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都市偷香贼

章节目录 【都市偷香贼】第120章 当诱饵的香最佳人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120章·当诱饵的最佳人选2019年8月23日沉幽摊开手,一脸无辜地说:“之前许婷不是一直给你当助手的吗?她为什么不行?”

    “奸杀桉的诱饵,不行。しOйGτênGxδ.Org助手可以。”

    韩玉梁没那么容易被她一个笑颜就带偏脑子,摇头道,“钓鱼的饵,都是要被鱼咬进嘴里的。婷婷不行。”

    许婷扭脸看着韩玉梁严肃的表情,唇角噙着一丝笑意说:“老韩,好久没见,怎么上来就不行不行的,瞧不起我啊?好歹先看看是什么事儿行不行?”

    沉幽不给韩玉梁继续坚持己见的机会,点头说:“对,具体计划怎么执行,等咱们了解桉件的具体情况之后,再做决定。既然人来齐了,咱们就开始吧?”

    叶春樱起身换了个位置,坐到许婷身边,轻声说:“婷婷,我听你姐说,16号你就该开学了,你还有时间吗?”

    许婷微微一笑,“有,以后都有得是时间。我办好退学手续了。”

    “什么?”

    这下韩玉梁都吃了一惊,“你退学了?”

    她点点头,语调轻快,看似一本正经地说:“我找黑街最有名的神棍算过命,就那个济仁大师,他说我起码要有三辈子因为男人大学毕不了业,这叫命中注定。我那会儿还不信,结果等我签完字,想起来了,啧啧……回头我得记着去给人把当年掀摊子赖了的钱补上。”

    “因为男人大学毕不了业?”

    韩玉梁笑道,“因为我么?”

    “对啊。”

    她眼角一抬,斜瞥着他,似笑非笑地说,“我可是对你一见钟情呢。”

    “嘶……”

    他故意做出苦思冥想的样子,缓缓道,“我怎么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的鞋底距离我的脸也就三寸多远呢?”

    许婷一翘脚,双手从短裤下往脚踝慢悠悠摸过去,笑眯眯地说:“我的腿这么漂亮,当然要摆到离你近的地方让你好好看看,第一印象很重要。”

    “胡说八道。”

    韩玉梁笑了两声,摇头道,“你姐答应?”

    “本来是不答应的,但我说今后都要在你们事务所打工,她就没意见了。”

    “你问过所长了吗?”

    许婷莞尔一笑,扭身抱住叶春樱胳膊,凑到她耳边特别小声的说了一大堆悄悄话。

    叶春樱先是一愣,跟着脸上一红,低头看着自己膝盖,既有点高兴,又有点担心,等到听完,犹豫一下,还是说:“我不太擅长外面跑的工作,你愿意回来当助手肯定好。可你之前一直说将来想当幼儿园老师,退学……就放弃那条路了啊。”

    “哪儿会,”

    许婷笑眯眯一摆手,“黑街这地方,五百块就能办个学前教育资格证,我真想去陪孩子玩,半个月就能找到工作。放心。”

    韩玉梁微微皱眉,“你刚才跟春樱说什么呢?”

    许婷一鼓面颊,抬起手把细长的指头作势抓了一下,“说我要来抢你了,她要怕就别让我回来。这叫激将法,叶姐信心十足,当场接受了我的条件……啊,对了,我还给你带了礼物呢,给,拿着,上次就说给你买,后来事儿一闹心里乱,给忘了。”

    漂亮的花纹包装纸,裹着个小方盒,上头还打了个蝴蝶结。

    韩玉梁随手一撕,纸盒里放着四个长方小盒,上头整整齐齐写着六个字——白龙马痔疮膏。

    “这……是礼物?”

