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都市偷香贼

章节目录 【都市偷香贼】第115章 花样百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115章花样百出2019年8月17日韩玉梁本来以为,强制高潮拍摄完毕后,杉杉要闹一顿脾气。しOйGτênGxδ.Org

    没想到,等她醒来,伸手摸了摸屁股下面一压就出水的床单,只是叹了口气,就强打精神爬起去浴室洗澡了。

    算起来,这也不是她第一次失禁,可见上次故意弄到她漏尿,的确有效减少了之后类似行为的抵触心理。

    收拾干净卧室,换掉了整套被褥,杉杉还是不愿意继续睡这张床,到这个地步,也没什么必要非要在分房,就跑去睡进了韩玉梁的被窝。

    “你每天睡那么少,不会不舒服吗?”

    这一天在性高潮上消耗的体力估计赶得上搬砖,杉杉才躺下就打了个大呵欠,疲倦地问正准备去客厅玩电脑练功开始夜生活的韩玉梁。

    “不会,我早就习惯了。睡得多反而会头疼。”

    她轻轻哦了一声,跟着问:“那……那你能在这儿再待会儿吗?”

    “干什么?不怕我忍不住再干你么?”

    韩玉梁坐回床边,伸手摸着她凉被外光滑的臂膀,笑道,“我可是已经给你按摩消肿了。”

    “你愿意就随你。”

    她垂下眼帘,拉住他的手放在自己小腹上方,“我好困,我要睡了,你等我睡着再走,好吗?”

    “我在你身边缠了一天,不腻歪么?”

    他笑了笑,但语调依然转为了温柔的低喃。

    “从来……都是男人看腻女人,再好看,看久了……也就烦了,想要新花样了。女人看男人,喜欢就只会越看越喜欢,除非……不再是当初的样子了。”

    “睡吧。晚安。”

    不愿意跟她讨论大绵羊的事情,韩玉梁果断防患于未然,开口结束了话题。

    她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几分钟后,她就香甜地睡着。

    但是手还抓他抓得很紧。

    一直到半个多小时后,那只手才缓缓放松下来,垂落到一边。

    韩玉梁没有马上离开,而是静静端详着杉杉的睡颜,思考着一些关于爱情这种陌生东西的事。

    想了很久之后,他拿起手机,想要给叶春樱发条信息说点什么。

    可憋了半天,平日的甜言蜜语搜肠刮肚也找不出个合适的,最后,只发了一句,“在家别不舍得开空调,对身体不好。”

    很快,回复到了。

    “嗯。你也注意身体,不要出汗还对着吹。”

    “在忙什么?”

    “学习。”

    “那不打扰你了。”

    “嗯。”

    韩玉梁看着嗯字后面跟着的小笑脸表情,心中莫名放松了不少,收起手机,出门上网去了。

    之后几天,他们俩在这栋出租屋里除了买饭足不出户,几乎可以说是一起沉迷在了镜头前的性爱中。

    尤其是杉杉,给韩玉梁一种错觉,她可能都不希望绑匪尽快通知下一场游戏的开始。

    她穿上包臀一步裙,充满诱惑力的亮丝连裤袜,鲜艳的红高跟鞋,主动解开白衬衫,掀起乳罩,骑在壮硕的韩玉梁身上。

    她自己撕开裤袜的档,在镜头前自慰到水光潋滟,然后吞没高昂的肉棒,扭腰摆臀,让悬空的乳房愉悦地荡漾。

    那被韩玉梁在电脑里命名为新人女教师燕雨杉的视频,足足拍摄了可以与A片媲美的两个多小时。

    然后是高级病房女特护燕雨杉。

    戴着头套的变态病人韩玉梁用手铐将小护士杉杉铐在床头,掀起超短护士服,扒下内裤和长筒袜,强硬地插入那噘起的,水煮蛋一样的细嫩屁股中央,一边送她高潮,一边逼迫她说出各种下流淫荡的话。

