咱们……回去过从前的生活,还来得及。我不想……你因为我再继续做这么危险的工作了。沉幽说的对,黑街……不需要什么大侠,这里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这里需要的是……是比恶更恶的清道夫,单靠功夫好,就贸然期望你能扛起这个担子,是我……太过分了。”

    “傻丫头,我哪儿有那么厚道。”

    韩玉梁笑着搂过她,在她发顶轻轻揉了几下,“我费尽心思说动你来一起干这个,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我喜欢这种生活。诊所那样安逸的日子,留不住我的。我会很快厌倦,然后离开,到你找不到的地方去。”

    叶春樱的娇躯很明显的僵硬了一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我……知道。那,今后就继续一起努力吧。我会好好加油的。如果你哪天……觉得这里没意思,想要走了,如果那天你不愿意带我一起走,请……不要不告而别,可以吗?”

    “可以。”

    韩玉梁顺着她乌黑光滑的发丝抚摸下去,克制着顺便笼罩上她臀腰的冲动,轻声道,“那么,咱们走吧。叶之眼的第一单,可别因为雪廊的活儿砸了锅。”

    “嗯。”

    到了外面,韩玉梁和许婷在医办室门口等着,叶春樱进去跟薛蝉衣聊了一会儿。

    不知道说的什么,只能看出叶春樱非常拘谨恭敬,算是挺难得一见的样子。

    他探头张望了一下,里面还有值班大夫,看来薛蝉衣应该已经下班了才对。

    可她没有走,电脑上显示的病历似乎就是他的,多半,还是在研究这其中的异常。

    韩玉梁笑了笑,勾起这么一个女人对他的兴趣,不是坏事。

    叶春樱虽然心中恨不得全天下都是好人,但实际上她看人好坏的直觉还是比较准的,换成稍微真迟钝些的姑娘,张三少那样的高富帅款衣冠禽兽搞到床上去绝对不用费什么力气,韩玉梁这样桃花眼色迷迷的高壮汉子也不可能留宿在诊所那么久。

    而在她口中,薛蝉衣是好人,比许娇高一个等级那种。

    以男人的眼光审视的话,苗条,高挑,模样好,那双手是极大加分项,大可以抵消臀形上的略微缺憾,胸部虽然不是很丰满的类型,但正好和清雅知性的气质搭配得很完美,要是巨乳反而觉得哪里不对劲。

    虽说看年纪比许娇好像还大,可凭淫贼的直觉判断,她的男人经验保不准比李曼曼还少。

    就是那股始终弥漫在她周围的澹漠味道,也不知道是因为职业问题见惯了生离死别,还是天生性格如此。

    要到了床上还是这副样子,那可就情趣大减,如插死鱼。

    “老韩,你一身伤,流了不少血吧?还有精神看美女呐?”

    许婷拎着包,皱着眉在门另一边靠墙看着他,“真想在这儿给你做个脑CT,看看你头里面是不是都是些生殖细胞。”

    “啊?什么意思?”

    韩玉梁没听太明白,随口问道。

    “就是说你精虫上脑啊!”

    她气哼哼嘟囔起来,“我这什么瞎子眼光,看上的不是二愣子就是大色魔,走了,跟我先下去开车。叶姐这会儿腿脚比你利索。”

    韩玉梁跟着走向电梯,笑道:“那二愣子是怎么个愣法?”

    “我一个热情开朗厨艺好,腰细腿长有担当的班花倒追哎,他竟然嫌我玩心大,不稳重,像个不良少女。他到底分得清什么叫搞对象什么叫结对子学习小组吗?我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成绩差点怎么啦,结婚又不用考试。就算考,居家过日子这点事儿我绝对比那群书呆子女生好一万倍。”

    听许婷抱怨了一会儿上一段失败的出击史,眼见话头要转到自己身上,韩玉梁果断岔开,问起了林梓萌那边的事儿。

    不出所料,林梓萌这一天下来心情都不太好,一直以各种方式给许婷和岛泽莲找茬,可惜收效甚微,许婷完全不吃她那套,除了做饭,就只管保镖分内的活儿,其他完全不理,就只顾自己练功。

