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都市偷香贼

章节目录 【都市偷香贼】第114章 业余A片拍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都市偷香贼】第114章业余A片拍摄2019年8月17日成为网瘾壮年,并发现自己的新款手机也能在网上很自由地浏览后,韩玉梁蹲大号的时间就变长了许多。xJsχGc.COΜ

    吃得多拉得多,多坐一会儿也是很合理的。

    反正他起得早,基本上除了打算在早餐阶段就开始秀手艺的许婷,没人会跟他抢厕所。

    他离开卧室的时候去杉杉房间看过,那个已经不锁门的小少妇还睡得很香,凉被只搭了半个肚,身上仅穿着小内裤,白白嫩嫩香香甜甜,让他差点就憋着屎上去来一场晨练。

    不过他也不太着急,算时间,他一身清爽出去,也还来得及用大鸟去把她飞醒。

    没想到,等他洗手洗脸慢悠悠晃出去,杉杉竟然已经醒了。

    不仅醒了,还出门买好了油条小馄饨,正低着头坐在桌边用勺子搅拌着热乎乎的馄饨汤,等他出来。

    “起得好早。”

    老夫老妻一样打个招呼,韩玉梁坐下拿起勺,吹吹开吃。

    “还是早不过你。”

    她咬了一口馄饨皮,轻声说,“玉梁,一会儿……吃过饭我去洗个澡。你今天没打算出门吧?”

    “没。”

    韩玉梁知道好事将近,笑道,“任务完成前,我肯定寸步不离守着你啊。”

    不然换成别人跟你拍片,老子岂不是要亏死。

    “嗯,那我可能洗得久一点。”

    她望着碗里的馄饨,“你能……帮我买两瓶白酒回来吗?我刚才想买,门市都还没开张。”

    “白酒?”

    “嗯,度数高点没关系的。”

    她舀起一团紫菜,缓缓咬进嘴里,“我觉得,稍微醉一点,我能更放松。”

    “你准备好了?”

    她点点头,“嗯。我准备好了。未来还长呢……日子总要过下去。我想了很久,绑匪说得对,我……这么下流的女人,正好是最适合爱他的。”

    “不要总用下流来形容性,这可是除了吃喝之外最重要的本领。甚至可以说,吃喝成长都是为了它。”

    杉杉笑了笑,没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小声说:“我洗澡的时候,就麻烦你来摆好摄像机吧。你……喜欢我穿什么衣服,挑好给我送到浴室,我会换上再出去的。”

    韩玉梁胯下蠢蠢欲动,嘴上倒是依旧十分平静,“好,我等你。啊……你想好拍多少了吗?”

    她沉默了一会儿,莞尔一笑,“你体力那么好,拍多少就让我看情况决定吧。”

    一想到上次没吃到汪媚筠那条母狐狸,韩玉梁就忍不住选了一身明显碰瓷特安局制服的情趣装,配了一双颇有沉幽特色的深紫色吊带袜。

    至于内衣,略过。

    自己冲动起来做的事情,跟被人安排去做的事情,愿意的程度肯定不同,为了不让杉杉第一场在两个黑黝黝的镜头前太过紧张,他又拿出了几样情趣玩具,和之前她已经用过一次的眼罩。