    淫水从红肿的屄缝中淅沥沥滴落,染湿了并未被完全脱下的裹腿白丝。

    接着是性感风俗娘燕雨杉。

    温婉美丽的少妇在狭小的卫生间里不太笨拙地模彷着刚学来的服务方式,用沾满沐浴液的乳房摩擦着韩玉梁雄壮的嵴梁。

    她把身体变成了浴花,缠绕着他旋转,摩擦,起落。

    她坐在马桶上给他口交,被他抱在空中干到潮吹,差一点,就没忍心拒绝被他开苞菊花,总算靠最后的理智帮紧凑的屁眼逃过一劫。

    让杉杉表演得最带劲的一场,被命名为女杀手燕雨杉绝望凌辱。

    大概是因为韩玉梁吃饭时隐约提到帮助大绵羊的那个绑匪可能是个容貌百变的女杀手,饭后那一场拍摄,杉杉就主动选了一套全身包裹的黑色皮装。

    可能在她心目中,那就是最接近女杀手形象的装扮了吧——尽管应该没有女杀手会真那么穿。

    能感觉得到,杉杉把自己从感情上置换成了被抓住的罪魁祸首,她选了一堆之前从未考虑过的SM道具,难得一见在开始时强调希望有大量凌辱戏码。

    于是,她被四肢大开绑在床上,轮番体验了一下那些虐待癖喜欢的玩具中不太激烈的部分。

    而当从带孔的皮口套中强暴杉杉的嘴巴后,韩玉梁也在这些玩具带来的新鲜感中亢奋起来。

    上了乳夹的奶头比平时更有诱惑力,苍蝇拍一样的调教马鞭抽打在她身体最迷人的臀部上,不管是当时荡漾的肉波还是之后浮现的红痕,都让她散发出的性感成倍增加。

    拉开皮衣裆部特意留下的拉链,彻底解放此前一直被刻意忽略的私处后,他才发现,杉杉的爱液,都已经染到了大腿。

    解开绳子换成背后位插入,摇晃的乳头上夹子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和啪啪抽打臀肉的节奏无比合衬。

    结束拍摄前的最后一幕,韩玉梁拉住她的头发,从口套里射了她满满一嘴,然后拿来一台机器,近距离来了个特写,配上了一句兴奋到有些沙哑的台词:“大绵羊,你太太献给你的。”

    但让韩玉梁最满意的装束,则属于另一场,视频被起名为舞娘杉杉的诱惑。

    那是他选的一身情趣内衣。

    乳罩是几条细绳从肩上和腋下绕过,挂着细细的流苏盘绕在乳房顶端,两个小小的绳结绕过乳头根部扎紧,垂下一对儿小小的铃铛。

    a内裤也是成套的同款,比丁字裤那条带子还细的绳子构成了一个很敷衍的三角形,裆部那一根穿满了珍珠一样光滑的球,提起固定到腰间,那些珠子就理所当然陷进光熘熘的耻丘,埋入湿漉漉的大阴唇中。

    杉杉穿着这样的装束,在韩玉梁的要求下,模彷着视线中电脑屏幕上播放的视频,跳起了香艳的舞。

    肢体摇摆,腰胯扭动,那些珠子跟着滑来滑去,不过几分钟,他手中拿着的摄像机就拍到了大腿内侧垂下的晶亮液体。

    这一场的后半段,他把杉杉从背后抱起到空中,凑近三脚架上的那台摄像机,狂干了半个多小时。

    这段视频大绵羊如果能认认真真看完,那以后恐怕他看到杉杉的下体就会先想到韩玉梁那根狰狞粗大沾满了他妻子爱液和粘稠白沫的阴茎。

    不过想一想,他大概反而会更加兴奋吧,保不准能在飞机杯里射个几发。

    吃喝拉撒睡洗澡之外的时间,他们俩就一直在循环休息换装想点子打开摄像机性交的过程。

    这样韩玉梁都担心杉杉会阴亏的日子过到接近周末,没想到,她的气色反而还好了不少。

    把所有的情趣玩具拿出来拍了上下两集“燕雨杉的淫具试用报告”

    后,杉杉光熘熘汗津津地靠在韩玉梁怀里,伸脚蹬开那个沾满她体液的按摩棒,抬手拽掉他的头套,软绵绵地说:“衣服咱们快用完一遍了,你还有什么新点子要拍吗?”

