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羔羊妈妈潘心雅

章节目录 羔羊妈羊妈潘心雅(0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作者:dfby2019/08/24字数:7599字翌日清晨,学生们都在班级里进行着晨读,爽朗的读书声充斥着宁外高中部里里外外每一个角落,整个校园洋溢着青春的气息,朝气蓬勃。xjsxgc_com

    “哒…哒…”

    教学楼四楼,一个清脆的撞击声夹杂在晨读声的间隙,有规律响起,由远而近。这魔性的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虽然声响不大,却吸引了部分学生的注意。

    有些耳尖的男生会微微侧耳,传入他们耳朵的是锐物与地面的碰撞产生的声响,节奏冰冷而机械。但不知为何,那声响仿佛每一下都踩在了他们心跳上,很痒,很渴,却无从发泄。

    “哒…哒…”

    随着声响越来越近,一道靓丽倩影出现在教学楼四楼的走廊上。姣好的容颜上一双美眸含春,浅棕色微卷的中长发松软地搭在双肩,给这个端庄淡雅的女子增添了一分明艳活泼的气息。浅灰色的制服下,是一具成熟而饱满的身体,盈盈一握的腰身更突显了胸口傲人的弧度,包臀裙诱人的曲线往下是一双圆润紧实的长腿。浅灰色的高级丝袜薄如蝉翼,轻轻包裹着这双玉腿,在清晨的阳光下闪耀着一层迷蒙的微光。脚下是一堆对黑色的细跟绑带高跟鞋,两条绑带捆绑着纤细的脚踝。随着美腿优雅地踱步,高跟鞋清脆的踩踏声刺激着侧耳的男生们的感官。

    当这道倩影每路过一个班级的门口,都能收获该教室内一大片目光,一道道或艳羡或炽热的目光跟随者她曼妙的侧影,从前门到教室侧面的窗,最后恋恋不舍地目送着她消失在后门。随后教学楼四楼各班又恢复了晨读的状态,但不再像之前那般整齐划一,有人心不在焉,有人窃窃私语。

    而这道倩影本人,不会想到自己只是穿着高跟路过一下走廊,就打乱了课堂秩序,不小心勾起了一些懵懂稚嫩男生们关于成熟与欲的美妙遐想。

    潘欣雅步履匆匆穿过学校走廊,小小打了个哈欠,往办公室走去。

    “还好今天不是英语早读,不然就算是迟到了。”

    欣雅有些无奈,幽幽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都怪老魏昨晚那样折腾人家,我被欺负了那混蛋居然这么兴奋,不正经!欣雅俏脸微红,下意识揉了揉自己的饱满圆润的臀部,其实不仅是臀部,身体多处都还有些隐隐作痛,可见昨晚的战斗有多么激烈。

    欣雅想到昨晚丈夫魏铭禹学着地铁上那个骚扰自己的登徒子,将自己狠狠按在卧室的门上咄咄逼人的盘问被骚扰的经过,然后逐一效仿。那粗暴的揉捏手法和野兽般的喘息声,都让欣雅觉得背后的丈夫十分陌生。

    不顾欣雅的惊叫与求饶,连宽大的毛衫与丝袜都没脱去,丈夫仿佛着了魔一般按着她的身子,把她的双手扭到身后,然后粗暴地将丝袜从裆部撕开。还未等欣雅反应过来,内裤就被拨到一边,接着一只大手压着她腰部,让臀部不由得太高几分。紧接着一根滚烫的硬物硬生生挤进还未完全湿润的下体,狠狠地插了进去。没有什么技巧,丈夫只是挺着比平时更健硕粗壮的硬物,伴随着欣雅的娇哼与呻吟,用最原始、最粗暴的方式一次又一次在欣雅的身子里抽送着。但有那么几个瞬间,欣雅感觉好像是被强奸了一般,甚至……感觉是像是被白天地铁骚扰的那个男人强奸了一般……昨夜春宵的确比往常更为热烈,更加刺激,欣雅的肉体也得到了充分的满足。

    总觉得做爱缺少甜蜜与爱意,便算不上亲热,也算不上缠绵,只能算是欲望的发泄。事后精疲力尽的欣雅侧躺在床上,没有等到以往温暖的怀抱与亲吻,迎来的却是丈夫麻木而迷茫的眼神,那眼神深处,仿佛藏掖着一种偏执的欲望。

    欣雅内心其实很反感自己的丈夫会以那样的状态跟自己做爱。

    想到这里,欣雅不禁有些郁闷。平时丈夫魏铭禹虽然不算是什么温柔绅士,但也对自己呵护有加,进行房事时,也会充分照顾自己的感受。欣雅并不怀疑丈夫是否真的关心自己,但隐隐感受到丈夫好像有什么奇怪的癖好,跟自己被骚扰有关。

