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青云大陆

章节目录 【青云陆大陆】(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2019年8月23日青云大陆·第三章云腾家的家徽端正的印在正殿正中的纸墙上,正对着绘画着栩栩如生的山川地理图正门,要是纸门被左右拉开,就可以居高临下的看到院中的池泉园了。ξōйgtéΝgχs.ORg

    那栩栩如生的山川地理图不只是一面纸墙上才画有,而是前后左右四面都有,而且是连成一气的气势。最终山川地理图的两头跨越四面纸墙的距离衔接上云腾家的家徽左右两侧,如同天下的江山托举着云腾家一般。

    正殿的顶端不是使用白色的纸墙,亦有一副画作,那是一副两条金色的升龙环绕住云腾家家徽的画。如果静静观察的话,就感觉到两条龙围着云腾家家徽在游动一样震撼,特别是看着龙的眼睛会感到无比摄人。

    家徽是白底红纹的样式,就像是天空燃烧的云,其势就像是云在不停云卷云舒,不停的运动着。能以静态画作营造出动态美感,已是宗师级的画家所作。

    正殿内的四个角落里,也没有空闲着,而是立着四盏青铜鹿角高脚灯座,那每一个灯座上散开出的鹿角多达二十五支,四座灯座一共就是一百支姿态各异的鹿角。每一个鹿角上都点燃了一根白色的蜡烛,一共加起来就是一百支之多。它们彻夜不灭的照亮着云腾家的正殿,因为这里是云腾家家主住的地方。

    家徽旁右边的漆黑硬盔甲,纹风不动的立在家徽旁边,就像在守护云腾家一样,和左边的棕色大肚小口花瓶并上面插着的粉色高枝鲜花相得益彰,各自展现着自己的威严和美丽。

    正殿的左右面是左右暖阁,左边的一间是属于云腾家主云腾义的,右边的一间属于云腾夫人豪姬,有时云腾夫人会去左边的暖阁和云腾家主同眠,但是云腾家主按照家规是不能去右边的暖阁居住的。

    左右暖阁的里面都有面向远景的窗户,只要打开窗户举目瞭望就能看到远处立着的田方城和云见城,三个城互为犄角、彼此守望,巩固着云腾家的江山。

    窗户的下面就是峭壁山崖,鬼神难入,这是特别设计的,是为了避免刺客行刺。云桂山城的御殿有七重,御殿下面就是云腾家的兵营,一直从山中蜿蜒的延伸到山下,把云桂山城守得水泄不通。来往进入云桂山城的人要经过三十道门墙,每道门墙都有一队二十人的亲兵守护,最后才能抵达御殿的第一层而已。如果这三十道门墙有一道出现问题,亲兵就会吹响号角,各营的兵马听到了紧急号角一响,就能断定是那一层的门墙出现问题,就会第一时间赶来守护云腾家主。

    ※※※※※※※※※※※※※※※※※※※※※※※※※※※※※※※※※※※※※※※衔接着御殿第六层和第七层的是一条蜿蜒的露天走廊,在第六层尽头的城门处有五十个云腾家的亲兵把守。两排有厢房,是亲兵休息和饮食的地方,这里视野开阔,只有飞鸟才能经过这里达到那第七层的圣殿去。那里是云腾家权利巅峰所在的地方,也是决定云腾家命运的地方。

    蜿蜒的露天走廊从第六层开始逐渐向上不断延伸出去,走廊的两边是云腾武亲自设计的园艺,在保证视野开阔的前提下,又要自然雅趣、静美柔和,色彩不可鲜艳也不可过于淡薄。

    蜿蜒的露天走廊沐浴着暖人的阳光继续往前延伸和攀爬,通向一座山崖边的崖亭,这里的风景和视野最是开阔和美丽,是云腾义和豪姬休闲的地方。两个人经常在这个亭子里,对坐品茶、歌舞乐曲、还有一起俯视着云腾家的天下。

    山下的那一片片良田,还有那行走在地上的百姓,更有云腾家的千军万马演练时热血沸腾的身影黑压压的一片运动着。

    蜿蜒的露天走廊从崖亭开始再次往上攀爬延伸,走廊的两边不远处已是陡峭倾斜的山崖了,这样的设计和选择是为了更加的保护云腾家家主的安全,因为他的安危关系到云腾家的命运和存亡。

    此时,云腾夫人已经站在了御殿第七层后厢房右边的走廊上。

    左和右两条通往池泉园和正殿的走廊,有不同的定义,分为男左女右,走错者按云腾家家规属斩无赦之罪。云腾义一直用严格的家法执行家规,一直用严肃的人生态度面对人生,面对这已经战乱五十年的信朝天下,如今已是信朝二百五十年了。