    “暂时想不出来。”

    韩玉梁挠了挠头,毕竟,连短旗袍和丸子头都拍了一场“女间谍燕雨杉凌虐拷问”

    出来,没用过的东西,大概就只剩下装玩具的旅行包了。

    “那你下载新片了吗?”

    杉杉擦了擦胯下,把纸团扔到地上,爬到旁边,操作床头放着的笔记本电脑。

    “昨晚下了几部,还没来得及看。”

    “诶?这个没有马赛克耶。”

    她发现新大陆一样,很兴奋地说,“我还以为只有西方人的片子才没马赛克呢。”

    “东亚邦之外地方拍摄的都不用加马赛克。可惜我爱看的大部分都在这边发行……”

    韩玉梁舒展身体,有点盼着绑匪赶紧通知地方了。

    他虽然喜欢和漂亮可爱的女人交欢,但也不能真这么陪着一个别人的老婆干到天荒地老去。

    早点把事件解决,对他也好。

    反正他有信心,大绵羊得救之后,他该吃到嘴的肉一样跑不掉——一个是大绵羊的性癖已经暴露,只要他喜欢的是妻子给别人上而不是妻子当公交车,那之后的首选肯定还是他韩玉梁,而另一个理由则是,这些天下来,杉杉已经变成了一般男性应付不了的女人。

    不是他有意夸张,以现在杉杉能承受快乐的耐力,只要她解放自己的欲望,靠按摩棒帮忙能彻底满足她的男人在这世上都不会超过5%。

    纯靠肉体就能让她彻底瘫软下来的,也就他这样身负绝学一身好内功的怪物了吧。

    杉杉的进化速度太快了。

    第一天俩人拍了三场,而昨天,韩玉梁足足往电脑里复制了九部。

    现在都不用他说,她就会主动求他帮忙按摩消肿解乏去疲劳,好精神抖擞来下一炮。

    幸好她这种状态只出现在被唤起情欲后,平常还算克制,否则,他都担心这女人未来直接搬进事务所守着他不走了。

    望着杉杉赤条条坐在那儿脸都不红看黄片的样子,韩玉梁心里涌上一股亲手改变了一个女人的得意。

    男人嘛,从来都是如此,喜闻老婊子从良,乐见贞洁妇淫荡,要是转变皆因他而起,更是打心眼儿得意万分。

    正盘算找点什么花样再拍点啥,毕竟刚才光看玩具表演了,他就听到杉杉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跟着脸色一片惨白,转眼满头大汗滴滴答答掉了下来。

    “怎么了?”

    韩玉梁没听到什么异常,大感疑惑,过去猿臂一展,将她揽进怀中,“怎么突然吓成这样?”

    杉杉指着屏幕上那女优张开的大腿,颤声说:“她……她……”

    “她怎么了?”

    韩玉梁皱眉看去,那女优的牝户生得并不太美,阴唇卷曲发达,外围色泽褐黑,膣口嫩肉松松垮垮,一看就是久经战阵走向职业下坡路正在慢慢凋零的老兵……啊不,老屄。

    看来是被封面的PS装甲骗了,他皱皱眉,决定一会儿看看女优的脸就删。

    但杉杉按下了暂停。

    “你……看她腿中间那根阴茎。”

    她指着屏幕,神情惶恐地说。

    “呃……你认识?该不会是大绵羊的吧?”

    韩玉梁打趣道,打量一眼,除了裹着透明袜子一样的保险套之外,看不出什么特别。

    “避孕套。”

    杉杉呻吟一样带着哭腔说。

    “啊?避孕套?”

    韩玉梁皱了皱眉,跟着惊讶地瞪眼道,“杉杉,你该不会其实……不是不打算让我戴,而是忘了吧?”