    以往每当丈夫听闻了自己被骚扰、占便宜的事之后,就会变得蛮不讲理,硬要追问被骚扰的前因后果,每个细枝末节都不愿意放过。起初欣雅以为丈夫是想了解事情发生的经过,再好好开导自己安慰自己,还是乐于去跟他倾吐自己受到的委屈。但昨晚,丈夫已经在模拟欣雅被骚扰的场景在玩弄她了。

    “也可能是马上一个月见不了了,才想玩点刺激的呢?还是说,是我太保守、放不开了呢……”

    欣雅内心思忖着,企图自圆其说。她也希望这次是偶然,希望丈夫别沾染上了什么奇怪的癖好,不然她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以后的性生活。

    潘欣雅整理了一下情绪,推开年级办公室的门。随着近两年教职工增员,办公室格局做过多次调整,原本就不大的办公室变得更加拥挤,办公桌与办公桌之间的过道有些狭窄。

    此刻办公室内只有前排两三个理科老师在,其他的老师要么在带早读,要么还没来吧。前排老师见到欣雅到来都纷纷抬起头打招呼。欣雅也微笑着打了声招呼,走向自己的位置。

    “赵辉?你在办公室干什么?”

    欣雅皱了皱眉。欣雅的位置在墙角靠窗,一个瘦高学生在自己的办公桌旁,双手不自然地扣在一起,局促而紧张。赵辉还是很敬畏一贯严厉的班主任,支支吾吾。“啊我…我我之前那个摸底考试成绩不理想,卷子上的做题我重新看了一遍,还是有些不懂。”

    “那也不能早读的时候来啊,课间或者自习课来都可以。”

    欣雅仍是责怪的语气,可表情稍稍缓和。她侧身从赵辉身边穿过,背对着他穿过两个办公桌之间一米左右的过道。

    赵辉见欣雅走来,拘谨地向右挪了一步。他斜着眼看着自己左侧,平日严厉的班主任正从自己面前经过;但另一个角度,这是平时无法高攀的女神,正微微翘着美臀,在狭窄的过道背对着自己!迷人的体香混合着淡淡的香水味扑面而来,刺激着赵辉的感官,赵辉他喘着粗气,一时鬼迷心窍。他警惕地环顾四周,确定并没有老师看着这边,于是往左侧轻轻撞了一下。

    欣雅没注意身后的情况,不小心被撞了个踉跄,原本过道就狭窄,欣雅重心前倾且下半身又被邻座桌子卡主,上半身向前倒去。欣雅连忙伸手撑住邻座桌子,却不想这个姿势让自己的臀部高高翘起,正被赵辉的左侧腰腿紧紧贴着。

    赵辉被着柔软而弹性的触感冲昏了头,脑子一空。再看欣雅正撑在邻座桌子上,肥臀被自己挤压成诱人的蜜桃状,愈发风韵。这香艳的画面让赵辉下体充血,色胆大增,又稍微使劲用右胯顶了一下欣雅。欣雅的臀缝再次受力,两瓣臀肉再次往两边挤去,看起来仿佛要将包臀裙撑爆了……“嗯……”

    正准备爬起来的欣雅受到二次进攻,大腿被抵在桌子上,上半身再次往前倾,一时喘不过气,忍不住发出诱人的喘息。欣雅又羞又怒,身体一横出了过道,赶紧转过身来,月牙般漂亮的眼睛瞪着赵辉。

    “你?!”

    可这是赵辉在撞的瞬间立刻退到了一边,一脸委屈看着欣雅。“啊,刚刚您走过来,我想给你让道的,却不小心撞到您了。”赵辉假装是为了避免尴尬姿势而调整身形,才无意中进行了二次触碰。

    “潘老师,没事吧?”

    其他老师闻声回头,看向这边。

    “没有没有,不小心撞到了。”

    欣雅随口应付着,调整了一下呼吸。欣雅看着赵辉低着头的模样,虽然隔着赵辉厚厚的镜片看不清他的眼睛,应该是害怕被责骂的无辜神情吧。欣雅有些心软,又瞥了一眼被惊动的其他老师,想来一个学生纵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至于敢在办公室吃老师豆腐吧。大概是误会了他,欣雅心想,一时有些尴尬,赶紧下了逐客令。

    “好吧你先回去吧,及时整理错题是好事,但该晨读的时候还是要好好读,课下或自习再来找老师吧。”