    云腾夫人外层穿着淡蓝底黑花纹的庄重礼服,礼服里面第一层是红色的常服,第二层是白色的贴身内衣,三层衣服的衣领层叠相间显现,层次分明、相得益彰。

    礼服属于上身平直设计,硬领优雅的交叉贴护着云腾夫人细长的颈子,礼服有着两条宽大且短的云袖。腰部上系着一条紫黑色的腰带,腰带以下,礼服的裙摆从中间分开并翻卷九十度,然后垂落地面上,行走间拖行的礼服裙底与木地面摩擦会发出沙沙的细微又悦耳的声响。

    由于腰带以下的礼服裙子是从中间分开并翻卷的样式,所以露出了第二层的衣裙红色的常服,这样一来在行走间就能欣赏到云腾夫人腿部走路的美态。

    红色的常服被淡蓝底黑花纹的庄重礼服半包裹着长腿展现在人们的眼里。云腾夫人走路的小脚上穿着银灰色漆亮的袜子,她就是这样按照家规有些缓慢的行走在漆亮的木地板上,就像是孔雀开屏一般向人迎面雅步走来。

    纸扇是云腾夫人不可缺少的物件,行走的时候白皙的右手捻着不同款式的纸扇,能增加人的气势和韵味,展现想要的不同魅力。

    细长的颈子上,是云腾夫人的脸,那是一张带点婴儿肥的标准瓜子脸,让本来比较立体的脸型增多了一份丰满。修长秀气的淡眉下是一双斜飞的凤眸,总是露出摄人心魄的目光,气势紧追云腾家主云腾义。

    凤眸下面是立体高挺又瘦长的瑶鼻,鼻尖收的尖小又带着圆润的弧度,给人感觉有这样鼻子的人是具有八面玲珑的性格。

    瑶鼻下是一张颠倒众生的樱桃小嘴,唇色天生红润无需上唇彩。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两边轻轻上扬,然后会露出背后排列得整齐的贝齿,那漆亮的贝齿大小合适,在云腾夫人的脸上与尖圆秀气的下巴组合起来特别让人心动。

    一头长及腰臀的漆黑秀发,往脑后梳过去,在螓首的顶部结成一个方形发髻,然后从右边插入一根银饰的长步摇,步摇的尾端连着雨滴水晶流苏。没有参与结发髻的另一半秀发分两份各垂泻在胸前和腰背上。那贴盖在胸前的两束秀发有一点特别,底部被平整的剪成了宽宽的一字型,这样更增加了云腾夫人的气质和独特魅力。

    ※※※※※※※※※※※※※※※※※※※※※※※※※※※※※※※※※※※※※※※云腾夫人豪姬,走在通往正殿的走廊上,下人们都半跪了下来按家规低着头,就算主人走过去了依然如是。身后跟着两竖排共八名侍女,都穿着粉色的常服,略微弯着腰和半低着头,紧紧的跟在云腾夫人的身后两侧。

    云腾夫人在右厢房正中走廊的位置停住了轻轻的步子,转头望向院中的池泉园,这个角度和坐在正殿观赏池泉园的角度,风景和韵味又是不同的。

    云腾夫人捻着纸扇的玉手轻轻抬起,用折起的纸扇斜着挡住自己的红唇,但却露出了右边往上弯曲的嘴角。像是在欣赏池泉园,又像是在笑话龙形龙池里那色彩斑斓的鱼群云腾夫人只停留了十几秒,便继续用轻轻的步子走向正殿,后面排列得整齐的八个侍女丝毫不差的跟了上去。

    云腾夫人那斜飞的凤眸注视着关闭着的正殿纸门,自己离那正殿门越来越近了,她那轻轻走动的步子却越来越轻和慢了正殿门外面走廊上半跪着两个半低头的亲兵,门左门右各一人,感觉主人云腾夫人豪姬驾到了,便从容的从左右两个方向拉开了正殿门,于是云腾家的家徽展现在了云腾夫人豪姬的眼帘里。

    云腾夫人这时早把纸扇放入了怀中,向前走了三步进入到正殿里,八名侍女排成一字站在了正殿外面的走廊上,而且是全部面对池泉园的方向。而那两个守门的亲兵,见云腾夫人进入了正殿,于是伸手慢慢的关闭了正殿纸门,然后继续半跪在正殿门的左右门边。