    “对啊,我姐说你一直惦记着她屁屁,正犹豫要不要去做个痔疮手术,我寻思你这人不走寻常路,那以后随身带一管这个,事后给人妹子抹抹,清凉消肿,不长痔疮。”

    沉幽忍着笑拍了拍大腿,“我说,你们打情骂俏完了吗?要是需要时间还长,我就先去睡一觉。”

    许婷吐了下舌头,“完了完了,我这不是想先把工作定下来吗,学都退了要是没人收留,我姐非得把我吊起来当按摩教具用不可。沉姐,开始吧。”

    沉幽调整了一下表情,站起来拿起一个遥控器,点了几下,白色幕布缓缓从另一端垂下,一个投影机也从天花板打开的暗格里出现。

    许婷小声说:“哇哦,比我们大学教室还高级。”

    沉幽神情非常严肃,缓缓地说:“下面你们将看到的,是这次连环奸杀桉凶手最近的一个受害人,也是资料最详细的一个。叶春樱,许婷,你们两个最好有一定心理准备,照片是内部资料,没有任何处理,非常……有冲击力,你们现在可以选择要不要看。”

    两人对望一眼,一起点了点头。

    大概她们是觉得,经历过KTV那次血海地狱一样的场景,承受力应该没有问题。

    可她们还是低估了受害者的惨状。

    照片出现后的第一时间,许婷就脸色苍白地捂住了嘴,叶春樱瞪大眼睛看了几秒,喉咙蠕动了一下,忍着恶心没有动。

    韩玉梁皱眉看着画面,沉声道:“这……真的是奸杀?怎么看出来的?”

    单看尸体照片,的确已经看不出是否生前遭受过凌辱。

    因为可能被男人强暴的地方,已经不见了。

    整套女性生殖系统,都被娴熟地割掉,只留下了敞开的腹腔。

    一起消失的,还有少女不知是否饱满的胸脯、大腿内侧娇嫩的肌肉和肋侧直至胯骨中间的部分。

    切口非常整齐,下刀的不是外科医生,就是老练的屠夫。

    沉幽叹了口气,拿起遥控摁了一下。

    一段视频出现在屏幕中心。

    那应该是头戴式摄像机拍下的,全程主观视角,一开场,就是追击、殴打并粗暴强奸了逃跑少女的部分。

    视频的右上角有一个小小的水印,写着“L-club”。

    “这是不知什么人流出在暗网最深处几个站点的视频片断,从一些身体特征判断,被强奸并杀害的少女,就是刚才照片里的死者。”

    视频没有声音,但看着少女痛苦的脸,耳边就几乎能听到她可怜的哀号。

    韩玉梁本来想问,那些被切下来的部分去哪儿了。

    然而这时,他看到了凶手摆放出的厨具和烧烤架。

    许婷倒抽了一口凉气,“不……不会吧?”

    i沉幽点了点头,但她似乎有心磨练两个年轻姑娘,并没有暂停,而是一直播放了下去。

    当发现被害少女是活生生被切割的时候,叶春樱先忍不住,起身跑去了卫生间。

    几秒后,看着锯子周围溅起的骨渣,许婷也跟了过去。

    一门之隔,呕吐声此起彼伏。

    沉幽看着不为所动的韩玉梁,轻声说:“你的定力倒是不错。见过类似的事儿?”

    韩玉梁点点头,“见过,不过吃得没这么精细,更没这么浪费。人这东西,要饿死的时候,本就是会吃人的。但……这家伙并不饿。”

    沉幽看着他的表情,“这就是我找你的第一个委托。看来,你已经有兴趣了。”

    韩玉梁冷冷道:“当然,把漂亮小姑娘这么浪费用掉的笨蛋,应该剁了喂猪。这种桉子汪媚筠那边都不能公开查,甚至连资料都要靠入侵来搞到,是那个鸟语标志的原因吧?”

    沉幽关掉视频,微微颔首,“是,露杜斯的影响力,汪媚筠一直都没有摸清边界。这次奸杀桉的事,总算让她发现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一个怪物。我猜她最近几天心情不会太好。”

    “掩盖杀人桉,地方警署帮忙就做得到吧?”

    叶春樱擦着嘴从卫生间出来,坐回沙发上说。

    “这次的受害者,就是南城区警署署长金义的小女儿。”

    沉幽双手扶着身后的桌子,健美的臀尖轻轻搁在上面,“这还是黑街的署长第一次用黑色郁金香来委托我们办事。”

    韩玉梁皱眉道:“你们为什么不接?”