    欣雅褪下小外套搭在靠椅上,随即在自己座位坐了下来。

    赵辉还未回过神来,弯着身子用卷子挡着小伎俩得逞后兴奋的下体,一边透过厚厚的镜片窥视着欣雅的酥胸,下意识回答道。

    “嗯…但平时课下时间太短了,并且其他老师也总是占用自习课的时间,没什么时间可以来找您解惑的……”

    谁料欣雅稍作思考,认真地说:“那你下午放学过来吧,我帮你稍微补习一下。”

    “哦哦…好。”

    赵辉眼神一亮,随口答应,便赶紧弓着身子赶紧离开了。赵辉出了办公室门,慢慢将门带上,又突然紧张地往里张望了一下,好像在期待着什么,又像是在担心着什么。随着门渐渐合上,能听到些许谈论声。

    “潘老师你也太好人了吧,没必要为个别学生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啊!”,一位老师抓着保温杯,跟潘欣雅攀谈着。

    “就是就是,班主任已经够忙了,还要个别带一些问题学生,有够累的。那个赵辉……唉”,另一位老师插话,无奈摇了摇头。

    “没事的,”潘欣雅捋了捋鬓边的头发,轻巧地打断了老师们的发言,语气温柔,却十分坚定。“班上每一个学生都是我的孩子,我必须要对每一位负责啊。

    别看赵辉前段时间有一些退步,但刚分班前的成绩看来底子还不错,是一个好苗子,只要我们好好培养,他成绩一定会上来的。”

    “……”

    欣雅真诚而坚定的发言虽然很理想化,但两位老师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一位老师赞叹道,“潘老师年纪轻轻便如此有担当,今年优秀教师又非你莫属了。如果天下的老师都像你,那该多好啊。”

    “您说笑了。”

    欣雅含笑点了点头,想着班上孩子们纯真的笑脸和认真听课的可爱神态,她就觉得自己动力满满,哪怕倾尽全力去也要给孩子们一个美好的未来,这不正是教师这个职业的伟大之处么。

    日复一日,潘欣雅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但看似与往常一样平凡的一天,却是暗流涌动,已经有些小小的危机正在向她靠近——在潘欣雅办公桌底,电脑主机旁一个隐蔽的角落,一个小小的摄像头正对着潘欣雅的座位。认真备课的潘欣雅浑然不知,她一双纤细而圆润的丝袜腿,时而交叠,时而并拢,时而伸直,时而翘起了二郎腿,都已经被赵辉在欣雅来之前偷偷弄的gopro录了下来。

    潘欣雅仿佛一只的温暖善良羔羊,正怜悯着失落小猎犬。但这只小猎犬其实是刚刚觉醒了贪婪的天性小狼,正对这个肥美的羔羊垂涎欲滴。

    =====================================================================宁城外国语初中部,我心不在焉地跟着同学们晨读,一边回想着昨晚妈妈臀部丝袜上的灰色手印,陷入了沉思。那灰色的手印是谁的呢?妈妈是出轨了,还是被迫,还是被偷摸呢?

    “按妈妈保守的性子,肯定不是自愿的吧……那会是怎么了呢?”

    妈妈被迫性按在墙上,被变态用肮脏的双手在她的黑丝臀部粗暴揉捏?还是在人挤人的地方被色狼的脏手偷偷探入裙底,在妈妈不经意间轻轻摸了几把?

    虽然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却默默脑补出了画面,下体迅速已经膨胀了起来顶着课桌的底面了。“可恶,为什么妈妈被人欺负我会硬啊!好丢人!”我窘迫摇了摇头,企图打散脑子里的旖旎风光,我一只手拿着课本,一只手伸到桌子低下压一压激动的小弟弟,还好没被人看见。

    “哟呵,一大早在想什么呢,说来分享下呗。”

    伴随着一阵口臭,周彦的大脸突然凑了过来,同样在晨读中滥竽充数的混子,正挤眉弄眼看着我,一脸猥琐。

    “没,只有你会那么猥琐,晨读的时候想那些黄段子。”

    我嫌弃看了他一眼。

    “哟呵,我可没说你在想黄段子啊,你这可是不打自招!”周彦乐呵起来,拍着我的肩,声音也大了几个分贝。“可以啊诚子,看不出你斯斯文文的,早读都在意淫哪个上不了台面骚女人呢!要不我分点照片你看?保证各个臻品!”

    我一听可就不乐意了,我妈妈可以集美貌、身材和气质于一身的绝对尤物啊!