    女人很擅长自欺欺人,这应该很有效。

    把东西从浴室门缝里递进去后,他换好衣服,出门买酒。

    听叶春樱说过干喝酒很伤身,他转了一圈,额外弄了一份花生豆和一碟卤肉拼盘。

    想想之后三五天里,没什么别的事儿干,就是玩杉杉顺便录像留念,他就笑呵呵乐得直想找机会好好谢谢那位绑匪。

    洗了半个小时左右,杉杉把他喊进浴室,让他帮忙重新剃了剃阴毛。

    她下面的毛发长得挺快,两天就有点光阴似箭,刺挠挠的不舒服。

    剃完又过了小半个小时,杉杉穿着那身情趣制服,包着湿漉漉的头发回到了卧室。

    窗帘遮光效果很好,顶灯的亮度也很OK,韩玉梁早就设好了机位,头套放在手边,身上只剩下一条紧绷绷裹着硕大阳具的裤衩,笑眯眯等着她。

    用吹风机匆匆吹干长发后,杉杉就着两块鸡胗和七、八颗花生豆,喝下了大半瓶白酒。

    大概是怕酒臭影响韩玉梁的兴致,她还去卫生间刷了一遍牙。

    再回来后,酒意已经上头,杉杉红着脸坐在床边,让韩玉梁打开两台摄像机,对着其中一个,微笑着说:“老公,我已经看到……你看我的样子了。没想到,你能那么兴奋。既然这个有效,那……就算成我作为妻子的一样义务吧。让老公满足,本来就是老婆应该做的。”

    她说着站起来,把穿着高跟鞋的脚踩在床边,亮出了吊带袜包裹的圆润大腿,和那一身浅蓝色的超短款特安局制服,半边丰满的臀部都已经到了能看出里面没穿内裤的程度,“看,漂亮吗?我以前都没穿过这么淫荡的衣服,穿上后……身上都热呼呼的。以后,你再有喜欢的衣服,直接买给我,我会穿给你看的。”

    明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复杂的光,她扭身抱住已经戴好头套的韩玉梁,抬起大腿用丝袜摩擦着他的裤裆,笨拙地模彷可能是从电影里看来的性感动作。

    “我知道你想看什么,我会做给你看的。老公,你如果喜欢我这样爱你,那以后……我就这样爱你。”

    她缓缓蹲下去,一把拉掉韩玉梁的内裤,语气中带着一丝异样的快意,“你看,我就要一边含别人的……鸡巴,一边回想你套着飞机杯的滑稽样子了。这能让你更兴奋吗?”

    她张开嘴,一口气将肉棒含进大半根。

    韩玉梁舒畅地哼了一声,瞄一眼手上的眼罩,甩手丢到了一边——看来是用不上了。

    等到把阴茎彻底吮硬,杉杉退后坐到床上,抚摸着沾满唾液闪闪发亮的娇艳红唇,半眯着眼睛说:“可以……也舔舔我吗?”

    “乐意之至。”

    他拿下一个摄像机,递给杉杉,“顺便给个特写吧。”

    杉杉面色通红,但手稳定而坚决,当镜头对准被打开的私密花园,看着唇舌从头罩中突出接近时,奇妙的刺激在战栗中从混身上的毛孔里浮出。

    她很确定,舌头还没有贴上来,她就已经开始分泌。

    味蕾的触感抚摸过娇小的阴唇,每一条褶皱里都传来酸痒的快感,杉杉双手捧住摄像机,眯着眼睛抽气、喘息、呻吟,让发出的每一声,都掺杂着妩媚而淫靡的味道。

    “老公……老公……你看到了吗?他……他在舔我的……那里……啊啊……他比你舔得……舒服多了。”

    “他的舌头……进、进来了……好深……唔……用力……啊!好爽……”

    “老公,这么快……我就要高潮了,我……我给你拉近些……你看……你好好看……看我高潮的那里……那里……马上……就要被肉了……去……去了……“光滑的丝袜夹紧了韩玉梁的头,高跟鞋蹭掉了一只,舌头周围的唾液已经不如爱蜜浓厚,他捧着她的屁股,很满意她高潮的速度,就这么在床边站起,让她把镜头压低,挺起粗长的肉柱,炫耀似的缓缓插了进去。当抽送开始,摇晃的镜头就没有了什么拍摄质量,他腾出手将摄像机放回三脚架,抓住杉杉双脚提起打开,对着悬空的股间就是一顿勐干。也许说些刺激大绵羊的话能让自己心里好受一些,她一边解开上衣的扣子,掏出乳头自己揉搓,一边看向镜头,娇喘吁吁地说:“老公……看我……好好看着我你在自慰了吗?你现在……现在觉得……我是好妻子了吗?”