    ※※※※※※※※※※※※※※※※※※※※※※※※※※※※※※※※※※※※※※※正殿内。

    豪姬跪伏在殿内左暖阁的门前,高挺瘦长的瑶鼻离地只有一纸之隔,脸上的神情已经和在下人们面前不同了,变得柔和了许多,散发出了更多的女人味。

    豪姬就这样静静的跪伏在左暖阁门前,一声不出,身体也丝纹不动似的,一双白皙的玉手交叉按在了身前的漆亮木地板上。

    一会儿后。

    “是豪姬吗?”左暖阁里传出云腾家主镇定自若的声音。

    “是”豪姬加重了力道回答。

    “是,林雨家,派人来了吗?”云腾义说。

    “是,林雨家派来使者,求见家主。”豪姬加注了力道的回答。

    “林雨家派人来有何意?”云腾义依然在左暖阁内发生声音。

    “是关于商贸往来的事情。”豪姬说。

    “是来探听虚实的。”云腾义加重语气说。

    “是。”豪姬回答。

    这时左暖阁的纸门被云腾义自己拉开了,已然穿好软甲的云腾家主威严的站在了脚下依然跪伏着的豪姬面前。

    云腾义低头看着豪姬,只见她发髻下的如云秀发整齐的散开铺在其背上,铺在其华丽的礼服前,铺在了自己的眼帘里面“宣,林雨家的使者,来正殿相见。”云腾义加重语气说。

    “是。”豪姬回答。

    只见豪姬抬起上身,但是依然跪在地上,接着慢慢站起身子,弯着腰轻轻的后退三步。身子站直了的豪姬,手臂弯曲,伸出一双十指并拢的玉手并交叠平行在胸前,然后才慢慢抬起美丽的脸庞看了云腾家主第一眼。

    接着豪姬扯动右边的礼服裙摆,然后缓慢又优美的往右转动身子,再走近门边。正殿的纸门这时缓缓的被从外面拉开了,池泉园又展现在豪姬的眼前,它依然没有改变,它依然守在院中等待着主人的欣赏,细听着主人的心声,更,旁听着天下的故事※※※※※※※※※※※※※※※※※※※※※※※※※※※※※※※※※※※※※※※正殿。

    殿里盘坐着三个人,云腾义盘坐在正中的软垫上,身前置放着茶器,茶器上置放着茶壶和三支茶杯等茶器用具。茶器的右边跪坐着云腾夫人豪姬,左边盘坐在软垫上的是林雨家的使者,一个五十岁身穿黑色华丽常服的老头。这个老头看似老实,但是双眼有时露出狡猾的目光。

    豪姬跪坐着往前挪移了一点,然后优雅的双手提上茶壶的把手,缓慢的给云腾义前面的白玉茶杯满上七分(成)茶,接着又优雅的给林雨家使者满上八分茶,这一分之差不能差之毫厘。

    豪姬为两个男人满上了茶以后,并拢五指伸出右手作出请式,稍微点头,先请林雨家使者品茶。林雨家使者点头回礼,然后小心的拿起白玉茶杯,先是闻了一会茶的茶香,然后一口饮下。喝完后,林雨家使者向豪姬点头答谢其请茶之情。

    豪姬见林雨家使者喝完茶后,轻轻的挪动身子面向云腾义,先点头示意,也并拢五指伸出右手作出请式。云腾义点头回谢,接着也小心的拿起白玉茶杯,也闻了一会茶香,然后一饮而尽。然后,豪姬和云腾义两人同时点头示礼。

    “我们云腾家的茶,还合使者的胃口吗?”云腾义习惯的运胸中之气说话。

    “茶是好茶,茶人更是世间少有。”使者回答。

    “尊敬的大人,在下听闻近日明南国近海刮了台风,大人的家里受了灾害,在下已经备好了薄礼,等下请大人带回去,并带我向你的家人带去云腾家的问候。”豪姬慢条斯理的说。

    “云腾夫人殿下,小人接受了。”使者点头回礼并感动的说。

    “如今林雨家的生意,在明南国做的风生水起,两国也向来交好,不知道使者今日来有何要事?”云腾义说。

    “回禀云腾家主,近日我林雨家虽然受了天灾,有些损失,但是今日运来的海盐,价格丝毫不涨,以示两国交好。”使者说。

    “谢,云腾家和林雨家向来交好,林雨家这样可谓是患难真见情也。”云腾义说。

    “林雨家能体谅我云腾家少田缺盐的苦处,在下代云腾家万分感谢。”豪姬点头回礼说。

    “如今明南国的形式,风名一家独大,似有吞并他国的意思,不知云腾家可有什么对策?”使者点头回礼再问。

    “豪姬,你有什么看法?”云腾义看向豪姬说。

    “如今风名家石高达到了十万石,你我两家各有七万石,如果我们两家不联合起来就会被风名家一个个吞掉,但是如果我们两家团结在一起,我们的石高加在一起就达到十四万石,比风名家还高出了四万石呢。”豪姬慎重的说。