    就以街上路人看她时的表情神态,称之为行走的春药完全不为过!站在你周彦面前,那可是你这只土蛤蟆不能接近的高贵天鹅,你胆敢说是上不了台面的骚女人。

    幼稚的攀比心理让我上了头,我冷笑道:“切,开什么玩笑,我需要像你一样去意淫别人女人吗?再说了,那是你没见过我妈妈,你所有认识的那些女人加起来都不及她一分一毫。”

    作为美女收藏家的周彦也不乐意了,与我针锋相对了起来,挑着几乎看不清的细眉毛,嘲讽道:“哟呵,我还就不信了。有图有真相,无图无j8啊!敢不敢让我看看你这个恋母控的眼光。”

    “妈的,那就让你开开眼界!”

    我脑子一热,掏出手机翻动起来,找到昨晚妈妈穿着帽衫的美照,递了过去。

    “拭目以待。我可以阅女无数的老司……”周彦刚接过手机,唾沫横飞,却一声怒吼打断了他的牛皮。

    “周彦你有完没完!”

    班主任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气急败坏。

    “周彦你给我出来!其他人,继续晨读!”

    周彦被班主任吼得一颤,随即翻了个白眼,在同学们的注视下有恃无恐地挺着小肚子走了出去。我略带幸灾乐祸地目送着周彦的背影,叫你这么嚣张!但没得意多久,我意识到不对劲,我手机呢?居然被那个混蛋给顺走了!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了周彦哀嚎声。

    “别…别啊老师!我以后不犯了,别捅到大伯那去!他会打死我的!”

    随着哀嚎声渐行渐远,应该是班主任把这猪头拎到办公室去了。没有瓜吃的同学们意兴阑珊,又开始继续晨读。而我却好奇,周彦的大伯是什么来头,一般找家长不都是找父母的嘛?

    =====================================================================早上第一节课前,周彦挨完训拿着我的手机回来了。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天下来他安静了许多,没有对3班的清纯班花津津乐道,也没有对高年级的某个巨乳学姐指指点点。直到当时下午放学,我跟周彦随着人流走出了校门。他总是欲言又止模样,却不痛不痒跟我讨论艺术节演情景剧的事。

    我有些奇怪,早上手机给周彦顺走之后,妈妈的美照他都看到了,按他小色胚的尿性,妈妈的魅力可不是周彦这种小屁孩招架得住的。他应该早就跪拜在妈妈石榴裙下,现在追着我死缠烂打问要更多的照片吧?

    我觉得主动试探,问道:“咋今天一天都没谈论女人了,被班主任骂阳痿了吗?”

    周彦瞪了我一眼,还卖起了关子:“你不生气我就跟你说。”

    “说呗,不生气。”

    他凑近我耳边,小声说道:“其实早上我从办公室出来后,到洗手间拿你妈妈的照片撸了一管,要恢复的啊。”

    “啥?!”

    我知道我妈妈的魅力肯定能轻松把他魂儿给勾走,但没想到这个小胖子这么夸张,同桌意淫我性感迷人的妈妈,还对着照片打飞机!但比起反感,首先萌生的居然是兴奋……我知道以妈妈的身姿,意淫她的男人绝不在少数,但听身边的人亲口说出来,感觉是不一样的。

    啊不行,万一在这里支起敞篷那就丢脸了,这是校门外,附近还是有很多同学的。我一把推开他,正准备对这个恶心的混蛋拳打脚踢。

    周彦突然发问了:“诶,你妈妈昨天也来了我们学校吧?”

    “嗯?你看到了?”我瞟了他一眼,有点惊诧。

    “嗯……就是和初三那个混蛋打架的时候,被你妈妈救下来的。”周彦欲言又止,沉着气说道。“就是…我昨天跟你说的哪个很骚……很漂亮的老师。”

    “喂你刚刚说骚了吧!那可是我妈诶,不许你这么说她!”

    我有些意外的同时,很不乐意周彦用这样的词汇去说妈妈。

    “嗯……”周彦又是反常的寡言。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脑海里回想了一下周彦昨天说的话,心头一震,质问到:“对了,你昨天说有早上遇到的女老师的照片,还很劲爆,是怎么回事?说的是我妈妈吧?你怎么会有我妈妈很劲爆的照片?”

    “嗯,我没想到是你妈。”周彦回应。

    “然后呢?”我有些急,追问。

    他没有回答,低着头。我被他不回应的态度有些激怒,“关于我妈妈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上午看照片认出来了就该跟我说啊!你为什么会有照片?”

    “我们是朋友吧?”周彦避开了我的追问,瞪着他的小眼睛直勾勾看着我。

    “我问你话!”我有些着急,大吼道。

    他吸了一口气,很认真地对我说,“如果你当我是朋友,我就告诉你。”

    “我问你话呢!,你他妈回答我,你是不是偷拍我妈?”

