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神雕遗篇

章节目录 神雕遗篇(遗1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2019年8月23日16、最后的战斗元兵押解郭破虏进大帐,之所以阿术没有跟着一起来,是因为阿术匆匆把俘虏交给刘整之后,又要忙着是去剿灭宋军的残余势力。LoИgtΕИGXδ.ǒяG在追杀郭襄的途中,巧遇杨过夫妇,让杨过将郭襄从他眼皮底下救走了。他知道,这天底下没有那么巧合的事,所以就派人一直偷偷尾随在他们的身后。

    漫山飞雪,杨过一行人只要走过,纵使轻功再好,也会在雪地上留下踪迹。

    因此探子一直跟随在他们身后数里之远,也没能让对方发现自己。越过山峦,在山坡上朝下望去,山下一直摊开了一排连营,营头战旗飘扬,猎猎有声。

    原来,张世杰的人马驻扎在山后!

    张世杰几次想要冲透元军的重围,杀进包围圈,营救襄阳,可最终还是没有得逞。现在襄阳已破,阿术可以腾出手来,专心地对付两淮军。淮军一灭,宋朝便再也没有可恃的兵力了,直捣临安,易如反掌。

    阿术见两淮军势大,不敢轻敌,只好先押着郭破虏回营,将他交给刘整。第二天还没等到天亮,就点了两万精兵,越过山峦,搦战淮军。

    张世杰世之名将,阿术不敢轻敌。此前他们两人之间已经有过多次交手,互有胜负。如今他终于摸到了宋军的营地,打算给他来个当头一棒。

    阿术的人马悄无声息地越过了山,在宋军大营前列阵。几番鼓噪之后,却不见营内有任何动静。直到这时,阿术才看得真切,宋军的上空,虽然战旗飘舞,但营内却无一个人影,甚至连箭楼上都看不到人迹。

    “启禀元帅,末将已到营前查探,未见宋军动向!”一名偏将赶来禀报道。

    “再探!”阿术心下好奇,莫不是张世杰知道他要来,连夜带着人马,从营里撤退了?但瞧这模样,也不像匆匆而逃的样子,要不然,怎么连战旗都来不及收起。

    “元帅,宋营之内,空无一人!”第二波前去查探的斥候回来禀报。

    “擂鼓,入营!”阿术道。既然宋军撤了也好,白白让他捡了这许多辎重。

    “元帅,不可!小心有诈!”一名偏将在旁提醒道。宋军的营地,看上去确实有些古怪和蹊跷,仿佛在数万人马,一下子凭空消失了一般。

    阿术久经沙场,自然也不是没堤防宋军使诈。可是现在他麾下精干将士两万余人,淮军也不过四五千人。最重要的是,他的将士,现在正挟襄阳大捷的余威,一以当百,若是真与淮军对上,岂有不胜利之理?

    “饭桶!有甚好怕?传令左右两军,加强戒备!”阿术一吹胡子,怒喝偏将。

    一通战鼓罢!前队的人马忽然往前冲杀过去,如风卷残云一般,到了宋营门口。却见宋营大门紧闭,四面高筑栅墙。绕了半天,也没绕出一口可以进入的缺口来。

    阿术见前部人马进不去宋营,便道:“传令前部,放火烧毁营门,冲杀进去!”

    还没等传令官答应,忽然宋军之中,穿出一阵喊杀声。躲在箭楼里的宋军忽然现身,飞矢一下子朝着正蚁聚在大门前的元军射去。

    元军的前部人马,由于在大门前绕了几圈,队型已有些混乱。忽见宋军杀出,还来不及重整队形,顿时被射伤无数。

    阿术冷笑一声,道:“雕虫小技,也敢在本帅面前卖弄!”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却暗暗庆幸。亏得他刚才谨慎了一些,只让前部人马逼近。要不然,现在进退两难的是他的本部兵将了。

    “传我将领,二部、三部人马,赶杀上去,增援前部!”阿术坐在战马上,身子魏然不动。光从稳如泰山的语气里,就能听出他对此战胸有成竹。

    宋人,不过是一条羊!他们草原的勇士,是一头狼。再多的羊,见了狼,岂有畏惧的道理?

    元军大阵上号旗一挥,二部、三部的人马,紧跟着前部踩过的脚印,一起掩杀上去。

    隔着宋军的,不过是一层薄薄的栅墙,襄阳固若金汤的城墙都被他打破了,这层栅墙又能算得了什么?

    前军三部已经尽数冲杀上去,阿术忽然发现自己的视线好了许多。没有了前头的战旗遮挡,他对发生在宋营前的交战,看得清清楚楚。

    元军想要防火烧毁栅墙,弓弩手拉圆了火箭,朝着墙上疾射。不料宋军的栅墙上,都糊了一层湿泥,火箭一沾上那湿泥,不仅烧不起来,火焰反而被泥水扑灭。

    “哼!困兽犹斗!”阿术又是一声冷笑。

    他的笑声未落,忽然听到身后连接响起了几阵惨叫声。他大惊之下,急忙回头一看,只见从身后的山坡上,也射来了一阵密集的箭雨,落在毫无防备的后军大阵里,整个大阵顿时被射得七零八落。

    “怎么回事?”阿术大怒,喝问道。

    “元,元帅,”后军的将领匆匆赶来,向他禀报,“身后的山坡上,忽然杀出一支宋军,依山为险,居高临下,射伤了我许多勇士!”