    。

    沷怖頁2ū2ū2ū、C0M而岛泽莲,大概是逆来顺受惯了,指使干什么就屁颠屁颠去干,乐呵呵连个脸子都不舍得甩,一来二去,林梓萌自讨没趣,就自己闷到屋里开直播鬼嚎唱歌去了。

    讲这些的时候,许婷还带着促狭笑意,颇为重点地强调了一下林梓萌“今天去了三次大号”

    和“坐在椅子上一直劲儿扭”

    的事实。

    看来屁眼多半还没消肿。

    “你说咱们路上是不是该给她带管痔疮膏回去啊?”

    韩玉梁看着许婷略带嘲弄的神情,皱眉道:“她没生痔。”

    “那个还能消肿,祛痘痘,除眼袋,我还拿我姐的往脸上抹过呢。”

    她整理了一下表情,口气不再是开玩笑,“你喜欢那调调,总要给人女生善后吧?”

    韩玉梁略一斟酌,道:“好,路上先买几管备用。”

    “喂……”

    许婷皱着眉打开车门,“你该不会……其实是个基佬吧?”

    身为网瘾壮年,这话理解上已经没有什么难度,韩玉梁挑高眉毛,笑道:“当然不,我只是喜欢得到女人就努力去得到全部而已。”

    许婷眯起眼睛,双手不自觉地在臀后做了个整理裙子一样的动作。

    然而,她穿的是短裤。

    欲盖弥彰。

    气氛有点尴尬。

    幸好,叶春樱很快回来了,手上另外又拿了一堆药,“婷婷,开车,很晚了,赶紧让韩大哥回去休息。韩大哥,你来后座这边,稍微躺一下吧,这种时候静养总是没错的。”

    韩玉梁确实感到有些疲倦,麻药的效果明显还没从身体里排遣干净,内力不得不全速运转,尽量驱赶那些让他头晕目眩,睡意上涌的奇怪滋味。

    “春樱,借腿枕一下。”

    他坐上去,伸手拉住要换去副驾驶的叶春樱,装出有气无力的样子。

    他对叶春樱已经非常了解,这种能激起她母性泛滥的好机会,对他来说可不多。

    许婷拍了一下喇叭,“喂,你背后就有两个垫子好不好,叶姐的大腿还能比那个软?”

    韩玉梁瞥了瞥那两个大兔子头,不屑一顾道:“这种东西怎么能抚慰我的心灵。”

    “好了好了,婷婷,开车,这里离林梓萌家也不远,早点到也好。韩大哥,你赶紧躺下来休息一会儿吧。闭上眼,麻药劲儿消失之前,闭眼仰躺会舒服很多。按说头也该放平的,不过……你大概不愿意吧。”

    “这样我就很舒服。”

    不知为什么,他今晚就是控制不住想冒出点儿小孩子一样耍赖的念头。

    “好。那就这样。”

    她用纤细的指尖轻轻抚摸着他的额头,“你能休息就好。”

    可惜的是,叶春樱的希望很快就落空了。

    韩玉梁能休息的时间,短暂到仅有下车前那几十分钟而已。

    从地下车库上去,远远看到林梓萌家的样子,许婷的双肩就勐然绷紧,手掌迅速扣住了腰间藏着的枪柄,“老韩,你跟叶姐先往后,家里情况不对。”

    韩玉梁晃了晃头,凝神定睛看去。

    情况果然不对,屋子里竟然亮着灯,还有一扇窗户外的护栏被撬掉,碎了玻璃的半扇被拉开。

    “你们两个往后。”

    他定了定神,拉住掏出枪想要上前的许婷,余光一扫,这才发现叶春樱竟然也已经把一支很小巧精致的手枪握在了怀里,握法还和汪媚筠一样,看上去稳定而专业。

    “一起去吧。”