    妈妈的事情触及到我的底线,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胖子凭什么拥有妈妈的照片?还是劲爆的照片!狠狠推了他一下,对着他低吼起来。

    周彦退了两步,显然是被我歇斯底里的态度吓到了,也怒了,“你怀疑我?”

    路过的同学纷纷驻足围观着我们两个矮个子对峙,不一会儿高高矮矮聚集了不少人。我有些恍惚,但仍是怒上心头。

    “那你怎么会有我妈的照片?”我不依不饶,走近他低声质问,不想被围观的人听清。他不说话,一双豆大的眼睛用力瞪着我。片刻后,他表情看起来有些失望,说道。“相处还以为是朋友呢,我想告诉你真相你还怀疑我?”

    “……那你回答我啊。”

    “罢了,无能狂怒,连你妈妈经历过什么都不知道,就算你妈妈被……算了,我不会和你说的,自己猜去吧。”他冷笑着在我耳边扔下这么一句话,用肩膀撞开了我,径直转身离去。

    我怔怔站在原地,也许我真的错怪了他。但我真的太想知道关于妈妈的事了,导致我现在无论如何都冷静不下来。我也想拉住他给他一拳,逼他说出一切,但被围观的羞耻心让我停了下来。我快步走出人群,周彦的最后一句话让我心神不宁,脑子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妈妈到底经历了什么?周彦又知道什么?为什么我昨天才遇到的同桌会知道这些?周彦手上妈妈劲爆的照片到底是什么?会不会和妈妈昨天裤袜上肮脏的手印有关……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诚诚,这边!”

    然爸爸的声音响起,我举头张望,发现爸爸的车停在了路边,正招呼着我上车。我调整了下情绪,一屁股坐到副驾上去。

    “滚后面去,没大没小的,等下还要接你妈呢。”爸爸笑骂道。

    我没心情和爸爸打闹,不过能马上见到妈妈,心情缓和了一些。我刚爬到后座上,爸爸就调侃到:“第二天就跟同学吵架,你这脾气遗传谁的啊?”

    我一紧张,问道:“都听到了?”

    “只是看到了,”爸爸发动汽车,不紧不慢说道,“同班同学吧?”

    “嗯。”

    “男子汉大丈夫,要大度一点知道吗!别一点小事跟别人斤斤计较。再说了,人与人之间都会产生误会,但没有什么误会解不开的……”爸爸自顾自说着些什么,像是说给我听,又好像不是。

    “咳咳,请他吃个饭,不就和好了嘛。”

    我低着头,可能今天是真的误会了周彦吧,确实该好好道个歉,但他隐瞒我的态度还是让我很不爽。

    爸爸见我不吭声,又说到:“我有两张自助餐餐券,在大行殿地铁站附近,周五你可以请他吃个自助餐啊。”

    我接过了餐券,想想这样也好。请周彦吃饭不仅缓和关系,还能把妈妈的事套出来呢,我也可以顺便大快朵颐一顿,何乐不为嘛,不由得心情好了一些。我看了看窗外的景致,和以往回家的不一样“去妈妈学校吗。”

    “嗯,明天要走了,今天接你娘俩吃个饭。”爸爸通过后视镜看着我,“本来你妈妈说她做饭的,但刚刚打电话说要给学生补课来着,要晚些下班,我们就在外面吃吧。”

    “哦。”

    我暗自不爽,又是哪个图谋不轨的学生想接近我妈妈吧。肯定趁着妈妈靠近给他讲解习题的时候,斜眼偷瞄妈妈雪白的脖颈和饱满的酥胸吧,甚至坐得近了还能假装不小心用膝盖蹭一蹭妈妈丝袜包裹的美腿!

    “算了吧,最近脑洞有点大了,可能事情并没我幻想的那么严重。也许没有什么图谋不轨的学生,周彦手上所谓劲爆的照片也是他自己夸张吧。”

    我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自我安慰道。但可恨的是,我蒙选择题怎么都蒙不重,但担心妈妈受迫害的脑洞,却在冥冥之中都应验了……此刻的欣雅确实在给赵辉补习,由于办公桌并不宽敞,两人几乎挨在了一起,赵辉的所作所为也恰巧跟我的脑洞一样,除此之外在办公桌下,Gopro依旧在偷录着欣雅诱人的下半身;另一边周彦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一手按着裆部一手翻动着手机里的照片,数十张照片和两份视频,前两张画面里一个身材窈窕的女人扶着一个看似醉酒的肥胖秃顶男,但后几张……周彦没有说错,不可谓不劲爆。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举报