    “豪姬,你说的很好。”云腾义说。

    “云腾夫人殿下,说的非常好。”使者说。

    豪姬那一双斜飞的凤眸,不时的盯着使者的眼睛看,转瞬即逝。是在不断的观察判断使者的用意和目的。但就是转瞬即逝的刹那,豪姬的眼神也深深的摄人心魄。

    “云腾家和林雨家结盟的话,我们两家有十四万石的石高,可以平均动员一万四千人,风名家有十万石高只能平均动员一万人,这样一来我们在兵力上是有数量上的优势的。”豪姬慢条斯理的说。

    “我们林雨家同意和云腾家结盟,但是兵力不能这么算账,我们地处海岸,还要防备他国从陆地和海面对我林雨家的进攻,而云腾家在林雨家和风名家之间,并不会受到他国的战争威胁,一旦开战云腾家可以一往无前,而我们林雨家的地理位置可能会受到多方他国的进攻。”使者说。

    “那林雨家主,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云腾义运胸中之气说。

    “我家主的意思是,一旦和风名家开战,林雨家只出二万石的兵力相助,剩余五万石的兵力自保,而且林雨家如果遭到他国的突然袭击,云腾家必须立刻派兵支援林雨家。”使者说。

    “我们云腾家七万石只能平均动员七千人的兵力,要面对风名家十万石的兵力,已经落于不利的境地了。”豪姬有些激动的说。

    “远近各国都知道,云腾家的骑兵是明南国最强之兵,风名在石高上的优势,并不能算真正的优势,我相信在斗志上云腾家比风名家更胜一筹。”使者说。

    “一旦开战,林雨家必须动员三万石的兵力,来配合云腾家和风名家的战争。”云腾义运胸中之气说。

    林雨家使者听见云腾义放下话来,知道这是云腾家最后的条件,低下头,两颗眼珠子在眼眶里快速的转动着。

    “好,林雨家同意云腾家的意见,在下回去定会慎重的转告我林雨家家主,今日我们就签下盟约。”使者开心的说。

    豪姬的心里话:“这个老狐狸,我就知道他在玩手段,林雨家主一定是许了他出三万石的兵,他却硬说只能出二万石,哼!而且这个老狐狸低着头的时候,眼珠子在我大腿上一直瞟来瞟去的,哼!哼!”

    这时,云腾家主站了起来,豪姬和使者见此也立刻的站起了身子。两人望着云腾义,看他有什么话下达。

    “今日就到此吧。”云腾义说。

    云腾义说完话,就径直的走出正殿,走向了西厢房,因为澡堂就在西厢房里的隔间中,云腾义真的有点累了。

    “恭送云腾家主”豪姬和使者连忙跪伏于地异口同声的说。

    “豪姬,替我送送林雨家使者。”云腾义在走廊上突然站住脚步,运胸中之气说。

    “是”豪姬加重语气回答。

    豪姬是知道云腾义的想法的,云桂山城下不远处,在使者回去的必经之路上,云腾家的骑兵营正在演练骑兵战法,为即将要来的战事做积极准备。豪姬知道云腾义是想让使者在回去的路上,能够看见云腾家骑兵演练热血沸腾的场面。

    这样一来,也是威胁警告林雨家,不管在任何情况下,不要对云腾家轻举妄动。

    豪姬陪伴着使者一路走出圣殿,然后顺着悬空的露天走廊穿过崖亭,再走上悬空的露天的走廊一路向下,一会儿就来到了第六层的大门前。

    那五十名镇守这里的亲兵,排列整齐一齐半跪下来,接着同时转动戴着头盔的脑袋望着云腾家主夫人。

    豪姬轻轻的步子也停在的亲兵们面前,打开右手上的纸扇然后在胸前轻轻扇动着,斜飞的凤眸射出摄人的光彩。

    “云腾家的未来就靠你们了”豪姬把纸扇重新叠回捻在手上并举在腰间,然后拉高声线说。

    “为云腾家,舍生忘死。”五十名云腾家的亲兵齐齐呐喊道。

    林雨家的使者站在豪姬的旁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豪姬的风华,也被她的魅力和气概所折服。穿着庄重礼服的豪姬,玉手上捻着纸扇,稳重优雅的站在亲兵们的身前,红色的常服裙摆下露出了一双秀气的鞋尖。每一个望着云腾夫人的亲兵们眼里,都露出了敬佩崇拜的目光,甚至有的亲兵们双眼都湿润了。在这个乱世战国中,一个女人为了家国而四处奔波,这是很少见的事情啊。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