    叶春樱平静地回应,躬身猫腰,迅速靠向近墙的窗内视觉死角,小声说,“我们不能永远只跟在你身后。”

    “叶姐说得对。”

    许婷笑了笑,握枪快步挪向一棵树后,跟叶春樱比较生涩地保持着交叉掩护的角度。

    韩玉梁没有枪,只有一身还在隐隐作痛的伤,和血管里尚未消散干净的麻醉药。

    混迹江湖这么些年,头一次有女人肯站到前面冒着危险来保护他。

    感觉……真好。

    不过心里爽归爽,他可不舍得让这两个心头肉真出什么好歹,凝神细听一下情况,便提起一股内力运往四肢,腾身而起跃上树枝,径直纵跃到正对亮灯窗户的地方,略微垂头,向里看去。

    其实以林梓萌的身份和社交关系,对头真要找她不可能太困难,这会儿才找来,可见黑星社对林强这个女儿的兴趣并不是很大。

    屋内没有什么凌乱的打斗痕迹,碎玻璃还在,别的都和平常没什么区别。

    他这儿观察着,许婷和叶春樱已经一左一右持枪互相照应往屋门口进去。

    许婷带着钥匙,叶春樱举枪瞄准里面,还算默契地开门往里探索搜查。

    韩玉梁也一跃下树,从被打开的窗子轻巧跳了进去。

    本该在的两个年轻姑娘,都没了踪影。

    林梓萌和岛泽莲的卧室,都空空如也。

    兜了一圈,没有发现敌人的存在后,许婷收起枪,提高声音喊:“林梓萌!

    岛泽!林梓萌!岛泽!”

    叶春樱紧张地举枪环视周围,轻声问:“你突然喊什么?”

    许婷一边左右打量,一边说:“玄关那边只少了一双女鞋,家里被带走的应该只有一个人才对。”

    这时,厨房里传来一声细小胆怯的应答,“是……是婷酱你回来了吗?”

    “岛泽!”

    许婷马上冲了进去。

    落地式橱柜缓缓打开了一扇门,岛泽莲满是泪痕的小脸从里面探了出来,在看到真的是许婷之后,呜哇一声哭了出来,手脚并用爬过来,站起就把她紧紧抱住,“好可怕……婷酱……来了好可怕的人,他们说梁酱死了,要来抓你,可他们不认识你,萌酱听见声音下来,他们说没错是红头发的,就……就把萌酱给抓走了。”

    “哈啊?”

    许婷摸了摸自己的头顶,挑染的红发虽然比一般的挑染量多一些,可也不至于和满头火烧毛的林梓萌混为一谈才对。

    叶春樱匆忙过来,先柔声安抚一通岛泽莲,再拉她出去让她看到韩玉梁还好端端活着,等她镇定点了,才问起其中详情。

    很巧,岛泽莲的母语是东瀛语,而这次半夜来袭的那拨人,是岛泽莲的老乡。

    也就是说,来袭的九成九是“冥王”

    的部下。

    既然目标是许婷,那不难猜到,派遣这批人的,应该就是张萤微。

    不知道是语言不通交流不畅,还是信息传递之中出现了失误,总而言之,满头红毛被吵醒的林梓萌,被当作许婷带走。

    而担心韩玉梁睡不着起来准备翻点宵夜吃,因为感到不好意思而没有开灯的岛泽莲,及时钻进橱柜哆哆嗦嗦抱成一团逃过了一劫。

    “没想到,小微到这时候还记恨着我啊……”

    许婷低下头,摘掉发圈的马尾辫散落在脸颊两侧,挡住了她有些复杂的落寞神情。

    韩玉梁叹了口气,托着下巴道:“身为保镖,我看我是休息不成了。”

    话音未落,楼上卧室中,就传来了林梓萌没来得及拿上的手机那特色鲜明的铃声。

    “Youknow~youknow~youknowI’mcrazy~Ijustwanttobeyourbaby~youcanfuckme~youcanplayme……”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