    杉杉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腹,伸手摸了一下,可刚才拍的视频只有她自己玩道具,这会儿那边仅剩还没干透的淫液而已。

    之前被灌溉了许多次的子宫,这会儿再去清洁可来不及了。

    “我真……真没想到还有这事儿……”

    她蒙住脸,哀号了一声,“我跟老公从第一次做就没戴过,他说他喜欢孩子,真要怀了就生下来。我就从没想过避孕的事。只是……只是好几年一直怀不上。我还挺着急的呢……后来他不行了,我就更不操心这个了。这……这次心慌意乱的,我怎么把避孕给忘了啊!我……月经是半个月前,正是危险期啊!”

    她哭着扑进韩玉梁怀里,发泄一样的用力捶他胸口,“我怀孕的话怎么办,怎么办啊。我不能和他离婚的……我和你做爱很舒服……可我还是爱他,我只想给他生孩子……呜呜……”

    韩玉梁叹了口气,耐着性子等她发泄够了平静下来,才澹澹道:“你多虑了。不用担心有孩子的事。我风流快活这么多年,还真没留下过一男半女的。我可从没搞过什么避孕的事。你……就当我是个天生绝户吧。”

    这也是他对此从来都一副满不在乎态度的原因。

    在乎了,心里就会难受。

    他毕竟是那个时代的人,不孝有三,传香火,开枝散叶之类的话即便以他的身世不需要考虑,也始终在心里留着影子。

    起初猎艳,他还有借哪个姑娘的肚皮留个种的念头,隔三差五会兜回去询问打听。

    可连着失望太多次后,也就不再多想了。

    他为此曾折返藏龙宝居中仔细检查过所有记载,才知道江湖上那些顶级心法,大概是成效过于悖逆天理,让人变得不像是常人,因此,几乎都会让修习者难以留下后代。

    男子还能靠广撒种来搏一搏好运,而女子……武林逸闻中可不乏为了帮爱侣传宗接代最终自废武功的例子,其中甚至包括高攀皇族的王妃,江湖大组织的首脑,和四绝色等级的美人。

    不过他四处偷香窃玉,主要还是为了自身喜好,真要有谁喜获麟儿,他怕是也难为此收手不干。

    据说练了非同一般心法的男人,伴侣真要怀孕,生产也要冒着非同一般的风险,抱憾终生的例子,也不是没有。

    所以韩玉梁挺看得开,到了这世界后,更是彻底丢掉了养娃儿的念头。

    要是随便哪个女人生的,他不愿养,要是将来春樱万里挑一硬是不巧怀了,那他估计得在愁到变秃头前预约门诊给她堕掉。

    好不容易这辈子第一次知道了情愫的滋味,就是亲儿子,他也不会给他害死自己心头肉的机会。

    可真到了那时,春樱一定会拼死保孩子吧?女人到了那时都蠢得要命,不可救药,绝不能听她的……“玉梁,你……你真有不孕症?”

    不知不觉想远了,听到杉杉泪眼婆娑这么问,韩玉梁急忙醒醒神,柔声道:“我没检查过,反正我风流这么多年,没留下过种,这个是真的。”

    想到之前对她提过一些自己的事,他又补充道:“这部分记忆,我已经恢复了。”

    杉杉这才平静下来。

    她愣神了一会儿,忽然抬起头,又说:“你说……我老公会不会也有不孕症啊?”

    “啊?”

    这话题有点跳,韩玉梁皱眉道,“怎么想起这个了?”

    “我……我越想越不对。”

    她盘起腿,最近老跟韩玉梁赤条条对着,她早对什么隐私部位都没了概念,只顾着说,“他一直都挺喜欢孩子,挺急着要宝宝的,硬不起来之前……大概两三个月那会儿,特别委婉地劝我去做过一次检查,我本来想着我还年轻呢检查什么啊,但觉得……听他的比较好,就去看了看。”

    “当时检查说我泌乳素偏高,雄激素偏高,说是有轻度多囊卵巢综合症,开了些药让我调理,但大夫说还不到影响受孕的程度,耐心一些没问题的,我也就没太当回事。后来不久……他就要得少了。先是不需要我给他手淫,后来口也不用了,再然后……就阳痿了。”

    她激动地拍了一下自己大腿,阴唇一颤,掉了一点淫汁在床单上,“我猜……我猜他多半是去医院自己检查了一下,结果发现问题出在他身上了!他说不定不是性癖有问题,就是想……想要个孩子呢。”

    啧,你可真能给他开脱。

    韩玉梁撇撇嘴,摇头道:“杉杉,单纯要孩子,以现在的科技有很多方式吧?你身体正常,就算他死精连人工都做不了,那去一趟精子银行,总好过把你推给别的男人直接受精吧?”