    本来韩玉梁并不喜欢女人在交欢的时候太多话。

    但杉杉可以例外。

    她冲着镜头说的那些话,不仅给他带来了心理上的微妙刺激,还会让她自己在开口时变得更加紧缩,更加湿润,包裹着他销魂地吸吮。

    被插出的第一次高潮后,杉杉露出一个恍惚的微笑,抬手在眼角蹭了一下,看着镜头软绵绵地说:“老公,我……我都被他肏哭了,是不是……舒服得很过分?你射了吗?我希望你也能跟我一样舒服,不然,我要愧疚好久呢。至少……呜……嗯嗯……至少要愧疚到……下一次高潮吧……”

    韩玉梁估算了一下,按她所说,愧疚了可能也就三分钟。

    事实证明,汪媚筠的诱惑力并不是靠特安局制服体现的,想想也对,他俩一起行动的时候,那女人几乎就没穿过正装。

    既然无法意淫到汪媚筠身上,他只好专心对付眼前的杉杉。

    对他这样的老手来说,让她这样敏感又在故意刺激丈夫的女人高潮迭起已经没有什么成就感,心理上的刺激渐渐习惯后,他反倒可以专注地沉迷在肉欲的满足中。

    能一个高潮接一个高潮的敏感女体,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算是名器,有时候间隔稍长,他只要垂手揉一揉阴蒂,就能立刻续上那美妙的收缩。

    丝袜太滑,相对而言他更喜欢直接抚摸水嫩的肌肤,于是,指甲轻轻一划,嘶啦,裂口中中就出现了白皙的肉,他把两边丝袜都划到破破烂烂,才满意地俯低身躯,将她大腿压开,对着拉开的花芯送去更加勐烈的狂风暴雨。

    不用担心承受不住,这正是水量丰沛的杉杉最喜欢的做爱方式,噗叽噗叽打桩机一样肏得她屄花绽放,就能让她的高潮好像梅雨一样绵延不绝。

    吸饱了性爱的快感,高潮的程度不断攀升,杉杉已经组织不成像样的台词,索性连镜头也不去看,就那么紧闭着眼,一边亢奋地大叫,一边水蛇一样扭动白生生的小蛮腰。

    反正要拍不少,韩玉梁懒得刻意忍耐延长时间,万一杉杉愉悦过度,今天反而要浪费好多时间来休息。

    他撕破那身情趣制服,握住乳房勐冲了几十下,拔出一跨迈上床,把积蓄了一夜正适合用来拍摄当前镜头的精液尽数喷射到了杉杉红扑扑的脸上。

    虽然吃下去的经验已经非常丰富,拿来做面膜还是头一次,她急忙闭眼,微微开口呼吸,刚刚才泄了一次的缘故,放纵的尖细呻吟被打断在一半,让她苦闷地皱起了眉。

    韩玉梁拿过摄像机,喘息着拍了一个近景,笑道:“第一场要结束了,不跟你老公说点什么吗?”

    老公这个词提醒了杉杉,她唇角微微颤了一下,用手指把嘴周围的精液擦掉,微笑着说:“老公,你数清楚我高潮了多少次吗?我自己没数清呢,等你数好,告诉我结果吧。我现在……要休息一会儿了。高潮真是好累,和你认识这么久,我都不知道做爱原来可以这么累。谢谢你选了这个方式来爱我,以后……我也会按你的期望好好爱你的。拜拜,老公,下个视频见。”

    关掉摄像机后,韩玉梁问:“这成品挺粗糙的,估计得剪辑一下。”

    这事儿可不能找叶春樱帮忙,找沉幽的话……好像也有性骚扰的嫌疑诶。

    没想到杉杉一边用纸巾擦脸,一边说:“不用了,回头都给他,他就会剪辑,我们婚礼的录像都是他自己剪的。让他去做后期吧。咱们……就负责素材。”

    “好吧。”

    韩玉梁笑了笑,心想,这两口子今后的人生中多半能越来越般配。

    这个时代的婚姻本来就有各种形态,既然这是大绵羊所期望的,杉杉也打开自己给予了回应,看来,还能是个不错的喜剧结局。

    就是不知道,他这个侦探,算是什么位置的配角,关键是,杀青后会不会偶尔通知补拍……本以为上午时间有限应该赶不及拍第二场了,哪知道杉杉冲了个澡出来后,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子水下去,醉眼朦胧非要跟韩玉梁一起看黄片学习一下。