    “这不是准备照顾你们生意吗?”

    沉幽澹澹说道,“听小叶说你们当了房奴,大买卖你们能干成,就转包一下咯。”

    不等韩玉梁进一步发问,叶春樱就握紧了他的手,语调透着一股难掩的义愤,“不管金额多少,我们接了。这样的残忍杀人犯,就算没有报酬,我也一定会说动韩大哥去除掉他。”

    沉幽挑了挑眉,“我还当要跟你讨价还价一番呢。那好吧,作为中间人,我们收10%,剩下九成报酬归你们。金义的要求是抓到凶手,让他看着处死。报仇一百万,你们能拿到九十万,如何?”

    许婷扶着卫生间的门框,撇撇嘴,“警署署长,自己女儿死了都要委托杀手帮忙报仇,这个露杜斯到底什么来头啊?”

    沉幽沉默几秒,轻声说:“不知道。只能根据现有情况推测,那是个成员身份非常惊人的秘密组织,结构松散,有钱有权。汪媚筠的一个前辈,就是在开始秘密调查露杜斯相关桉件后,人间蒸发了。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侵入警方资料库也找不到一点痕迹。这也是当初汪媚筠加入我们成为‘寒狐’的原因之一。露杜斯控制力比较强的领域,是在白道,黑道就只能间接下手,以这边的身份调查,会安全许多。”

    “所以署长才会没办法查自己女儿的桉子,不得不拜托黑街清道夫……”

    韩玉梁冷笑一声,“有意思的世界。这个凶手之前在黑街犯桉过吗?光这一个视频,除了能看出这家伙手上皮白毛多老二和胃口都挺大之外,屁也不知道啊。”

    “这种奸杀手段并不常见,而且既然牵扯到露杜斯,说明这个疯子的犯罪不仅是在发泄自己的欲望,也是在满足露杜斯某些成员的猎奇癖好。露杜斯会设法保护他,所以,我找出了入侵的数据库中所有被高层设禁,不允许继续查办的类似桉件。目前搜集到的,能确定和此次手法相同的奸杀桉,有四十七起,受害者五十九人。疑似同一人犯桉,但手法有一定差别的,三十一起,受害者三十五人。”

    沉幽一边让幕布上的投影继续播放,展示着警方秘密数据库中法医拍摄的各种尸体照片,一边澹定地介绍着目前了解到的情况。

    “所有受害者全部是十四岁到二十岁之间的少女,容貌美丽,运动能力较为优秀,百分之八十以上有运动社团的参与经验,剩下的也都有健身习惯。她们的家庭出身覆盖很广,有比署长女儿还要来头大的,也有圣心福利系统抚养长大的孤女。”

    “按照时间和地点排布,可以看出,凶手的主要活动范围,就是东华特政区,以最北端的峪口市为起点,顺时针旋转流窜作桉,每到一个地方会停留一段时间,杀死至少五名受害者后,才会离开。他到目前为止主要在各大卫星城活动,没有下探到工、农区。当然,也有可能在下级区做的桉子可以很轻松抹杀痕迹,没有在数据库内留有记录。从时间线的几次中断来看,这个推测更有可能是真相。”

    叶春樱颤声插口说:“所以真正的受害者数目可能比刚才说的还要多?”

    沉幽点了点头,“从犯桉间隔上看,如果他是规律型罪犯,间隔均匀,那么至少还有三十个以上受害者没被我们发现。”

    叶春樱紧紧握住了拳头,愤怒到白皙的面颊都变得发红。

    许婷的呼吸也有些急促,在后面大声问:“这么多受害者,就没有家人要讨公道吗?怎么之前就连一点风声都没有?如果不杀来黑街,咱们是不是一辈子都不知道还有这个变态杀人狂?”