    杉杉低下头,扁了扁嘴,“那……那说不定……这两个都是原因呢。”

    看来,她还是不太愿意接受老公因为性癖布局设计她的事实。

    他柔声道:“这个倒很有可能,你看他这么卖力把你推给我,多半就是因为做线人的时候看到我露功夫,想让我当你们孩子的爹。”

    杉杉点了点头,“就是没有那奇奇怪怪的功夫,你……基因也挺优秀的。我看网上的资料你扫一眼就能记住,小时候肯定是个学霸。”

    这倒是,他那过目不忘的天赋换成拿去上京赶考,保不准能从另一条路混成宰相爷的东床快婿。

    可惜那样的人生,绝对远不如现今的这般精彩。

    “你怎么也不说去检查一下啊?现在医学这么发达。”

    杉杉望着他耷拉下来也挺伟岸的阴茎,小声问。

    “我对孩子没兴趣。”

    他随口撒了个谎,“等有兴趣再说吧。”

    眼看杉杉想把话题深入,好好聊聊和孩子有关的事,韩玉梁抓过她压倒身下,准备用别的方式堵她的嘴。

    她急忙伸手指了指三脚架,“喂,还没开机呢。”

    “怎么,不拍下来就不能做了?”

    他哑然失笑,揉着她硬挺挺的奶头道。

    “不拍……怪浪费的。”

    她红着脸扭开头,“这不是……能多给他准备点素材嘛。”

    “好好好,这次就来个‘在老公注视下高潮的人妻燕雨杉’的企划吧。”

    他过去拿下一个摄像机,“我全程拍你的特写,记录你从开始发情到泄一大片的表情变化,如何?到时候和另一个机位的混剪到一起,你老公一定喜欢。”

    大绵羊喜欢不喜欢另说,看来杉杉挺喜欢,就这么听着,呼吸就急促了几分,两条腿也悄悄分开了一些。

    他正要大展雄风开工,手机响了。

    韩玉梁学了叶春樱的习惯,给通讯录里的名字有必要的都换了专属铃声,免得总听到许婷给她设的那首《男人好色是本色》。

    所以听到“漂亮的让我面红的可爱女人温柔的让我心疼的可爱女人”,那就是叶春樱来电。

    响起的要是“欠了我的给我补回来,偷了我的给我交出来”,那就是许婷的新号码终于舍得给他打了。

    而此刻听到的,是“菊花残满地伤”

    那悠扬婉转的腔调。

    那么,毫无疑问,打来的就是耽美圈知名大大,易霖铃小姐姐。

    “喂,小铃儿。”

    “你肉麻不肉麻啊。”

    那边毫不犹豫摆出不喜欢这个昵称的架势,“我这儿活动都快结束了,怎么你那边也没个动静,杉杉老公呢,找到地方了吗?什么时候去救?再晚我可就要开学了。跟你说,我们导员比咱们那儿的书院先生还变态,我可不逃课的啊。”

    韩玉梁只好在隐去这些日子荒淫无度的前提下,简单说了说绑匪那边的情况。

    当然,没说这事儿整个就是大绵羊策划的。

    不然,救出来也要被易霖铃教训一顿。

    “听起来挺有意思诶……”

    易霖铃颇感兴趣,道,“那等通知你们了你给我打电话,我要还在,去给你掠阵助拳。

    别废话,行侠仗义我应该的,好了不说了,我去排练了,下午有个表演。”

    这时,韩玉梁听到了杉杉新手机上那期待已久的信息铃声。

    他马上对着手机道:“先别挂,绑匪……好像来消息了。”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