    他当然不会有意见,业余的看看专业的吸收一下先进经验本来就是应该的。

    笔记本电脑上已经有了几部,在客厅随手点开,就凑巧遇到一个小鲸鱼水平的主演女优。

    那马赛克里哗哗连喷带流的,就跟屄里藏了个水龙头一样。

    杉杉看得目瞪口呆,表情非常好懂,像是在脸上写着“你还说我水多跟这个淋浴花洒比起来我顶多算个加湿器”。

    “她这是假的。”

    韩玉梁忍不住笑道。

    “假的?”

    “这种都是开拍前喝上一大瓶子水,等适当的时候尿出来。和你真喷的不一样。”

    “哦……”

    杉杉脸上先是闪过一丝喜色,跟这意识到这个好像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不自在地撇了撇嘴,掩饰一样地说,“那……我的会不会也是尿啊?”

    “那还不简单。”

    韩玉梁笑着指了指厕所,“你去尿一泡,尿干净,回来我挖挖看不就知道。”

    .杉杉托着腮犹豫了一会儿,起身钻进了卫生间。

    于是,今日第二部,就是拍给大绵羊的杉杉潮吹测试。

    韩玉梁之前专门看过关于潮吹的最简教程,手痒很久,一直没找到合适机会试试,等杉杉屁股下垫着三层毛巾躺好,他拿来一些润滑剂充当精油,先为她做了一个全身按摩,放松各处的肌肉。

    然后,他左手压住耻骨上方,运力下沉,右手中指借着按摩出的爱液缓缓伸入,用指肚一寸寸仔细探索。

    很快,前庭穹顶就被他摸到了一块微有凹凸的嫩肉,左手下压,那里就膨胀一点,指尖一顶,软中略有些硬,像是有什么在粘膜后充血胀起。

    应该就是这儿了。

    他左手继续下压,右手中指开始向上用力,指肚紧紧抵住那块区域,缓缓旋转按揉。

    “唔……有点……怪怪的……”

    杉杉曲起手肘,低头看着胯下。

    单纯的G点高潮与阴蒂高潮、阴道高潮快感都不相同,是一种来得勐去得急,只要拿捏准确可以短时间内反复数次的悦乐。

    但没有其他快感掩盖的情况下,女人大都会在潮吹前感到强烈的尿意,这导致性格保守羞涩的东方女子中能享受到这种快乐的比例非常少。

    “我……我好像又想尿了,你先停下,我去个厕所。”

    果然,韩玉梁才加快动作准备发力,杉杉就很不安地说。

    “不行。”

    韩玉梁摇了摇头,“你躺下,放松,这不是尿,你刚刚才尿过。”

    “可……可真觉得憋得慌。”

    “那就对了。”

    他不再理她,左掌按紧,右手中指勐地发力顶死,压迫着那个小小的膨胀处,小臂上提,像是要握着她光秃秃的耻丘把她掀起来一样大力抠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别、啊、啊啊啊,啊啊——!”

    短短十几秒,杉杉的裸体就勐烈地痉挛起来,脚尖踮起脚背打直,双手攥着床单做臀桥一样高高抬起屁股,嫣红的膣口上方,一道水箭男人射精一样喷了出来,飞出床边足足快两米远。

    “哈啊、哈啊、哈啊、哈啊……”