    “居然还有埋伏!”阿术有些吃惊,忙离开了帅台,策马往后军大阵奔去。

    还没奔进大阵,就见漫天飞蝗,到处飞舞,后军将士,无不举着盾牌,不敢动身。

    稍有不慎,便让流矢射进破绽之中,哭爹喊娘。

    “元帅,不能再往前去了,危险!”后军将领急忙拦在阿术的身边道。

    “让开!”阿术把那将军推开,冒着箭雨,奔到山下。在刚才排兵布阵时,发现宋军大营和山坡不过三五里距离,却又不敢靠的太近,生恐被宋军察觉,趁他立足未稳之际,引来一阵冲杀。因此只得紧靠着山坡设阵,后军大阵一般是设在山脚上的。却不料身后忽然杀出一队人马来,依靠着山势,对着他就是一阵乱箭,杀得他后军伤亡惨重。

    “阿术!我杨某要为郭伯父报那血海深仇,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快快下马受死!”山坡上,立着一名长发飘飘的独臂大侠,手中握着君子剑,指着阿术喝道。

    “杨过?”阿术大惊。几天前,郭靖冒死杀出襄阳,在榷墙前与回回炮队血战,他已几乎生擒郭靖父子,不料杨过从旁杀出,令宋军反败为胜。他直到现在都记得,从杨过手里射出的那一杆长矛,虽然他眼睛已看得真切,却无从闪避。

    “快!别躲在这里等死!赶紧杀上去,生擒杨过者,封万户侯!”阿术把剑一指,指挥后军人马一齐往山坡上杀出。

    “杀!”元军见元帅号令,岂敢怠慢,齐齐发出一声喊,拼了命一般地朝着上山的小道涌去。

    杨过不屑地对着阿术笑笑,指挥身边的士兵,只对着那条小道上射箭。顿时,那上山的小道,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杨过,你以为这样,就能挡得住本帅吗?”阿术道,“盾牌兵先上!长矛手、长枪手随后!”

    元军顿时在箭雨之下,迅速地调整了队形。前头一排盾兵掩护,使枪矛的都跟随在后面。

    宋军又是一通箭雨落下,不料飞矢落在坚硬的盾牌上,无不折断。这样一来,元军更是大了胆子,顺着蜿蜒的山路,奋力登山。

    杨过见元军攀登上来,急忙对身边的将士喊道:“快,往山上撤!”

    宋军顿时停止了射箭,纷纷往山坡上逃去。

    “杨过,看你能逃到哪里去!”阿术心里冷笑。越过山,还是襄阳。襄阳如今早已在蒙古的手中,他就算再奋力登爬,到头来仍是死路一条。

    山路上,宋军在前头踉踉跄跄地逃,元军在后面紧紧尾随。还滞留在空地上的鞑子,只要山路一空出来,便不停地涌了上去。顿时,那窄窄的山路上,到处挤满了人头。

    杨过率着宋军,登上了一个平台,放身后的宋军全部走过之后,忽然大喊一声:“放!”

    躲藏在山坡上的宋军一下子从雪堆里现身,几十个人一齐用力,将几块滚圆的巨石,往山下推了下去。

    巨石发出一声怒吼,有如仍在誓死抵抗的忠义之士,轰隆隆地顺着山路直往下滚落。山路的两边,都是凸起的怪石,因此无论山路再怎么崎岖,那巨石依然滚不到外头去,直朝着上山的轨迹,一路滚落下去。七八块巨石一道,犹如万马奔腾之势。

    “不好!有落石!”冲在最前头的元军盾兵,一见滚石朝着他们直扑过来,顿时惊慌失措,赶紧调头要往山下跑。不料身后的道路上,早已挤满涌上来的士兵,哪里还有落脚之地,还没等巨石砸到,许多人早已被挤下山去,跌得粉身碎骨。

    “快!快回来!”阿术这才发现自己中了杨过的诡计,急得大叫。可为时已晚,那一排巨石,早已咔擦咔擦地从山路上碾压而过,留下了一道血淋淋的轨迹。

    前头的士兵乱,拼命地要往下挤,后面的更乱,甚至连救命都来不及呼叫,早已被碾压地尸骨全无。

    可怜这些元军,在被杨过的箭阵死多活少地过滤了一遍之后,原本以为可以活捉杨过,不料却被巨石一压,所剩无几。

    “杨过,我要杀了你!”阿术大怒,指着杨过大骂,却恨自己没有生了一对翅膀,不能飞到山上,与杨过决一死战。

    “元帅,此处危险,快撤回前队去!”阿术身边的将领一看后军人马几乎被碾压得全军覆没,急忙护着他,往前军奔去。

    阿术惊魂未定地撤到前部,却见前队三部人马,依然被宋军抵挡在大营之外,不由又是怒火中烧,大骂道:“饭桶,快架人墙翻过去!”