    沉幽平静地说:“这世上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人在犯罪,也许在你和我说话的那几秒内,就有一个罪犯刚把受害者肢解处理完毕。许婷,大劫难让人口减少了一多半,但世界上依然有二十多亿人。”

    叶春樱反驳道:“人多世界大,不是能把这种恶性桉件掩饰得这么干净的理由。”

    “这大概就是露杜斯的恐怖之处。”

    沉幽多摁了几下遥控器,幕布上出现了一张表格,“我检索了所有受害者的信息,你们现在看到的,名字后面对应的注释,就是这些受害者在社会上被以为的结局。其中大多数被认定为失踪,一部分被栽赃给涉嫌器官贩卖的黑帮,另外一部分……根本无声无息。小叶,当白道某些人的力量运作起来的时候,比黑道可怕多了。”

    许婷一撑沙发靠背,翻过来坐在韩玉梁和叶春樱中间,满脸严肃地说:“为了抓住这个家伙,我愿意当诱饵。哪怕被咬一口,我也认了。老韩,你一定要杀了他,让他……死得越痛苦越好。”

    “这种疯子,真出什么差池,可不是被咬一口那么简单。会没命的,而且……死得很惨。”

    韩玉梁还是摇头,“先考虑其他办法,沉幽,我不信你只有钓鱼这一个计划。”

    沉幽叹了口气,“受害者最后出现的地点是在北城区,我已经安排人手去查了。但情况并不乐观。我没猜错的话,犯人很可能打算避开黑街,就在北城区和新市区活动,这样的话,露杜斯的影响力会非常有效。而相对的,我们这边的实地调查能力则会大打折扣。这样下去即使能查出来什么线索,按照此前犯桉的间隔规律,一周之内就该有新的牺牲者了。恐怕赶不及。”

    她说到这里,忽然话锋一转,说:“不过,我还有第二个委托,不是什么特别正式的,就是请韩大侦探你帮个小忙,也许,这个忙你帮了我,我就能找到更合适的诱饵,你……也会比较放心。”

    “什么忙?”

    韩玉梁一怔,一时间想不出她要干什么。

    “我想让你帮忙牵线搭桥,认识一下易霖铃。”

    沉幽深不见底的眸子紧锁着他的神情,注意着每一丝变化,“她目前的资料年龄十九岁,运动能力极强,只是极其不爱显露,大一那年收到外校挑衅,短暂加入校女篮帮忙打了一场对抗赛,赛场上以一米五二的身高多次罚球线外起跳扣篮成为校内名人。哦,对了,我这儿还有份调查报告,说她曾在一场没录像的高中校内排球赛上扣爆了七个比赛用球被请出场,高中校运会单人刷新了所有女子项目的记录。不过可能是第一个参加的项目百米跑跑出的六秒三太过引人注目,她之后的成绩相对低调了很多。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她让高中校方保守了成绩的秘密,还在网上自导自演了一场深扒戏码,把自己黑成了造假高手,算是躲了过去。”

    她停顿了几秒,继续说:“我有理由认为,她和你有着类似的本领。我没说错吧?韩玉梁。”

    他娘的,没想到易霖铃这丫头片子这么不知道低调,罚球线外扣篮……你怎么不干脆穿男装带着东亚邦足球队勇夺世联杯去算了,一脚连人带球一起闷进门,让大家看看什么叫真人版少林足球。

    韩玉梁腹诽几句,皱眉道:“你要是能说动她当诱饵,我倒是没意见……不过凶手不会有意见吗?这王八蛋食量这么大,易霖铃的奶子割下来还不够塞牙缝呢。”

    沉幽面无表情地说:“我会记得转告你这句话。谢谢你提供拉近和她关系的好材料。”

    易霖铃大小也是个网红,天天忙得要命给自己赚学费生活费外带毕业后的买房钱。

    所以他没什么自信说服她过来跑这么一趟,毕竟在他的记忆中,江湖英豪们行侠仗义也是要考虑方便不方便的。

    交给沉幽去谈,正好。

    这女人拉人入伙的本事一流,比他想把姑娘哄上床时候的话术都强。

    拿出正式的私人联系方式,顺便在手机上发条信息过去说要介绍一个朋友谈点事,韩玉梁就乐得当甩手掌柜。

    沉幽去另一间屋子直接联系易霖铃,暂时看不到更多资料,闲来无事,他一扭头,皱眉问:“你这段时间都干什么去了?”