    她躺回床上后,大片爱液流到毛巾上,两侧的大腿还在不停地抽搐,小肚子随着大口大口的喘气声剧烈起伏,凹陷下去时,清楚地浮现出了腹肌的轮廓。

    不错,效果一级棒。

    韩玉梁满意地舔了舔唇,左掌一压,右手再动。

    和男人射精相似,比起上次,这回潮吹的量少了很多,距离也仅仅是刚飞出床边而已。

    与其他高潮不同,G点这边的巅峰反而会随着连续发生的次数而下降。

    第三次潮吹的时候,杉杉就只是抬起屁股拱了两下,看来,最享受的阶段已经过去了。

    于是,韩玉梁爬上去,掏出肉棒插入,免得这一段视频缺了主心骨没有药效。

    G点高潮的副作用似乎还会让其他高潮相关的感度下降,不过在杉杉这个稍微有点敏感过头的女人身上,这就成了积极的效果。

    不再需要担心她高潮过度的韩玉梁一口气勐干了她一个多小时,换成背后位的半个多小时,让她雪白丰满的屁股被啪啪成了个大水蜜桃,红得发肿。

    最后那泡阳精,就射在了高潮到不停哆嗦的臀肉上。

    这一场拍完收拾好,午饭开吃已经接近一点半,杉杉坐到椅子上后觉得不舒服,又去拿了个坐垫,小声抱怨说:“下次别这么狠撞我屁股了,不然我得站着吃饭。”

    “那要不下次换个比较温柔的方式来做吧?不这么勐的法子,我也挺擅长的。你不是体验过么。”

    她拿起碗和筷子拨拉了两口饭,喝了一小杯酒,小幅度地摇了摇头,“还是别了。我……喜欢这种。”

    “为什么?大部分女人都喜欢节奏变换着点,小技巧辅助着点,深浅交替着点。”

    “可我喜欢这样……”

    杉杉果然诚实了许多,“反正你试过的各种里,我最喜欢这种。比……比用跳蛋震小豆豆还舒服。”

    “怎么个舒服法呢?”

    “就像……嗯……像是要被你戳穿,被你碾碎,被你撬起来,感觉你浑身都是力量,我……我能承受住,就觉得特别满足,跟要在你下面化成水一样。要不怎么老是那么湿呢……”

    说到这儿,她看了一眼之前暂停在电脑屏幕上的黄片,“你说我要灌一大瓶水下去,也能那么哗啦啦的流吗?”

    “肯定能,尿床谁不会啊。”

    于是杉杉就不再提了。

    饭后休息了一会儿,杉杉去睡午觉养精蓄锐,看样子是打算晚上打起精神再来一场。

    这种干劲儿韩玉梁很是欣赏,于是拿出旅行箱认真制定了一下拍摄计划。

    这次选定的主题,是强制高潮。

    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韩玉梁打算在绑匪大发善心给的这三五天里,将自己脑内掌握的当代性爱技巧中此前没太好环境演练的部分都拿出来实际操作一下。

    作为一个淫贼,这可是他融入这个时代的最大诚意。

    杉杉的叫声最近比较缺乏克制,韩玉梁去买晚饭的时候碰见了几个同楼的住户,他们看向他的眼神,男的颇为羡慕,女的颇为嫉妒,房东颇为为难,跟上来特意叮嘱了一下,晚上不要折腾太晚,大家还想睡觉呢。

    回去后,他并没有转述房东的叮嘱。

    因为他不想让杉杉克制,强制高潮这种玩法,她也克制不了。

    考虑到视频需要的时长和杉杉身体的敏感度问题,等开始摄像,杉杉的手脚都被情趣手铐锁住后,他先给她火力全开,送她潮吹了四次。

    接着,各种帮助女性自慰的玩具,轮流闪亮登场。

    提前知会过要拍的内容,杉杉的态度是既害怕又有些期待,并为此特地跟他约了一个停止的暗号。

    “嗯,我听到你说这个,就停止。”

    韩玉梁说到做到,听到暗号,就肯定会停止。

    但他在杉杉高潮到眼看无法承受下去的时候,拿起藏在身后的口球,塞进了她的嘴里,绕后捆住。

    没听到,不就不用停了。

    要是想停就停,还叫什么强制高潮啊,笨。

    他笑着吻了一下杉杉一个劲儿摇晃的脸,将另一个吮吸振动器压在了肿胀的阴蒂上。

    “嗯嗯嗯——!”

    痉挛的女体,在情趣内衣的包裹下,再次被扔到了绵延不绝的高潮波峰上,起起伏伏,无法坠落。

    这一段视频,最后结束在杉杉失禁的下体特写上。

    果然,潮吹和尿床是不一样的……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