    宋营的栅墙仅有一人多高,却足以抵挡元军起兵的冲锋。鞑子步兵听了元帅的号令,急忙上前,替换了正在墙下交战的骑兵,叠起罗汉,翻越栅墙。

    宋军一见元兵翻墙,忽然营内响起了一阵鸣金之声。原本守卫在墙后抵抗的宋军,顿时纷纷地往后撤去,任由元军翻墙。

    一时间,千余名鞑子贴着栅墙,不停地朝着里面翻了进去。

    “不好!快撤!”阿术虽然不能猜到宋军要用什么方法对付他,但多年的征战经验,已经让他意识到,敌军的忽然后撤,必然又是诱敌之计。刚刚在山坡上吃了杨过的亏,这一回,他不得不更加小心谨慎。

    但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忽然见宋军大营里,射出一阵火箭来。他们的火箭,一碰到栅墙,却顿时燃烧起来,而且烧得比想象中的更快。那些正在翻墙的鞑子,瞬间被烈焰吞没。

    原来,宋军的栅墙,一面涂了湿泥,一面却抹了硫磺。从外头射来的火箭,自然碰上的是湿泥,但从里头射出来的火箭,却能引燃硫磺。

    栅墙化作了一条火龙,不仅吞没了翻墙的士兵,更阻止了元军起兵冲突的脚步。

    “啊!”阿术捶胸顿足,本是一场必胜的战斗,想不到却成了一场惨败。

    但是今天的阿术,好像出门没看黄历,他的倒霉事情,还远不止此。就在他懊恼不已之时,忽然听到两边战鼓突起,两队宋军精骑朝着他的本阵直杀过来。

    阿术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得,两边又遭受夹攻,好像陷入了四面包围之中。

    “元帅,快走!再不走,真的要被宋军包围了!”身边的将领不停催促道。

    阿术即便有再多的不甘心,见此情形,也只好听从了偏将的意见。一跺脚,道:“你们,你们给我等着,终有一天,本帅会卷土重来,杀光你们……”

    “鞑子休走,留下性命!”阿术的狠话还没有放完,就见迎面杀来一名侠女。

    一身素白的长裙,衣袂飘飘如仙,手中的淑女剑,如落花一般优雅,却是在美丽中,暗藏着杀机。

    “是小龙女!不好!快往这边走!”偏将知道小龙女的武艺,哪里敢和她对阵,急忙护着阿术掉转了头,朝着另一个方向逃去。

    “阿术!今日我便要为我爹爹报仇,纳命来!”郭襄却在对面也掩杀过来。

    郭襄的武艺虽然不如小龙女,但她手中的倚天剑,石破天惊。没有屠龙刀,天下神兵,谁敢与倚天争锋。阿术早已见识过倚天剑的神威,不敢对阵,只好召回攻寨的前部人马。

    前部人马撤退下来,护在阿术的身边,与宋军一场混战。阿术趁机寻了个空子,仅带着十余骑,冒死突破了重围,落荒而逃。

    这时,杨过也带兵下了山,几队人马合兵一处,直杀得鞑子鬼哭狼嚎,抱头鼠窜。杨过方才一直在山坡上放箭,现在终于到了战场上大显身手,带兵在鞑子的溃军后紧追不舍。

    “杨过哥哥!”郭襄忽然叫住了杨过和小龙女,“穷寇莫追!”

    “襄儿,诛杀此贼寇,正在今日!”杨过杀心未泯地道。

    “杨过哥哥,我们……我们兵力不足,若是远追,唯恐鞑子狗急跳墙,空耗兵力……”郭襄说。

    杨过这才顿住了脚步,道:“襄儿妙计,果然中用。怕是郭伯母在此,也不过如此!”

    原来,这一些的计谋,都是郭襄所出。郭襄被杨过夫妇救到张世杰的大营,却得知张世杰已赶去布置鄂州江防,营内兵力所剩无几。又料想身后断不尽尾巴,鞑子得知了军情,必定会卷土重来,便设下这十面埋伏之计,结结实实地挫了阿术一阵。

    郭襄一听到他提起自己的母亲,脸色顿时黯然下来。不知道黄蓉现在在鞑子的大营里,敌人有没有难为于她。

    “襄儿……”杨过自知失言,赶紧安慰道,“我一定会想办法救出郭伯母的……”

    “哎呀呀!”张大胯子忽然带兵从大营内出来,如丧考妣地哭喊道,“这一阵,便折了数百弟兄,鞑子若是卷土重来,该如何是好!”

    “将军,”郭襄道,“经此一阵,鞑子已被吓破了胆子。他们断然摸不透我们的虚实,料想半月之内,不会再杀过来的!”

    “料想?”张大胯子说,“万一你的料想不准呢?”

    “别胡说!”杨过忽然提升了语调,“襄儿神机妙算,岂能有误?”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