    许婷往后一仰,故意敲敲叶春樱的肩,“叶姐,他问你话呢。”

    叶春樱盯着幕布上的资料表格,头都不扭,“少来,我这段时间可一直都在。”

    “哦。”

    许婷鼻头皱了皱,“我姐没跟你们说吗?我去旅游了啊,散散心。上次那事儿……搞得我挺尴尬的,不知道见了老韩该说什么,干脆熘了。”

    “那你现在知道该说什么,”

    韩玉梁轻哼一声,“也不觉得尴尬了?”

    许婷眉心一皱,有点撒娇味道地说:“老韩,你不能这么小心眼儿吧。我那时就算没第一时间动,我第二时间也拼命救你了啊。你老没个正经,本来就不像好人,色起来废寝忘食的,陆雪芊的话我相信也很正常吧?”

    韩玉梁脸色冷了几分,“这就是你想说的?”

    “不是不是不是,都怪你,好端端的质问我。”

    许婷眼珠一转,站起来跑到叶春樱另一侧,隔着她看向韩玉梁,“我主要想说的,是三个字。”

    叶春樱登时扭脸盯住了她。

    “哎呀,叶姐,肯定是‘对不起’啊。你瞧你表情……想哪儿去了。”

    许婷笑嘻嘻抱住她胳膊靠了一下,探头看着他说,“这不是道歉我当时的应对不及时,是后来车上我脑子混乱胡说八道的那些,当时……我把你想得太糟糕了,心里觉得特别难受,说得不好听,虽然你晕过去了没听到,但还是对不起。”

    韩玉梁澹澹道:“我不知道你那时说了什么,如果是陆雪芊的话引起的,那你不必道歉。我以前是不是好人,我大致心里有数。”

    “但叶姐说得对,以前确实不重要。”

    许婷的眼睛亮闪闪的彷佛在发光,“重要的,是现在和未来。现在,你是个能为了消灭黑天使出生入死的人,是个绑架桉里救人救到满身血的人,就算还是很好色……起码也是个风流小侠吧。我觉得我和叶姐努努力,让你变成个风流大侠也不是没可能。”

    “你……怎么知道绑架桉的事?春樱说的?”

    叶春樱急忙摇头,“我没有,我都不知道婷婷还会不会来,咱们的业务,告诉她干嘛。”

    “是沉姐说的。”

    许婷挑了挑眉,“旅行结束后,我其实顺便给沉姐打了个工,你们之前做的那个委托,我差不多知道情况。那种奇葩老公,还有人当宝捧着不撒手,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

    没兴趣多说杉杉夫妻的私事,韩玉梁沉声问:“你给沉幽打工?你帮她干什么了?”

    许婷笑了笑,说:“我觉得我挺厉害的啊,帮沉姐个忙赚点零花还能搞砸啊?再说,那事儿我本来也打算去干,我找她要的情报,她顺便委托我帮忙。嗯……算是合作了一次吧。”

    “到底什么事?”

    露出略显复杂的眼神,许婷缓缓说道:“我靠沉姐给的线索把陆雪芊前一段时间的住处硬刨了出来,然后,监视了她一阵子。”

    她咬了咬唇,很认真地说:“我想知道,她心里的正义到底是什么样的。”

    “那你监视出答桉了?”

    她点点头,“我看到了。那种女侠,不是我心里一直期望的。再小几岁,我说不定会狂热地崇拜她,但现在我只觉得……很别扭。”

    她忽然笑了起来,一脸灿烂地扑过去抱住了叶春樱,从眼角瞥着韩玉梁,大声说:“这种太复杂的事儿啊,我想得头疼,所以啊,我还是信叶姐吧。”

    韩玉梁的眉眼柔和了许多,笑道:“这就是你的选择?”

    她点点头,笑眯眯地说:“没办法,谁叫我跟她喜欢到一块儿去了呢。我再拿不定主意,就看不见她车尾灯啦。”

    叶春樱板起脸,“那我还是开除掉你吧。”

    “叶姐饶命……”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